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热钱

2010年02月08日 09:48 来源: 《理财周刊》 【字体:

  石镜泉

  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一再忠告投资人,香港市场仍有大量热钱,一旦流出,会对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产生重大影响。他讲的影响当然是利空影响,意思是指利率会上升,届时股价、楼价均会跌。这是很正统的推断,不正统的推断则是——无大影响。

  大家都听过个传说,济公和尚是吃狗肉的。和尚吃肉并不是正路,但济公吃完还是成了神仙,原因是,他能够“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济公吃的是叫“狗肉”的“斋”而已。“狗肉”仍为“斋”,在今次环球的货币宽松政策下也出现了。

  2008及2009年的环球货币宽松使不少有识之士惊叫“超级通胀”要来了,因为大量印出来的钞票等同狗肉,一沾了便要高通胀。结果怎样?高通胀未见,大萧条也没来。为何?套用“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便是“金钱川流过,低通胀依旧”。

  传统理论认为印多了钞票,会使通胀升,其前提是,人会花钱。但今天,人有钱,但不多花,结果是高通胀不来,贵了的是金、楼、股,而不是肉、米、衫。金、楼、股贵,是叫资产泡沫,肉、米、衫贵,才叫通胀,这是经济上的通胀定义。这说明,世事多变,只要变化是不依传统的经济教条走,传统的经济因果现象便像擦边球似地出界了。

  留在香港的热钱也一样。以前热钱是来自欧美,这些热钱都是来抢钱的。今时的热钱就不一定是来抢钱,而是因种种原因留下的。今时有投资移民,有内地置业者,有上市集资者,他们的钱留在香港存起来,没有大量入市买股、买楼。以前银行体系有5亿港元结余便够周转,但今时结余逾2000多亿港元。这笔钱有一两年都是搁在银行体系内,何时会撤出,谁也不知,但也可以是仍搁在银行体系内,原因是他们不缺钱。这就是“金钱川流过,低通胀依旧”的原因。

  不过,不是所有热钱都是没有杀伤力的。历史上,香港人被热钱害过不少次,近的如1987年的外资热钱,1993/94年的“魔笛”(指摩根士丹利)热钱,1998年200多只对冲基金热钱。这些年都伴随有大升市及之后的大跌市,1987年、1993/94年是先升一倍多再跌五成,1998年则先升一倍多后跌六成。假如历史不变,可以预期,下次也一样会先升逾倍,再跌五六七成。

  笔者以前做中国贸易,发觉如欧美经济好,老外是不会跑来跟你灌茅台的,他们宁可留在家里做其买卖,饮其红酒。只有当欧美经济不好,生意难做,才要跑来中国拼酒。投资界也如此,假如欧美市场好,他们会在欧美市场玩;只有当欧美难赚钱时,他们就会挟其财技,在新兴市场里鱼肉无知“土著股民”。今时欧美市场难赚钱,再加上如欧美对炒卖管制多了,他们怎不会来炒翻中国?

  要炒翻中国,先要中国有期货市场才成。中国为求先进而开期货市场,无可厚非,但要留心外资热钱来炒翻天。

  上世纪80年代,有个叫韦利的老外,问日本证券交易所可不可以做日股期货,日本人说不行。于是他转去新加坡,成立了个日经指数的期货合约。不少投资于日股的欧美投资者就在新加坡市场卖日经期指,在日本市场买入股票做对冲。结果新加坡的日经期指成交量大于日本本土市场。1989年日股自39000点下跌,欧美投资者大手卖出股票,期指上大赚其钱,而日本市场一沉至今。到上世纪90年代欧美炒家关闭其在日本的公司,饱食离去。今时索罗斯在香港和上海设办事处,是想扎根,还是部署赚大钱?不知。

  监管当局可以限制索罗斯在内地的炒卖,但在香港的炒卖又如何管?在新加坡的炒卖又如何管得了?

  笔者担心,如果内地开了期指市场,老外大鳄会否在外围部署好逃生门,然后炒上,炒升一两倍,然后借利空消息来个落井下石?不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