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强势欧元引发利率之辩

2004年03月05日 14:05 来源: 国际金融报 【字体:


    欧洲央行如何应对巨大政治压力

    那时大家讨论的都是欧洲央行何时加息,现在事情却反过来了,大家关心的是欧洲央行是否应该减息,而许多成员国的领袖在这个问题上也突然变得焦虑起来

    虽然欧洲央行不能因为政治压力减息,但也不能因为政治家的呼吁就不减息

    2月18日,欧元兑美元汇率达到1.2927美元,创下自欧元诞生以来的历史新高,数天后,在美国访问的德国总理施罗德心情沉重地对美国总统布什表示,美元兑欧元的疲软已经令德国感到“担忧”。也难怪,在过去一年中,欧元区经济远远落后于美国和日本,但欧元汇率却是节节攀高,一年来欧元兑美元汇率上涨了20%,这令施罗德担心,美元疲软和欧元强劲已开始给德国的出口带来问题。此番讲话发表后,欧元汇率在3月3日跌至1.22美元附近。

    德、法:政治施压

    许多天来,施罗德一直高调发表着关注欧元汇价的讲话,“汇率如果进一步大幅波动,以致损及欧元区经济的话,对全球经济毫无益处。欧洲央行应深入考虑降息,以遏制欧元兑美元汇率的过分涨势。”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专访时他又说,目前美元对欧元的利率水平“不能令人满意”,欧洲央行必须考虑进一步降低利率,以扭转美元对欧元持续贬值的局面。

    许多月前,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一直在2%以上,高于欧洲央行制定的标准,那时大家讨论的都是欧洲央行何时加息,现在事情却反过来了,大家关心的是欧洲央行是否应该减息,而许多成员国的领袖在这个问题上也突然变得焦虑起来。

    施罗德的言论立即为他博得了广泛的同情,欧元区其他成员纷纷响应,法国总理拉法兰随后也附和说他完全同意施罗德的看法:“欧元兑美元汇价对于美国或欧洲而言,都不是良好情形。汇率与实际经济状况不符,利率调节手段应当予以适当的考虑。”拉法兰认为,目前欧元兑美元的汇率水平不符合欧美经济的实际情况,欧元兑美元持续走高、波动幅度大,这对欧美双方都不利。

    与德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不仅是法国,还有卢森堡总理兼财长贾克,他表示,欧洲央行“最好考虑其利率政策”。他还称,欧元不应该再延续与基本面不相符合的涨势。意大利企业组织也呼吁欧洲央行改变货币政策,表示“如果欧元区在经济改革上没有更多的举措,意大利经济就难以持续复苏”。

    欧元区各国政府担心,眼下,它们的经济正露出复苏迹象,欧元过于强劲将扼杀经济增长势头,因此调低利率以抵消强势欧元冲击的呼声日益高涨。

    欧洲央行:不以为然

    法国和德国等要求降息的呼吁发出后,欧洲央行却是一幅“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的架势,并未立即响应。欧洲央行官员出面表示,目前的货币政策“适当”,并坚持认为,尽管欧元强劲,但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前景正在得到改善。对于强劲欧元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们必须从历史平均汇率水平来考虑,并且保持冷静。”

    此番评论被解释为对这些呼吁所作的直截了当的反驳。对于历史短暂的欧洲央行来说,这次来自德国和法国的压力可算是历史上受到的最大的一次政治压力了。但一些人士认为,要求欧洲央行降息的政治压力日增可能只会导致央行维持利率不变,而央行还将借题发挥,强调其独立性和可信性。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因此预测,欧洲央行将保持2%的基准利率不变。

    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远离任何政治中心,向来颇有主见。61岁的特里谢四个月前才坐上欧洲央行行长的宝座,他的观点与施罗德和拉法兰的都不同,一直以来,央行就坚持,经济复苏的重任还在欧元区各国自己,与其依赖欧洲央行的政策,各国还不如将重心放在本国内,大力削减财政赤字,并创造一个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的经济环境。虽然2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下降到1.6%,但欧洲央行也不会仅仅因为一个月的数据而就此作出改变。

