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胡晓炼:操盘第一外汇储备大国

2009年09月15日 21:02 来源: 环球外汇网 【字体:

  近日,有报道称,截至2006年2月底,我国外汇储备已达8537亿美元,比日本同期外汇储备多30亿美元。尽管按照惯例,第一季度外汇数字将于4月中旬发布,但业界却对这一消息持普遍认同态度。早在去年年底,有经济学家就曾指出,我国将在今年第一季度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

  面对中国持续膨胀的巨额外汇储备,全球财经金融界都把眼光聚焦在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胡晓炼身上。胡晓炼在就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一职整一年的时间里,面对我国外汇储备持续高速增长的态势,深刻体验着当初就职时自己所说的“这是一份富有挑战的工作”的丰富内涵。

  胡晓炼的工作经历比较简单。研究生毕业后便进入国家外汇管理局,一干就是20年。在外汇管理局工作的20多年时间里,胡晓炼的笔,似乎只写外汇管理,胡晓炼的性格通常被人评价为“沉着”、“镇静”。

  “她有着深厚的理论与实践基础,外汇局局长的工作对她来说应该是驾轻就熟。”胡晓炼的老师、原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甘培根,坦言对这位女学生了解不多,但他印象中的胡晓炼是沉着、镇静且非常有能力的。

  ◆深情的回忆

  1981年秋,北京海淀区五道口东升公社尚未启用的一个卫生院,几栋再简陋不过的小楼里,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正式成立。1982年3月,胡晓炼成为81级中的一位。共同学习3年,首批18名学员毕业后,由于具有扎实广厚的学术功底,几乎所有的人都进入了金融机构。而在这一级学员中,更是出现了现任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外管局副局长魏本华等金融界重量级人物。而“五道口”也在20多年后的今天,被誉为中国金融界的“黄埔军校”。

  当时年仅23岁的胡晓炼是全班年龄最小的一个,与其他同学相比,少了上山下乡的复杂社会经历,谦虚而有些内向,并不算抢眼。1985年毕业后,她直接进入外管局工作,直至2004年8月升任央行行长助理之前,在外管局工作将近20年而没有离开过。

  1997年,在回忆五道口而写下的短文中,胡晓炼提到:“我不敢苟同关于五道口学位是通向成功的通行证的说法。每一个从五道口毕业的同学能否在事业上取得成功不单单靠头顶上五道口的光环,扎实广厚的学识、谦虚诚恳的为人、干练务实的作风、坚忍不拔的精神等等,都是成功必不可少的要素。”“我们当年毕业的时候想法很单纯,那是一个理想主义盛行的年代,每个人都怀着创业的冲动和对国家整体发展的责任感。”在这篇深情回忆研究生时代的文章里,胡晓炼5次提到“创业”这个词。2005年3月28日,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的胡晓炼再一次迎来了创业机遇,出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一直在外汇管理阵营中深耕,胡晓炼对走马上任新职只有一句相当简单的评语:“这是一份富有挑战的工作。”

  ◆外汇管理高手

  “她外表斯文,话很少,即便是做报告,也言简意赅。”曾与胡晓炼打过交道的一位央行中层这样形容她。

  “学者型官员”、“外管能手”、“低调而不失改革意识”,这些都是外界对于胡晓炼的评价。

  胡晓炼几乎有外管局内部所有主要部门的工作经历,从政策研究到政策制定,以及外汇储备具体管理,无一不涉。胡晓炼拥有多年的外汇管理经验。作为长期任职外管局的学者型官员,胡晓炼对外汇储备运用、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外汇市场建设方面等问题均有不俗见解。

  2004年5月,时任外管局副局长的胡晓炼在一次汇率体制高级研讨会上表示,与国际上成熟发达的外汇市场相比,中国外汇市场发展尚不充分,突出表现在外汇市场深度和广度有限,市场功能未能充分发挥。

  对于外汇市场建设,胡认为,要放宽市场准入限制,增加市场交易主体,允许有实力的银行为市场提供充足的流动性,培育外汇经纪人、外汇交易所等市场中介机构,建立有效的电子化监管系统,加强市场信息披露机制。她建议,大力进行产品创新,在银行间外汇市场开办外币间交易,扩大银行远期结售汇业务,研究人民币对外币的期货、期权等衍生品交易。

  而从2004年5月起,胡提出的这些建议已经在逐步实施。

  上任外管局局长伊始,正值国际投机热钱涌入、人民币升值压力和外汇储备余额持续攀升,胶着在一起。这些显性的问题背后,是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的迫切需要。为此周小川寄望胡晓炼:加快外汇管理体制改革,在国家整体的改革开放中不拖后腿。胡晓炼未负重托,上任4个月后,由她操刀的人民币汇率改革方案出台,好评如潮。

  ◆挑战8000多亿美元

  今年1月15日,央行再度刷新了中国外汇储备额的历史新高,达8189亿美元,中国外汇储备冠盖世界已成预料中事。

  面对中国持续膨胀的巨额外汇储备,全球财经金融界都把眼光聚焦在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胡晓炼身上,希望从她的只言片语中看到风云际会的点滴暗示。

  胡晓炼作为这笔仍然在膨胀之财富的“首席执行官”,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家有余粮心无忧,在防范国际金融风险和稳定国民经济方面可以做到游刃有余;忧的是持续增长的外汇储备,其管理风险和难度也水涨船高,管好用好并不容易。

  市场普遍认为当前的外汇储备余额已经过于庞大,不过胡晓炼并无此忧。具有20多年外汇管理实务的胡晓炼认为外储多多益善。

  目前外汇储备中的货币和资产结构问题更为引人注目。中国早就开始对美元资产温和减持。胡晓炼表示,实现外汇货币多元化将是一个持续长期的过程,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作为一个负责任的stake-holder,中国将不仅只是一个成员,它将会和我们一起维护促使中国获得成功的国际体系。”这既是美国所期望的,也是中国想实现的。也许一如胡晓炼的个人风格,外汇资产结构调整更可能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至于具体路径,一如汇率改革方案,任何猜测都不足为凭。

  对中国外汇储备投资渠道,胡晓炼明确了一个方向,“外汇储备不能用于投机炒作,不能把操作的重点放在从汇率短期波动中牟利,这样就会增加巨大的风险”。在此前提下,将加快“取消境外投资用汇额度限制,加大对境外投资企业的政策支持力度”。

  如果将这一思路与中国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中的战略定位结合在一起,胡晓炼手中的8000多亿美元外汇,已经不只是一个微观的收益问题,而是在提升中国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能力的动机下,实现中国经济实力提升的更大收益,这显然更加高瞻远瞩。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