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谭雅玲:断言美元地位崩溃为时尚早

2009年09月08日 08:44 来源: 环球外汇网 【字体:

  美元效率得益于美元战略规划的作用,美元战略指引美元效率的发挥与实施,美元效率与美元战略体现的是国家利益,美国式金融危机显示出美国高端经济的活力和效率、调整了美国传统经济的基础、增强了美元根基的基础、稳固了美元市场的影响。美元汇率变化反映着美国经济金融、政治军事以及制度文化的优势。面对美国问题和美元因素,我们需要的是仔细分析、认真论证和全面规划,而非简单舆论对抗,或短期调整,甚至理想化地采取对策。实践已经证明全球所采取的一些针对美元策略显得无奈或被动,甚至有时是在伤害自身经济结构和金融利益。因此,研究美元问题需扩大视角、综合把握以及长远规划。

  美国式金融危机已经经历了两年的时间,与历史历次金融危机比较,美国式金融危机并没有带来美国金融市场的失控,美国金融产品的优势、美国金融财富的优越、美国金融垄断的削弱以及美国金融地位的动摇,相反事实是美国经济金融地位没有变动,美元市场份额没有减少,美国金融市场没有失色,美国金融体系没有失控。美国式金融危机与传统金融危机,或者更多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危机形成巨大差异的核心因素在于美元汇率的作用。透过对美元汇率的分析、观察以及研究,我们可以更加透彻地理解美国式金融危机和发展中国家金融危机的差异、金融危机的变化以及金融危机的结果,进而可以更进一步理解美元汇率的全貌和美元汇率的未来,而不是当前金融市场简单认定的“美元危机”。

  美国式金融危机强化了美元的主导地位

  从历史无数次危机的角度去观察,每当与美元汇率遇到重大经济、金融、政治或突发事件时的价格走势不是美元贬值,反之是美元升值,这中间折射的不仅仅是货币政策,更具有国家经济战略和金融政策的指导效率与规划战略。比较突出地表现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的美元升值,2000年9·11事件时的美元升值,2001年纳斯达克网络泡沫爆发时的美元升值,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时的美元升值,2007年7月次贷危机时的美元升值,以及2008年9月次贷危机时的美元升值。美元作为特殊货币、主导货币以及强势货币的价格需求主旨强化的是自我需求,而不是货币全球化意义上的世界需求。面对美元主导和主宰的经济金融全球化时代,美元汇率的短期因素依然是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难以脱离的价格参数和价值取向。然而,对于美元短期价格的分析研究则并不能简单停留在局部或暂时因素,而必须综合、全面和长远考虑与预期美元汇率趋势与前景。

  美元汇率短期焦点突出在2008年下半年开始,到今年3月份的美元升值,以及2009年3月以来的美元贬值。尤其是这轮美元贬值有别于过去2002年以来的美元贬值,其主要特点是美元贬值节奏和幅度十分灵活和频繁调节,相对贬值周期的时间短暂,升值交叉呈现,但贬值连续性明显扩大,进而美元资产信心处于摇摆和稳固之中。

  回顾从2002年-2008年上半年的美元贬值,其突出的是相对直线或差异性组合贬值,而此轮美元贬值表现为间歇式的贬值,即美元在贬值策略指引中的贬值时有时无,但价格下跌延续性十分突出。此轮美元贬值从3月中旬开始,4月初暂缓;4月中旬继续贬值,5月中旬暂缓;6月初开始继续贬值,7月初暂缓,7月下旬继续贬值。美元此阶段的贬值呈现V+W型的四起三落的独特形态,美元实际贬值为三落三起三个阶段。主要原因在于国际环境中的舆论作用以及美国针对性的调节,主旨是维护与保护美元地位、作用和影响。过去我们见过的强势美元是美元地位的真实,而今我们遇到的弱势美元则是美元效率的有效。美元三落三起的反转策略,即由贬值变为升值再贬值的原因在于国际舆论应对美元地位和作用的抨击和抗衡。美元面对国际环境的自我调节能力继续显示着美元的霸权,而非削弱或危机恐慌的预期。

