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二季度1212亿美元外汇来源不明 伏击楼市股市

2009年07月18日 07:34 来源: 华夏时报 【字体:

  机会在哪里,钱就流到哪里。

  3月以来,在广深列车上,成群结队、操着“白话”口音的背包客又多了起来,而在他们的背包里,可能就放着成捆成捆的刚兑换来的人民币,他们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地下钱庄的“专业换汇游击队”。

  就在国内股市楼市双火爆的当口,《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通过私人换汇流入内地市场的热钱,正在以百分之几百的速度增长。尽管私人购换汇有每天8万元的额度限制,但抵不过亲朋好友、专业换汇团的“蚂蚁搬家”,人数众多的个人换汇,主要发生在港深两地的亲朋好友之间。而除了蚂蚁搬家,热钱的另一个通道来自于商务部下放的FDI审批权限,这可能是一个更大更宽广的路径。

  在经历了2008年短暂的撤退和观望后,新一轮境外热钱滚滚而来。

  根据各部门的统计数据,6月末,国家外汇储备已达2.1316万亿美元,二季度外汇储备增加额度为1778亿美元,贸易顺差为354亿美元,FDI为212亿美元,外储中刨除贸易顺差和FDI,不明来源的(疑似热钱)为1212亿美元。

  按照上述计算方式,今年1到6月热钱流入、流出情况分别是,1月流出790亿美元,2月流出120亿美元,3月由流出转为流入147亿美元,4月流入361亿美元,5月流入608亿美元,6月流入249亿美元。

  热钱来了就能兴风作浪:经历了一季度的小阳春后,从5月开始,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房价开始普涨,房价推手中投资客身影频现。另外,热钱还通过各类投资公司、私募、地下钱庄对外借贷资金进入股市,在充沛资金推动下,中国股市不差钱地步步攀升。

  热钱的新路径

  《华夏时报》记者从申银万国等研究机构的一些研究报告中发现,他们都认为热钱转向的分水岭在今年3月:4万亿经济刺激已经发力,各地政府纷纷出台房地产救市政策,商务部下放了FDI的审批权限。

  一位来自上海不愿透露姓名的独立专家对本报记者分析说,2008年下半年以来虽然出现部分热钱撤离迹象,但这些资金逡巡一圈后发现,中国等新兴市场依然是投资与套利的最好乐土。“卷土重来很正常,每一次金融危机都会催生热钱出击新兴市场。”

  他还认为,这一次热钱进入的速度比以往更快、规模更大,路径上有新的尝试与突破。“因为这部分热钱属于卷土重来,对中国的投资气候和方式已经熟悉,一掉头的目的就是直接奔赴赚钱领域。”

  由于本次热钱的特点是快速进入,因此传统贸易项目下的进出口价格虚报进入路径被抛弃,而技术服务贸易、奢侈品进口、货币互换、个人购汇、资本项目下FDI、地下钱庄成为此轮热钱进入的新路径。

  据本报记者了解,技术服务贸易和奢侈品进口属于热钱利用贸易进入,由于其操作隐秘、监管难度大而在较大规模热钱进出时被通常选用。而货币互换则更加隐秘于监管之外,其可以热钱进退双向进行,一般为大型跨国集团利用其各自子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这个路径操作速度更快。通过地下钱庄进入的热钱操作模式与此类似。

  特别需要引起监管层注意的是资本项目下FDI有可能成为此轮热钱进入的绿色通道,这位独立专家认为,这源于3月份以来商务部下放权限。

  3月11日,商务部发布《关于下放外商投资举办投资性公司审批权限的通知》,《通知》将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注册资本1亿美元及以下投资性公司及其变更事项的审批权限下放给投资性公司注册地省级商务主管部门。

  这项政策的推出,目的在于缓解内地部分地区的资金饥渴,但当时就有专家指出,这些提供给外资的便利将为海外热钱提供进入内地的快捷、便利操作通道。对外资“热情”的一些地方政府就有可能施加其影响力,跟当地银行打招呼,要求其在外汇结转、财务手续上给出便利。

