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盟大战索罗斯

2010年05月17日 09:28 来源: 《理财周刊》 【字体:

  石齐平

  希腊与欧盟的金融危机会不会进一步恶化,终至于形成第二次金融海啸,还要看形势发展。但经此连番折腾,全球化在新世纪,已到了不得不进行全面深刻反省改革的地步了。

  欧盟终于出手了。欧盟与IMF决定了史上最强、远超预期的7500亿欧元(约一万亿美元)拯救欧洲债务危机计划,对以索罗斯为主的金融炒家予以迎头重击。

  第一次金融海啸高峰过去之后,有些专家即警告不排除还有第二波金融海啸。以希腊为主的南欧“PIGS”国爆发主权债信危机之后,很多人心中犯疑,难道第二次金融海啸真躲不过?

  如果希腊引起的危机,蔓延到南欧,甚至祸及欧元区及欧盟,那就真的是第二次金融海啸了,这即是欧盟被迫终于出重手的背景。果真如此,倒值得把两次海啸做个对比,由此判断第二次海啸的可能性:

  (一)第一次金融海啸惹出麻烦的,主要是金融机构,尤其是华尔街投资大行,如贝尔斯登、雷曼兄弟、高盛、花旗银行等,然后波及到一些跨国大企业如通用、福特等;这一次,则是一些国家的政府,即所谓的主权债务危机。

  (二)第一次金融海啸的“祸首”主要是衍生性金融商品,金融界缺乏道德,及政府对金融界监管不力;这一次,则是国家范围的挥霍及腐败,入不敷出,以债养债,终于周转不灵,面临“跳票”危机。

  (三)第一次金融海啸,金融地雷高度集中在美国,美国政府迫于形势,非救不可,虽有决策上的为难,但毕竟是在一国政府之内,美国总统、联储局主席、财政部长,两三个人一商量也就搞定了;这一次,希腊政府(可能还有西班牙、葡萄牙)本身就是地雷,该不该救,怎么救,需要什么条件才救,在欧盟内部各国政府意见就不一致,决策蹉跎,态度犹豫,危机就更深化了。

  (四)希腊(或南欧其他“PIGS”国)跟美国不同,不是国家大小与经济实力的不同,而是美国拥有世界唯一的独占性的印钞权。救金融、救经济要靠钱,钱不够就要借,即举债发债,债要有人买。在美国,财政部发的债卖不出去,可以由联储局开印钞机印出美钞来买;希腊就没这个本事,发了债,卖不掉就要提高利息,这一来负担更重、更糟的是利息提高了还是乏人买,周转不灵,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五)这一次,IMF出手相救,额度300亿欧元,理论上按股权分摊,所以中国也有份(占3.72%)。不止如此,由于去年的G20峰会已决定向IMF增资5000亿美元,其中美、日、欧盟各承诺付1000亿,中国也承诺付500亿美元,所以实际上,IMF对希腊的救助,来自中国的比例大于3.72%。可以说,一国危机,全球埋单。而且希腊是个富国,救富国的竟包括了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

  表面上看,第一次金融海啸,好像是美国自己救自己,不涉及国际公平问题,然而不然,因为美国是印钞票救自己,其必然结果之一就是美元贬值,所以也是全球埋单,形式不同而已。

  希腊与欧盟的金融危机会不会进一步恶化,终至于形成第二次金融海啸,还要看形势发展。但经此连番折腾,全球化已元气大伤,全球资本主义的深层次危机也逐一暴露,全球化在新世纪,已到了不得不进行全面深刻反省改革的地步了,其中所涉及的重大问题,包括了:(一)以美元这个主权货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麻烦;(二)泛滥全球又缺乏有效监管的金融衍生性商品及对冲基金的投机行为;(三)软弱无力又缺乏足够威信的IMF;(四)垄断而又失去信誉的信用评等机制等。

  在第一次金融海啸后建立的G20峰会机制,也许是一个讨论改革的场合,但不能有太高期望,因为前述诸多问题都与美国有关,期望一个被改革者对自己进行改革并不实际。所以,作为下一步,欧洲、亚洲、金砖四国(BRIC)、10+3等“次全球化”层级应该为了自己及金融利益作更多的探索与努力,而其中,中国尤应有更多的自我期许与鞭策,这或许可以给“和平崛起”一个另类的注解。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