  第一,美元汇率“三落”的客观性与需求性。美元汇率“三落”的环境突出表现在美国经济基础的作用,即美国经济利好,则有利于美元贬值,因为美国有效掌握了新经济新金融时代的新特色——信心心理,美元经济信心提升,美元汇率下跌,反之美国经济信心下挫,美元汇率上扬。尤其是在美国式金融危机时期,美元汇率走向与其他经历过金融危机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货币汇率呈现完全不同的价格趋势。美国式金融危机严重时期的美元汇率上升,其他国家和地区金融危机时期的货币汇率均为下跌。因此,美元汇率与美国经济相互呼应的组合与其他货币和经济模式组合形成反差和不同。美元汇率升值、美国经济不景气,美元汇率贬值、美国经济利好。相反全球绝大多数经济体则表现为货币贬值、经济下降,货币升值、经济上升。从今年3月以来美元贬值三个时间段看,美国经济则为乐观预期和实际数据利好突出,美国经济复苏态势逐渐明朗,美元汇率呈现加快下跌。

  美元汇率“一落”时期——美元指数从86点下降到84点。美国经济预期乐观上升,经济数据相对于出现复苏态势。

  美元汇率“二落”时期——美元指数从84点到80点。美国经济则具有明显的复苏迹象,经济指标,包括耐用品订单、工厂订单以及消费者信心指数都明显改观。

  美元汇率“三落”时期——美元指数从80点下降到78点。美国经济呈现进一步明显的复苏指标,尤其是美国式金融危机的焦点——房地产市场出现恢复性增长,房屋销售与开工都加快上升。

  第二,美元汇率“三起”的特殊性和复杂性。美元汇率“三起”的特殊性在于美元国际货币地位不可替代,复杂性在于美元挑战的国际舆论强化和实际对策展开。特别是全球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以及发展中国家和地区面对美元实施的挑战性建议,以及竞争性策略,包括我国的超主权货币建议、俄罗斯和伊朗的减少美元储备对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投票权的建议,以及特别提款权的作用等等,美元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舆论压力和挑战现实。

  美元汇率“一起”时期——美元指数从84点回升到86点。国际环境在于20国集团会议关注美国独霸的国际货币制度,超主权货币舆论与认知逐渐强化,美元保护自己的意识促使美元汇率在长线贬值阶段实施灵活升值策略,美元兑欧元汇率从1.34美元上升到1.29美元,1.30美元之间的较量成为美元价位的核心竞争。

  美元汇率“二起”时期——美元指数从80点回升到82点以上。国际因素在于金砖四国会议,强调新兴货币组合的意愿以及对美元主导货币态度的变化,美元再度出手保护自己的地位,美元兑欧元汇率水平从1.40美元下降到1.32美元,1.35美元水平的稳固成为美元第二个支撑点。

  美元汇率“三起”时期——美元指数在80点上下反复错落。国际焦点在于8+5+1会议模式的对应,西方七国集团峰会模式的改变,从发达国家讨论世界焦点问题转向新兴市场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多种成分的新模式。这种模式集中对美元货币体制的挑战与舆论对应,美元兑欧元汇率水平从1.44美元下降到1.39美元,1.40美元成为竞争焦点。

  第三,美元汇率水平把握的自我性与改革性。美元汇率短期的价格策略比较突出的是自我经济需求的价格和企业经营的价值。包括经济结构以及企业利润都随从美元汇率的变化得到保护或维持,进而在全球依然在担忧美国银行业的亏损之时,美国金融机构多数呈现出亮丽业绩表现和盈利水平,对美国经济尤其对金融风暴的缓解带来巨大支持,美国经济复苏比预期乐观,其中美元汇率的作用是功不可没的。

  美元战略战术灵活和有效的作用。美元战略集中体现在自我需求和自我利益。因此,当美国式金融危机来临时,美元升值保持了美元投资信心的稳定和需求。美元首先考虑的是自我利益,进而可以采取不顾他人的价格选择以及价格控制,美元释放的价格影响远大于其他任何货币能量,并引起全球全面的调整。但这种调整的状态则分为主动和被动。美国主动性体现了收益和利益,全球被动性得到了损失与伤害。美元战术则是对美元战略灵活性的扶持。全球理解的强势美元或弱势美元是一个短期视角和局部见解,美元汇率战略政策奠定的大方向之下的短期贬值或阶段贬值是一种策略。因此,在美国式金融危机中,美元兑欧元和日元汇率的反向运行显示着美元战术效率的结果,美元信心处于稳定之中,即美元外汇储备的比重小幅度上升。这种对策结果充分显示的是美元远见、综合与规划的作用。

