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东亚共同体可能包括美国 日本没想当老大

2009年09月10日 09:49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民主党参议员、民主党影子内阁外务副大臣白真勲:“东亚共同体可能包括美国,日本没想当老大”

  东方早报记者 王国培

白真勲

  2004年7月当选日本国会参议员;民主党影子内阁外务副大臣、朝鲜绑架问题对策本部干事;参议院外交防卫委员会理事、朝鲜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成员

  “今天在日本吃荞麦面,明天到韩国吃冷面,后天到中国吃麻婆豆腐,大家一边吃便餐一边交流。”在日本民主党参议员、民主党影子内阁外务副大臣白真勲看来,中日韩三国的外长应该建立如此紧密的联系。

  由于民主党没有过任何执政经验,因此目前唯一可以一窥其执政后外交政策的,是该党在选举期间推出的政权公约。该公约中最引人注目的外交政策是要与美国保持对等关系,同时加强与亚洲的关系。

  不过,民主党对于这两个构想的具体细节语焉不详,而作为民主党内的外交政策核心人物,白真勲向早报记者透露,鸠山一直倡议的东亚共同体构想,成员国将不仅仅局限在东亚国家,这一共同体可以像欧盟一样选择轮值主席国。

  日美同盟

  对美外交必须保持连贯性

  东方早报:外界对民主党外交政策议论比较多的是两条:一是要建立对等的日美关系,第二是要加强同亚洲的关系。这是不是意味着鸠山政府的外交政策“脱美入亚”?

  白真勲:其实,民主党并不是说要把支撑的腿从美国转移到亚洲。首先看日美关系。不管美国说什么,日本似乎总是只会说“yes,yes”,这恐怕是中国或者东南亚对迄今为止的日本外交所持有的印象。民主党不想维持这样的关系。当然,日本外交基轴仍然还会是对美外交,这一点不会有任何变化。虽然说要发展和亚洲的关系,但不是说从(美国)那边转移到(亚洲)这边。

  但是对美国说的话或者拜托的事情,我们将不会只说“yes,yes”,这将是民主党接下来的外交方式。比如,如果美国让日本派遣自卫队到阿富汗,我们会说这个似乎有点难办,提议以其他的形式援助阿富汗,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方式?即日本反过来也对美国进行提议,互通有无,从而构建真正的伙伴关系。

  东方早报:民主党希望将来停止自卫队在印度洋的供油活动,是不是就是这种外交方式的一个实践?

  白真勲:的确如此,因为在印度洋给其他国家的军舰供油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我们不是为了供油而供油,阿富汗的和平才是最重要的。为了构筑阿富汗和平,日本反过来向美国进行提议——我们想构筑这样的关系。我们认为这种对等的方式能够更加有效地活用双方的观点。

  关于和亚洲的关系,我本人和韩国也有点渊源。由于日本现行的外交政策,亚洲国家认为日本只盯着美国看,完全没把亚洲国家放在心上。但民主党认为,日本作为亚洲一员,应当和亚洲同伴一起,为亚洲的繁荣共同努力。

  东方早报:那么这种对美外交方式是否会在驻日美军政策方面有所体现?民主党前代表小泽一郎曾经表示日本只需要美国第七舰队便可。

  白真勲:实际上,我本人一直认为,一个国家的防卫应当由自己来完成。不过话虽如此,日美依然是坚定的同盟关系,这其中还有日美安保条约,在东北亚还有朝鲜核问题,考虑到这些,要马上改变现状也不现实。

  同时,我也认为,外交还是需要一定的连贯性。因为政权更迭,就把原先的外交政策推倒重来,这是不可能的。关于在印度洋的供油活动,我们虽然认为有更好的促进阿富汗和平的方法,但也不能在政权更迭后马上停止。如果是国内问题,我们可以立即着手解决,但就外交而言,如果不尽量保持连贯性,就会背负不讲信用的恶名。

  东方早报:既然短期内改变驻日美军现状不现实,那么民主党对此有没有一个长期的日程表?

  白真勲:在外交上制订日程表没有那么简单。我认为我们向美国提出要求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虽然对方会说“no”,但我们希望对方至少必须在操作层面做出改善,比如关于(驻日美军)犯罪行为的审判权等方面,我们希望能作出一定修改。德国曾在1993年修改了和美国的地位协定,那么与日本的地位协定作出一些改变也未尝不可。

  回归亚洲

  东亚共同体设轮值主席国?

  东方早报:民主党政权公约中称要以实现东亚共同体为目标,这个共同体中是否包括美国?

  白真勲:事情的本质不在于哪个国家可以哪个国家不可以。构建东亚共同体,当然不会只和东亚国家有关,和许多其他国家进行合作也是必要的。

  东方早报:那么在构建东亚共同体当中,日本希望担当怎样的角色?

  白真勲:既然是共同体,那么当然就是大家一起努力。

  东方早报:日本有意当领导者吗?

  白真勲:最重要的是大家一起努力。当然,可以在商议的基础上,像欧盟一样选择轮值主席国,这种也是可以的。谁是老大,谁是老二,谁是老三——这不是民主党所追求的一种关系,我们追求的依然是大家一同努力的共同合作关系。

  东方早报:您办公室的海报上写着日韩“新亚洲主义”,含义是什么?

  白真勲:日本和韩国作为邻国,必须进一步、再进一步发展更为紧密的关系。如果和邻国都搞不好关系,怎么能发展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呢?所以,必须首先和邻国建立友好关系,然后再扩大这个友好的范围。

  东方早报:在迄今为止的日本对朝政策中,核问题和绑架问题一直是捆绑的,民主党是否有新方式?

