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大国起落中的货币沉浮

2009年08月25日 05:3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1985年9月22日,星期日。纽约中央公园对面的广场饭店白金会议厅内,聚集着美、日、德、英、法5个最发达国家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经过最后几个小时的讨价还价,这些最有经济权力的人达成了联手干预外汇市场、压低美元的重大决定,史称“广场协议”。尽管这次会议还做出了反击贸易保护主义、改善国际收支失衡的另外两项决议,但是几乎所有的关注焦点都集中于“美元贬值,日元升值”,这是1944年布雷顿会议以来,西方主要大国关于国际汇率体系所达成的最重要的一个协议。历史也已经证明它是1971年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国货币史上的又一个分水岭。纽约广场饭店也因此名扬四海、遗留史册。

  日元,“黄袍加身”

  历史总不乏辉煌的时代。经过战后30年的辛勤奋斗以及国家主导市场的宏观经济模式和“株式会社”的微观产业形式,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终于收获了其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日本的崛起还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冷战的国际结构,为了对付来自苏联的威胁,日本得到了美国慷慨的支持,这也是美国对外政策中最引以为豪的成功案例。

  日本的经济成功是战后资本主义世界最重大的事件。此时,美国仍然深陷越南战争和“伟大社会计划”所带来的“经济滞胀”的后遗症中,三大传统产业纺织业、钢铁业和汽车业在日本的攻势下节节败退,保护主义的幽灵弥漫整个国会山庄。眼看着世界经济霸主的江山就要从此易位,哈佛大学的教授傅高义在此时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名篇:《日本第一》。

  面对这种自19世纪末以来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1981年罗纳德·里根胸怀重振“强大美国”的抱负登上美国最高权力舞台。在里根看来“强大美元”就是“强大美国”的象征。他任命与他的名字仅相差一个字母的唐纳德·里甘财担任政部长,这位美林集团的前总裁根据当时盛行的供给经济学理论,积极推行对企业的减税政策,实现整体经济的扩张,以带来税收的增加。与此同时,美联储在“反通胀的斗士”保罗·沃尔克的领导下,推行高利率政策。两种原因叠加,世界流动资本如潮水般涌向美国,美元价格狂飙直上。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美国迎来了第一个“强势美元”时代。

  但是“强大美元”并没有带来“强大美国”,相反,高扬的美元使美国的制造业更加雪上加霜。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美国的产业界与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们结成了紧密的政治联盟,他们眼睛一眨,就冒出个震动世界的提议:敦促里根政府借助外交力量,迫使日本开放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实施金融自由化和日元国际化的改革。这一方面可以实现金融巨头们进行海外扩张的梦想,另一方面,日本的金融自由化和日元国际化必然会带来日元的升值,从而缓解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压力。美国制造业的代表卡特彼勒公司甚至专门发表了一份以其总裁命名的《摩根报告书》,提出了要求日本进行金融改革的十一项建议。一个制造类企业居然对另一个国家的宏观金融体制如此“热心”,这恐怕也只会发生在当时的美国。

  美国人总是具有将思想快速付诸实施的能力。1983年10月,美国财政部首次向日本提出金融市场准入自由化、利率自由化和日元国际化三大改革要求。对日本而言,这完全是一场突然袭击,因为在一个月前的IMF和世界银行大会上,里甘和日本大藏相竹下登会面的时候,还丝毫没有任何征兆。而此时,日本的金融体制还是一个高度封闭的体系,众多的法律和政策把日本国内金融市场和国外金融市场分割开来,要改革这样的体系绝非一朝之功。对此,美国财政部的解释是,在几天前的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上,财政部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孤立,所有经济阁员一致认为日本金融市场的封闭是造成美元走高、产业竞争力下降、贸易赤字攀升的根本原因,而财政部在此问题上却无所作为。

  这次由财政部副部长出马的通告,拉开了此后长达4年的美日货币外交的序幕。作为对里根当年11月访日的“献礼”,美国财政部和日本大藏省决定成立“日元美元汇率问题协商特别小组”,也即日美间日元美元委员会,并于次年2月开始运作,成为日美货币外交的核心平台。日本大藏省在以前总是处理国内事务,此刻却第一次被拉出来进行国际谈判,承担外交职责。

  里根访问日本之后,两国发表财政部长共同声明,要推行日本金融自由化,美国强烈要求日本允许外国证券公司能够获得东京证券交易所的会员资格,实际上,由于里甘出生美林的背景,可以看成是梅林强烈要求东证的会员资格。而且,美国政府也首次公开表态支持日元的国际化,推动日元发挥第二种结算货币的作用,以分担美元作为基准货币的“公共职责”。

  颇具玩味的是,面对美国“帮助日本成为世界金融大国”的压力,日本最初表现得很不情愿。这一纸共同声明被当时的舆论认为是“金融黒船到来了”(“黒船”是19世纪中后期对欧美列强驶向日本的军舰的称呼)。所谓的日美首脑会谈,也被认为是最大限度的服务于美国对日本的金融自由化战略。而当时大藏省内的气氛,的确和“黒船”来到时的江户城有异曲同工之妙。《金融战败》和《美国改造日本》等论著就是对当时日本国内情绪的生动反映。日元在仓促中,被强行“黄袍加身”。

  从1984年2月到5月期间,日元美元委员会召开了六次工作谈判,并发表了具有谈判成果性质的报告书,开诚布公的宣称:“最终的结果是日元和美元以及德国马克一样,成为世界货币。日本的外贸规模排在世界第二,这样,日本的货币就可以在国际交易中取得相应的地位。……如果日本是世界第二大的贸易国家,日元也应该成为世界第二的货币”。但是,报告的点睛之笔却是:“长远地看日元的国际化,我们希望日元最后能升值。”一语道破天机,美国支持日元国际化的背后,是以日元升值作为交换。

  与此同时,日本大藏省也对外发布了《金融自由化以及日元国际化的现状和展望》的报告,日元的国际化开始正式扬帆启程。尽管日元的国际化早在1970年代初期就已经提出,但它正式成为日本国际经济战略的重要一环,却是1980年代中期的事情。历史的吊诡在于,日本的货币和金融力量并非日本自发培植起来的,反而是其“经济对手”美国“黄袍加身”的结果。美元的衰落需要日元分担其作为基准货币的义务,并“迫使”日元成长为一种世界货币。而作为世界货币的日元必然要有开放的金融市场,这又迎合了美国的利益。日元国际化的这种特殊之处,为其此后的兴衰沉浮乃至整个日本经济的跌宕起落都埋下了伏笔。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