  美元国家利益和长远规划的基础。面对美元变化多端,全球金融市场开始争论美国总统执政的货币政策变化。从实际结果看,布什与奥巴马时代的背景与基础有着巨大差异,但这种差异并没有改变美元政策方向。尤其是体现在目前美国货币政策上,现任总统和财长以及美联储主席依然在运用布什时代的美元贬值时期强势美元货币政策的宣言和提示,即强势美元符合美国经济利益和需求。因此,对美国国际机制的考量不能简单以“人质”衡量判断,美国经济金融高端、成熟以及先进体现在制度、规划和机制上,不是简单的人员组合、价格转向、短期因素或局部问题,而是长期、综合和长远的对应和把握的战略效应。

  美元自我保护和技术修正的控制。市场规律难以改变的基础是市场本身的风险机制和效率的作用。短期市场价格的转变导致长期市场价格的预期产生分歧和争论,原因在于分析研究角度和思路的差异。价格反转没有经济复苏支持,通货膨胀并不值得担忧,价格不可持续是第一种观点。然而,价格反转来自投资需求拉动,因为流动性过剩,亏损严重,投资预期和投机技术作用拉动价格占主,通货膨胀将可能临近,价格高涨继续持续并可能创出新高是第二种观点,笔者认同这种观点。这两种观点对立来自美元因素是核心,即美元贬值与美元升值是焦点。美国高端和现代金融把握恰恰揣摩了这种心理,借危机调解市场、借危机调解自我以及借危机控制价格的方略使得美元技术性控制得力。美国式金融危机积淀了美元贬值的基础,市场技术规律是可能抗拒的,市场风险机制和要素循环的必然性使得美元贬值凝聚了巨大空间和支持基础。回顾美元过去的贬值甚至极度贬值,都是具有之前升值的重要铺垫。市场价格有升有贬和有上有下的基本原则是难以改变和难以修正的。美国式金融危机恰恰是创造了这种基础与条件,美元贬值将更加激烈。

  美元改变自我与改变国际的需求。美元汇率反映出的状况与趋势是一个简单的短期现象,但却折射着长远的意图和前景。美国式金融危机引起全球的混乱至今并没有引起警觉,简单舆论的认定已经导致了全球应对问题的单一和简单,并出现巨大差异。有的国家在收获和改革,有的国家在随从和受伤,有的国家在失去与危机前夕,这其中的核心在于美国式金融危机的改变。美国式金融危机与传统金融危机的差别在于货币升值而非贬值、资金涌入而非撤离、机构调解而非崩溃、政策得力而非失控、经济向上而非下降、金融高效而非危机。美国式金融危机改变了美国自身经济低端或传统的结构,未来美国将步入新经济、新结构和新环境时代。美国式金融危机弥补和改革了金融缺失,未来美国将进入新金融、新产品和新竞争时代。

  美国式金融危机将强化美元主导货币地位,美元一只独霸趋势将难以改变,并将继续持续。美元危机论将滞后发生,并非短期或中期来临。未来10-20年的美元市场机制、份额比例以及作用影响难以根本消除和替代。

  美元根基难以动摇

  美元汇率短期价格的变化根本在于长期规划的远见战略与短期策略的搭配性,进而观察美元汇率并不能脱离其长期应对的思路和规划。同时美元汇率的把握更在于自我清醒有效和明确。其中最为重要的在于对自己身份、地位和作用的透彻了解和理性判断。货币的根基在于经济,美国式金融危机在改变美国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未来必然形成美元更加牢固的基础,美元汇率将进一步垄断和强势于全世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表示美联储正竭尽全力扶助经济恢复增长,“拥有强势美元的最佳途径是拥有一个强劲扩张的经济”。这已经明确了目前美国无论救助危机和财政投入的本意是保护和提升经济,而非简单或短期的金融对策。

  第一,美元根基的长期经济优势难以短期改变。美国式金融危机改革和改变的,是美国经济增长方式,没有改变的是美国经济规模和实力。美国式金融危机历时2年,美国经济2年表现的经济指标参差不齐,尤其是2008年以来的经济衰退态势使得全球对美国经济担忧扩大,全球经济也随同进入不同的经济衰退和经济下降。然而,值得关注的在于美国经济短期指标在下降乃负增长,但美国总体经济价值在上升。2007年美国经济增长指标为2.2%,美国经济总量为14.03万亿美元,2008年美国经济增长指标为1.1%,经济总量为14.26万亿美元。美国经济虽然比较1990年代的全球比重有所下降,但依然占到全球总量的25%。尤其是面对美国式金融危机,美国经济结构性改革是值得关注的。虽然美国将传统行业的制造、汽车和房地产不景气表述严重,但美国却具有全球之首的航空航天、生物医药、军事装备、服务信息技术、金融主导规模以及创新衍生品的巨大优势与主导作用,美元货币的地位和作用是当今全球无法拟比的。尤其是美国经济金融战略的新型、现代和高端,远远超出全球经济的力量显示在于美国式金融危机至今没有改变和削弱美国经济竞争力和金融创新力,美元汇率根基没有根本改变。