    在过去,欧洲央行也总是受到欧元区内各国的政治压力,特里谢的前任杜伊森贝赫就是个最好的例子,2001年4月他拒绝了效仿美联储和英国央行降息的要求,结果为他自己招致极大的政治压力,但他仍然没有因此妥协:“我听到了各方意见,但我不会采纳。”直到一个月后,欧洲央行才出人意料地将利率调降0.25个百分点。许多人认为,特里谢也将走上杜伊森贝赫的老路。

    一直以来,特里谢更倾向于通过刺激居民消费而不是降息作为刺激经济增长的手段,居民消费占到欧洲经济的一半以上。由于欧洲人不像美国人那样依靠负债消费,因此降息对欧洲人的作用不如对美国人的那么大。德国智库认为,如果欧元升至1.35美元,欧洲央行应调降利率一个百分点。

    强势欧元拖累经济

    由于强势欧元损害了出口商,欧元区经济在2003年第四季度意外下滑。整个欧元区的GDP增长从第三季度的0.4%下降到0.3%,而去年同期为0.6%。在过去的一年中,欧元兑美元升值20%,这使欧洲产品价格上升,大众汽车和阿尔卡特等出口商的收入均受到负面影响。经济学家因此纷纷呼吁要警惕欧元对美元持续上扬。

    由于欧元升值,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德国在2003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小于预期,仅增长0.2%,虽然经济学家同意德国正从衰退中走出来的观点,但这个占了欧元区1/3的经济体正以十多年来最缓慢的速度向前爬行。2月份,德国商业信心指数还出现了10个月来的首次下滑。这对总理施罗德当然是一大打击。

    不过也有经济学家认为,即使出口增加了,也并不能解决德国所有的经济问题,原因是德国公司并不情愿将出口所得用于投资。与此同时,家庭支出占到德国GDP的一半,德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不高也影响到了经济增长。

    欧元区第二大经济体法国也表现不佳,在2003年第四季度GDP增长为0.5%,整个2003年法国经济增长率为0.2%,不过这个数字已经好于原先零增长的官方预期。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法国经济两次跟衰退擦肩而过,法国2003年的经济增长率下降到自1993年衰退以来的最低点。

    另一大经济体意大利,由于欧元汇率居高不下,出口商的利益也受到损害,产品竞争力下降,库存越来越多。由于经济滞胀和帕玛拉特丑闻事件使得消费者信心指数在2004年2月份跌至10年最低点。

    处境微妙

    但业内专家认为,欧洲央行在决定是否降息这个问题上,事情比看起来的更为复杂,其处境也更加微妙。

    首先,德国和法国即将面临大选,因此许多人认为,他们要求欧洲央行降息的目的更多的是处于政治考虑,而非经济考虑。的确,欧元区经济增长不如美国和日本,但从最新的就业率数据来看,其经济增长前景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糟糕,虽然它的GDP增长不如其他地区,但这个地区的人口增长率也是最低的,所以目前的经济增长水平是欧洲央行和经济学家“可以接受的”。

    其次,德国的问题是自身的结构问题,而不是周期性的,即使央行想帮忙,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降息0.25个百分点即不能解决德国的劳动力市场问题,也不能为该国庞大的福利制度筹到资金。但是如果欧洲央行不降息,德国面临消费者信心继续下降,这将延缓德国的周期性经济复苏,虽然欧洲央行不能因为政治压力减息,但也不能因为政治家的呼吁就不减息。

    自从伊拉克战争结束以来,美国复苏步伐强劲,欧元区经济和日本经济也在复苏中,这使人们对由美国领头的全球经济复苏充满了希望。虽然由于欧元汇率上扬,欧元区利益受到损害,但是如果美国经济在未来两年增长率达到预期,世界经济就能够恢复起来,这将足以抵消欧元区经济目前因欧元升值而失去的利益,使欧元区重新获得出口型增长。因此,从一定程度上说,疲软的美元正是欧洲央行所希望的。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事实上,即使欧洲央行采取降息措施,也未必会达到阻止欧元走强的效果。尽管强势欧元对欧洲的出口造成负面影响,但美元的升值肯定也无助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这当然也包括欧元区在内。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