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陶冬:不会有所谓的二次危机

2009年09月19日 08:52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理财一周报:华尔街已经提出把人寿保单证券化,有人提出高杠杆的融资卷土重来了,是这样吗?

  易宪容:高杠杆本来就基本没有调整多少,没什么改变。高盛等都是通过它们的信息优势、技术优势在操纵市场。

  陶冬:人寿保单证券化不一定是高杠杆融资,而是证券化在卷土重来,在一定程度下,杠杆运作也在卷土重来。我觉得这两件事情重新出来有利有弊。第一,目前在超低资金成本的情况下,借钱机构是要付出代价的,出现这种情况,某种程度上是央行为了拯救经济,拉动复苏所做出的政策选择。但是也不可避免地增加投机成本,衍生产品本身并不一定是坏事,它是金融市场发展、创新后的一种结果。问题并不在衍生产品,而是对衍生产品的监管不够。监管包括对企业内部的监管、投放内部的监管,包括类似证券、买家以及政府的监管。这一场金融危机是由金融创新带来的,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全盘地否定金融创新,它依然是经济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工具,带来了资源更有效地分配,拉低了借贷成本。如果意识到风险且有足够风险管理的时候,重新对一些金融产品进行证券化,我认为这是值得鼓励的事情。但是提高透明度以及风险管理至关重要。

  理财一周报:提到风险管理,目前美国以及世界各国的监管,是不是还远没有达到能有效把风险降低的程度?

  陶冬:如何把一个动态创新的金融市场纳入到具有前瞻性的监管体系中是一个重要的课题。以目前已经建立的监管,我相信是不够的,而且呼声最高的还不是美国政府,美国和英国政府在某种程度上继承了盎格鲁萨克逊国家关于市场、效率的假设。在允许市场运作的前提下,试图加大政府监管的力度。但是如果看欧洲的德国、法国体系的话,那么它对金融市场的监管要做出全盘的改正。这层意义上各国政府的确有这方面的意愿,但是这件事情并不容易做。因为市场是活的,金融创新是活的,而监管条例是死的,如何让监管条例与时共进,与金融市场的变化相适应?这是一个重大难题。

  理财一周报:我记得在一年之前,在金融危机最厉害的时期,美国政府和社会曾经呼吁华尔街的金融高管们反思,包括对他们的薪酬有所克制等要求,但是一年下来我们看到只有美国政府有变化,而其他的似乎都没有变?

  易容宪:没有改变,而且新的危机又在制造。我看亚洲比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严格来讲内幕操纵更厉害。亚洲是利用权力来操纵的,是跟权力搅在一起,会导致亚洲金融危机重来。

  陶冬:这实际上是一个矛盾。政府站在公众利益上所想、所做、所讲,和政府站在市场效率上所想、所做、所讲不一定一致。而金融机构在生死危急关头所想所做和危机过后也不一样。另外薪酬只是整个金融体系监管中很小的一部分。由于公众的情绪是最容易让政治家们把火头引向投资银行的,这件事情容易引起公愤,但是真正出事的恐怕不一定是薪酬,而是在这之后还有许许多多更深层次的问题。把金融监管紧紧地放在薪酬控制上面,我觉得实是舍本逐末。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