  第二,美元根基的长期金融垄断难以替代。美元地位根基并没有发生实质动摇,全球局部或阶段性的调整,并不代表美元总体状况的改变。相反美元正在凝聚新的力量展现美元主导的新时代,即将金融格局渗入资源控制,货币价值组合将演变为美国特色新组合——美元、石油和黄金新三组将鼎立全球金融架构,成为金融财富的新象征。虽然欧元问世当形成全球货币竞争格局的两极分化——美元和欧元并列,但两者强弱对比十分明显,而美元正在以自己力量和战略规划协调与控制欧元,制造与酝酿欧元风险和溃退环境,未来将力图维护与扩大美元霸权根基,而非全球恐慌的美元危机。美元危机定论为时尚早,未来美元将以先强后弱、先优后险面对全球舆论的抗拒与挑战,美元汇率的金融基础依然占优势和主导。

  第三,美元价格的短期波折难以消除长期价值魅力。美元自2002年以来的贬值策略,目的初衷在于调整自我结构压力和应对欧元的竞争。因为美元贬值策略带来的是美元基础条件与实际效率影响的改善和提高,包括市场焦点关注的美国双赤字压力的缓解,自我收益是明显的,但导致的是欧元货币地位和形象的困难和压力。尽管欧元区的数目在增加,但欧元竞争力在下降则是事实。欧元区经济增长弱于欧元启动之前西欧经济增长的水平;欧元区货币合作的协调小于欧元区启动之前的西欧协作能力;欧元区乃欧盟政治协商合力低于欧元区启动之前的西欧政治力量。欧元区与欧盟之间的差异以及整体西欧合作意愿的分歧和分离逐渐突出,英国一只独立和靠拢美国的趋势具有参与美国谋略的嫌疑。透过金融市场价格较量可以看出,美国自我价格需求意愿的明晰,其他价格主见的缺失,被动于美元价格调整的表现预示美元投资魅力和前景难以替代和消失。美元短期价格波折是一种策略和技术运用,并不代表美元投资长期价值的消失。

  透过美元汇率以及美元战略意图揣摩的观察,美国式金融危机带来的全球变化更集中于对美元货币地位和市场份额具有重大挑战的经济体和货币体,美元应对和保护的货币竞争,包括美国式金融危机的独特与特殊,是预期美元汇率的重要观察角度。

  真正的金融危机可能在美国之外发生

  未来美元的前景预期是国际金融市场关注焦点与争论的热点。尤其伴随美国双赤字,特别是财政赤字的加重,美元危机的舆论和应对成为国际金融的焦点之焦点,进而引起美国国债、美元资产以及美元地位悲观论。然而,透过历史国际金融、现实国际金融以及现代国际金融,美元地位崩溃论为时尚早,美元现阶段甚至短期和中期未来的趋势不是弱化,相反笔者预期美元将进一步强化,美元崩溃论将在20年前后发生。因为透过美元战略与策略以及市场和产品组合看,美元似乎在作更充分的准备,而不是简单应对眼前问题。

  第一,美元技术指标预示未来美元调节的贬值可能性加大。美元指数在2008年的区间波动水平在70-89点之间,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波动幅度从年度的1500点调节为单月与双周的水平移动,美元汇率对一篮子货币的水平调节将具有组合性和阶段性,美元未来走势是有贬有升,强势美元货币政策指引的美元贬值策略依然是美元的基本原则和方针对策。预计美元兑欧元汇率未来将波折于1.20-1.60美元震荡性波折,美元兑日元汇率将调整在92-120日元宽幅区间,美元兑英镑汇率将徘徊在1.40-2.08美元跳跃式水平,美元兑其他货币汇率将随从美元兑三大主要货币组合、搭配而变。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美国货币政策带动的全球资金的调动,市场严重忽略上轮美国货币政策导致的流动性过剩,相反继续追捧与效仿美国货币政策,进而导致了全球流动性泛滥。另一方面在于当前金融资产价格与资源资产价格的变化缺少实体经济因素,增加虚拟金融效应,价格背后的需求理论已经被投资理论替代,价格反映的并非是需求,而是投资乃投机。因此,前轮金融市场价格下跌所料不及,未来将是价格上涨所料不及,主线就是美元贬值的影响刺激。预计美元贬值将在短期快速实施,美元指数有可能突破去年70点关口,但突破之后的盘整短暂、瞬间;美元指数高端则可能突破90点,进一步的大起大落时美元汇率未来的基本态势,全年小幅度贬值结束交易。