  白真勲:日本始终认为,核问题、导弹问题和绑架问题必须统一考量。我们不会优先其中任何一个问题。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尽早解决绑架问题,虽然这需要大家不懈的努力。

  东方早报:民主党是否认为六方会谈依然是解决朝核问题的有效场合?

  白真勲:我们认为六方会谈是一个重要的平台。当然,在六方会谈框架内,各与会国之间进行各种交流我们也理解,但基本平台应该还是六方会谈。

  东方早报:对朝鲜与美国之间的直接对话也理解吗?

  白真勲:这不是日本能够管得着的,我们没有资格指手画脚。他们直接对话是基于自己的考虑进行,而且毫无疑问是以六方会谈为基轴的双边会谈。如果朝鲜有意与日本单独对话,日本也不会拒绝。

  中日关系

  新疆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

  东方早报:第二届中日韩三国首脑定期会谈因为日本大选延期,最新的消息是肯定会在年内举行,您对这一会谈有何预期?

  白真勲:非常好的主意,不是吗?这种会谈越多越好。我认为,中日韩三国的外长之间,光用手机联系还不够,如果说要见面的话,“好,那就定在几月几日”这样也不行,最好能今天说明天就能见。见面后,能否得出结论不重要,重要的是见面,相互交流,说出自己在想些什么,说出真心话。

  我希望中日韩外长能建立这样的关系:今天在日本吃荞麦面,明天到韩国吃冷面,后天到中国吃麻婆豆腐, 大家一边吃便餐一边交流。

  顺便提一下,过去这4年日本的外交还是稍微有点令人遗憾的。首相换了4个人,外务大臣换了5个人,防卫大臣换了8个人。我认为这种外交是不行的,必须要实行有连贯性的外交。

  东方早报:这么说,在民主党接下来的执政中,日本外交阁僚将不会那么频繁更换?

  白真勲:不敢说不会更换,但会尽量不换。

  东方早报:实际上,除中日韩首脑会谈之外,还有一个三边会谈也被延期了,即中美日首次三边会谈。民主党对这一会谈持何态度?

  白真勲:也是很好的主意。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多见面总是好的。毕竟一般来说,大家都是想让事情朝好的方向发展,想把自己的国家发展得更好,把自己的地区发展得更好,把世界发展得更好,大家的目标是一样的。

  东方早报:您认为日本应在中美之间采取怎样的姿态?

  白真勲:正如鸠山所说的一样,要保护日本的政治经济独立。不过另外一个重要的就是:不能拌嘴,要遵循和平主义。不管怎么说,军费是特别花钱的,如果能够把花在军事上的钱用在经济发展上,互相都能够这么想的话,对双方无疑都是有利的。现在已经不是过去动不动就发动攻击、发起战争的时代了。

  东方早报:民主党对解决钓鱼岛问题是否有比较创新的思维?

  白真勲:关于尖阁诸岛(即钓鱼岛),民主党的政策和自民党是一致的,即尖阁诸岛是日本领土的一部分(中国外交部多次重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编者注)。

  东方早报:但客观上两国的主张是对立的。

  白真勲:领土问题确实是非常复杂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除了接下来多对话、多沟通之外可能没有其他办法。

  东方早报:日本会否通过武力解决?

  白真勲:日本实行的是自卫队专守防卫的国防政策。保卫日本国土和日本国民的生民财产安全是自卫队存在的意义。

  东方早报:有报道说,上月日本自卫队军舰想停靠香港,但遭到中方拒绝,有猜测称可能与日本政府向热比娅发签证有关。您认为此事会否影响中日军事交流?

  白真勲:我对此事不是很了解,只是有所耳闻,但我认为,这些军舰上的自卫队队员大多数是年轻人,两国年轻人之间需要交流。中国是GDP将要超过日本的国家,是否可以更加大气点?

  东方早报:民主党前代表小泽一郎过去曾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比较关心,西方一些国家也对中国的西藏和新疆问题大加评议,民主党对此的态度是什么?

  白真勲:我们原则上将此作为中国的国内问题对待。不过我们还是希望双方能够更加平和地交涉。人权毕竟还是不得不予以保护的。

  东方早报:民主党如何处理中日之间脆弱的国民感情问题?

  白真勲:除了交流别无他法,国民的交流、文化的交流等等。日本国民目前对中国的负面印象可能多少还是和饺子问题有关。从这方面来讲,透明度非常重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政府有义务把事情讲清楚。在这方面,日本也一样。

  日本外交

  国家战略局不削弱外相职权

  东方早报:众院选举前,自民党政府的“安全保障与防卫力量恳谈会”曾提出一个面向新防卫大纲的报告书,要求日本修改集体自卫权和武器输出三原则,民主党对此有何看法?

  白真勲:关于防卫大纲的修改,民主党还未进行深入讨论。我的个人观点是,日本应当坚持专守防卫的国防政策,从这一立场出发,集体自卫权不可以行使。因此,日本自卫队的定位就是为了保护日本国土和国民的生命安全,而非他国国土和他国国民。关于日本的国际贡献,虽然有很多不同意见,但我依然认为应当以宪法第九条为基轴,不是通过武器压制对方。我的观点可能有点理想化,但解决问题最终还是需要通过对话,朝这个方向努力。

  东方早报:武器输出三原则呢?

  白真勲:毫无疑问也需要维持。运用武器攻击对方可能在过去很正常,但在这个时代都应当为人类所杜绝。

  东方早报:就是说,在修改防卫大纲时,民主党将不会以该报告书为基础?

  白真勲:当然,我们会有不同的思考方式。

  东方早报:设立国家战略局会不会导致外务大臣地位削弱?

  白真勲:我认为不会,外务大臣有外务大臣的职责,包括和战略局进行意见交换等。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