  伏击楼市股市

  “我们的数据有滞后性,等我们发现蛛丝马迹时,热钱早已经潜伏进入了。”这位独立热钱研究专家表示,目前,热钱伏击的依然是两个中国最容易赚快钱的暴利领域——股市与楼市。

  最近一个季度,深圳、广州的房价快速飙升,“疯狂程度比2007年更厉害”,深圳房价从1月份的11000元/平米一路升到6月份的近15000元/平米,而广州中心区内大部分楼盘已经超过了2007年最高位时的价格,炒房投资客身影频频出现,记者采访到的一些市场人士认为投资客比例达到了四五成。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投资客中相当多的买家来自香港。记者认识的一位李先生就是一个活跃的香港职业炒房客,从2007年以来他就在深圳、广州、东莞等地炒房,颇有收获。李先生称,现在他手上还有十几套房子,都是用广州亲戚的名义买的,李先生还发动了香港的很多朋友到广州、深圳买房。

  除了楼市,还有股市,A股3000点之后依然扶摇直上,成为热钱套利的重要场所。深圳一家私募基金经理告诉记者,他们手上的一些钱就是香港的一些朋友介绍委托的。而众多潜伏深圳的私募手上运作的资金,经常在香港、深圳之间游走。

  据了解,热钱除了直接进入股市外,还对内地提供股票质押融资借贷,这使得他们的资金除了具有杠杆效应外,还可以有更稳定的利息来源。《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这样操作的不仅有名目不同的投资公司,还有广东兴起不久的典当行。这个被典当行称为权证融资的业务,往往具备更大的杠杆效应。

  广州一家注册资金1000万、开业不到一年的典当行的项目经理告诉记者,他们从3月份以来,已经做了十几个亿的融资生意,操作的方式是与其签订协议后,客户将账户转到他们所在的开户营业部,他们可以提供股票账户市值2-3倍的融资,利率按日收取,为每天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

  这位项目经理还介绍说,钱都是公司老板弄来的,老板是香港人,在香港有很多做生意的朋友,他们把公司暂时不用的钱集中借给自己的老板到内地来赚点利息。“融资客户的账户尽管暂时处于冻结状态,但其融到的其他资金完全可以做股票操作。”

  来得快!去得快?

  热钱的危害性不在于来得快,而在于去得快。

  根据前文的数据,此轮热钱更加表现为快进快出:一季度热钱还是净流出790亿美元,3月就微妙转向,二季度热钱流入规模就达到1200多亿美元。前述专家认为,两个极端数据说明“热钱掉头转向速度很快”,可能意味着热钱撤退时同样加快速度,防不胜防。

  热钱快进以后马上快出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事实上,由于中国经济复苏但是不稳固,热钱在内地市场上更倾向于快进快出,赚钱后立刻套现抽身,“他们表现得更具投资套利性。”

  记者调查发现,以楼市为例,新一轮的房价上涨已经使得一些2007年被套在高位的炒房客选择卖出套现。进入7月以来的深圳、广州房价呈现出高度的投机气氛,一方面是成交量不断萎缩,另一方面是个别概念板块价格节节上涨。一些房地产业内人士指出,这背后很可能是前期未套现的热钱在操纵市场、拉升价格,寻求接盘者。

  股市也因为热钱进入变得炒作气氛更浓,重组概念、增发概念大受市场追捧,一位券商理财产品经理告诉本报记者,一些热钱与上市公司合谋,共同筹划利用重组、增发概念大肆炒作股价的现象重新抬头。此外,一些境外热钱还操作市场定价中枢,利用一些企业在香港、A股两地上市,通过炒高内地股价来在香港市场做对冲获利。

  一些专家们忧心忡忡:新一轮炒作,使得房地产绑架国民经济的现象愈演愈烈,热钱泛滥使得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大都被外资所蚕食;热钱流入还增加了人民币升值压力,尤其对出口极其不利;而在金融系统的套利,则造成了直接的汇兑损失。

  不过,外汇专家谭雅玲对本报记者表示,热钱流进、流出应该是常态,对此不必庸人自扰,因为中国外汇管理并未放开。至于热钱会不会推动房地产和股市泡沫,谭雅玲表示不会,她觉得至今股市仍属于正常反弹。

  水皮杂谈:IPO能不能抵消通胀压力?