  第二,美国经济预期提供未来美元调节的贬值空间。目前市场预期美国即将发布的第二季度经济增长指标为-1.5%,远比第一季度的-5.5%略好,而目前对于美国经济复苏的乐观在增加,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都在上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期,其中美国因素是核心。美国经济复苏将给予美元贬值的空间和条件,美国经济的支持作用使得美元汇率敢于实施贬值策略,美元投资信心将会因经济优势和股票价格得到稳定。美国1990年代以来的经济金融观察力来自信心心理调节的掌控,也是美元贬值的重要支持。因为这样不会影响美国资本流动趋势的逆转,对美国经济的意义十分重要。

  第三,美元利率转折有利于未来美元的贬值调节。美国式金融危机带来美国货币政策历史错误的简单复述,并且带动全球利率的极端与过度下降。但是金融市场并没有分析原因和接受教训,反之却给予美元霸权规划提供有利条件。回想上世纪80-90年代国际金融市场状况,美元利率站在全球利率前列,美元利率上升,全球利率上调,美元利率下降,全球利率下调,全球利率水平的趋同使美元利率主导突出,美元霸权全面性明显。而今美元利率从发达国家一篮子货币组合的中端水平步入低端,全球利率不同步于美元利率,利率水平落差巨大带来投机因素扩大,美元控制力受到干扰,包括本轮美元贬值周期的阻力,除突发因素和舆论挑战外,也有利率因素的影响。因此,美联储最新的政策宣言坚持的量化宽松之外,流出暂时阶段调节紧缩政策的措辞。美元利率反转的预期在金融市场占有位置,留有余地,这是值得关注和不可忽略的因素。美元霸权的全面恢复不可缺少利率政策的主导。

  第四,美元贬值趋势警示未来美元调节的外部风险。美国无论何时何地都将自我利益置于第一,美元汇率的调节也是追求美国利益的最大化。美元贬值带来的效应是利大于弊。美元贬值产生的国际趋势将是大宗商品价格高涨,通货膨胀压力上升,政策对策反转,进而引起持有美元处于矛盾状态——面对美元贬值抛售美元难以实施,因为美元报价的特殊性,美元购买价格的作用使抛售美元受到抑制,美元成为烫手山芋和香饽饽受众并存。在当今美元一只独霸的局面下,美元贬值将增加外部风险压力,欧元区、亚洲以及与美元体系联结紧密且难以脱钩的货币都具有风险可能。尤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的预期显示,未来5年,除中国和石油生产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国家对储备金的长期需求或达4000-9000亿美元,预计118个新兴市场国家对储备金的需求在未来10年或达到1.3-2万亿美元。这种预期显示的是未来发展中国家的竞争力,更具有美元未来依托的基础,美元汇率的根基来源于实力和势力、效率和智慧、战略与利益,现行货币体制的美元效应依然具有基础支撑和现实根基。

  美国式金融危机的独特和特殊将导致未来金融危机风险判断的困惑乃艰难。真正的金融危机或许将在美国之外发生,全球金融风险不是因美国式金融危机而减轻,相反未来的风险程度将更加复杂和难以判断,金融危机的可能进一步上升并扩大,对此金融市场不可掉以轻心,美元汇率的复杂性更值得谨慎应对和防范。

  美元的前景是当前国际金融市场关注的焦点。尤其伴随着美国双赤字特别是财政赤字的加重,有关美元危机的舆论成为国际金融焦点中的焦点,进而引发美国国债、美元资产以及美元地位悲观论。然而,透过国际金融历史、国际金融现实以及现代国际金融,断言美元地位崩溃为时尚早,现阶段甚至短期和中期的趋势不是美元弱化,相反,笔者预期美元将进一步强化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