  通胀预期越来越大,尤其是在公布了上半年的信贷规模之后,但是与此同时,现实生活中的通缩压力不但没有减小,反而也在加大。

  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字表明,尽管GDP在第二季度达到了7.9%,但是6月份的CPI却比5月份还下降了0.3个百分点,达到了负的1.7%,这个趋势能不能在9月份得到缓解或者逆转,现在真有点看不清楚。

  看不清楚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们现在的CPI主要由那只猪决定。由于权重的关系,猪肉的价格和粮油的价格在CPI中占据了七成的权重,换句话讲,中国的CPI基本是吃货构成的。包括水皮在内的许多人预期9月份猪肉价格能止跌回升,作出这个判断的依据是根据自然的供求关系,并没有考虑到成本因素,原油期货价格暴跌带来的玉米价格大幅回落客观上降低了养猪的成本,肉价的回升就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粮油和肉价没有明显的回升空间,CPI如何由负转正?

  如果CPI都是负的,通胀岂不是杞人忧天?

  没有钱肯定没有通胀,但是钱多了就一定通胀吗?

  我们现实生活中又有什么东西是供不应求的商品,谁能举出具体的事例?

  这大致是水皮参加东方卫视头脑风暴的观点,在电视台主持人的分类中,这种观点被划为反方的观点,而正方的观点是最传统的也是最书本的最弗里德曼的最央行的最货币供应学派的,一切通胀都可以归于货币现象。

  有意思的是,正方举不出商品价格的例证,只能反复举证资产价格,在他们看来,资产价格的上涨就是通货膨胀,这种逻辑如果成立,那么中国现在就不是什么通胀预期的问题,而是恶性通胀现实的问题,因为从上涨的幅度看,股市从最低点到现在已经有翻倍的涨幅;而房地产的价格也已创出了历史的新高。

  弗里德曼的货币供应学说在中国相当一批专家学者中拥有宗教般的神圣地位,不容怀疑不容变通,所以只要看到CPI在上升,不管是输入型的还是内生型的,不管是成本推动的还是需求拉动的,一律抽紧银根,2008年的从紧的货币政策就是一个典型。

  其实,流动性过剩是有出口的,这个出口就是投资,中国老百姓日益增长的投资需要恰恰被所谓的专家学者忽略了。

  IPO重启满足的就是这种需求,从而从侧面缓解了商品价格上涨的压力,而直接融资又降低了企业间接融资的成本,进一步对冲商品价格上涨的动力。

  但是IPO重启容易,确保有效可持续却并不容易,特别是IPO过程中的定价机制直接影响到IPO的成败。

  最先恢复IPO的三金药业和万马电缆均属带伤发行,一个发行价19.8元,一个发行价11.50元,虽然两个公司的价格各不相同,但是市盈率却都在30倍左右,首日上市的结果也大同小异,都被恶炒,都被停牌,却套牢了大批的炒新族。目前,股价对应的市盈率却在60倍,远高于大盘平均市盈率,对于股市而言起到的不是雪中送炭的作用,而是火上浇油的效果,除了失败还是失败。

  相对而言,已经有H股发行在外的成渝高速的回归就理性得多,成渝高速这次发行的A股既有规模的限制,又有股份的限制,发行的规模不超过20亿元,股份不超过5亿股,IPO的定价为3.6元,市盈率不到20倍,A股和H股的溢价大约为20%,无论是市盈率还是A股H股的溢价率均低于市场平均水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根据3.6元发行价确定的融资规模为18亿元,低于核准融资规模10%,和三金药业超规模融资46%形成鲜明对照,多多少少为IPO挽回了一点“圈钱”的恶名实属不易,这样的IPO才是A股需要的IPO,才算成功的IPO。

  IPO可以让市场疯狂,也可以让市场崩溃,一切都要有度,有度的IPO才可能为消减通胀压力分流资金,否则于事无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