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何志成:欧元危机折射出固定汇率制危机

2010年06月05日 10:13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何志成(中国农业银行高级专员)

  到底是固定汇率制好,还是浮动汇率制好?是非主权货币好,还是货币根本不可能离开主权?这不是纯粹的理论争论,而是涉及我们国家庞大的海外资产。

  想一想全世界所谓用非主权货币替代美元的好一阵喧嚣,再看一看今天欧元的现实,大家应该明白了:没有主权,货币是很难堪的。但几乎就差一点,我们的人民币或曰用人民币换成的巨大外汇储备就可能深陷险境,2008年~2009年我们巨大的外汇储备明显地增加了欧系货币的比重。

  欧元只是欧洲人对政治统一的一个梦——因为欧洲也吃尽了分裂之苦。除了欧元区政治无法统一的巨大障碍会导致欧元危机不断外,还要看到,各国在对抗金融危机时的国家机制所起的巨大作用。美元为什么强?因为这个国家政治强。同样道理,人民币为什么强?因为我们国家可以调动一切资源保卫人民币。欧元为什么弱?因为没有统一的国家意志,财政不统一,劳动力市场不统一,勤劳节俭的国家不可能长期援助懒惰并且大手大脚的国家。当美国的国家意志作用于美元时,美国的经济复苏必然带动美元走强,而非主权货币流通的地区相对的弱势必然显现,浮动汇率制就会做出自动调整,比如美元兑欧元几个月上涨15%。

  欧元的现实告诉我们,还是浮动汇率制好。这不仅是因为它彻底地暴露了欧元设计的重大缺陷,而且还因为浮动汇率制最终会挽救欧元。其实,人类近代史上多次进行过固定汇率制的实践,包括布雷顿森林体系,它就是企图锁定汇率的首次尝试。它的设计思路是:美元同黄金挂钩,其他成员国货币同美元挂钩,围绕美元锁定汇率,这就是上世纪典型的固定汇率制。人们迷信只有货币才是价值最稳定的,而贵金属货币又是纸币稳定性的几百倍,如果又想方便,又想安全,就是让一个大国的货币锁定黄金,然后全世界围绕这个大国固定自己的货币。前半截是金本位,后半截是美元本位。今天中国的汇率形成机制实际上是美元本位。

  这个制度为什么不能实行到底呢?这是因为产生这一制度的前提是美国对世界经济的绝对领导地位,而这个地位随着欧洲和日本的崛起很快就动摇了;二是因为当老大是要付出代价的,要维护老大地位更要付出,美国实力削弱,不可能长期付出,只能撂挑子;三是因为美元被人家捆绑的基础还是黄金(即变相金本位的存在),当美国实力下降时,寄生在美元身上的国家必然产生信心动摇,于是纷纷找美国兑现黄金,美国压不住黄金的价格,只能宣布彻底放弃“以美元为轴心的固定汇率制”。今后怎么办?还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回到浮动汇率制。

  遗憾的是,欧洲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仍然有人想当老大,想领导欧洲,于是设计了欧元。其实,欧元的设计原理与布雷顿森林体系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差距是:欧元更彻底,将各主权国家之间的汇率波动成本彻底地降为零,因为连汇率本身都不存在了。表面上看,欧元区内贸易与跨境投资更加便利,但欧元实现彻底的流通刚刚几年,各种问题和矛盾立即就暴露了出来。最大的问题是各成员国间没有了汇率调节机制,没有了劳动力价值比较,也就没有了信号。或者说,即使有这样的信号,也无法通过汇率浮动实现及时的调节。无论是在经济过热还是出现衰退时,各国都不可能通过汇率波动调节流动性,更不能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释放货币或收紧货币。

  汇率是什么?本质还是劳动力价值在各国间的比较。劳动力价值高,说明劳动生产率高,竞争力强,它的产品国际竞争力必然强,出口增长必然大于其他国家,这就导致外汇市场上的货币流会出现长期流入的趋势——热钱涌入,此时必须提高汇率,提高本国货币的国际购买力,以增加进口,抑制贸易顺差及国内通货膨胀压力。而欧元区诸如希腊、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弱势国家没有这个机制,只能拖累欧元区。这次欧元区的危机恰恰是由弱势国家引起。

  幸好欧元还是自由浮动的,因此它比较早地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欧元的大幅度贬值既是市场信号,也是自动调整的开始。在我看来,欧元区存在停止扩张的现实性,存在消肿的现实性,但还不至于崩溃。

  欧元的最大问题是没有体现国家意志的机制。欧元区目前亟待解决的不是欧元区大国、强国是否中断对弱国援助的问题,而是必须强调欧元区内部的严格纪律。从长远考虑,欧元的稳定不可能长期靠德国、法国输血解决,只能靠接受援助的弱国能够产生造血功能。如果那些较为薄弱的成员国不愿意提高劳动生产率,仍然好吃懒做,只能一个个地开除出欧元区。欧元区必须明确,几个弱势国家的问题严重性不是靠“帮穷”可以解决的。

  另外,欧元区的财政政策也必须检讨。欧元区的财政纪律形同虚设,就像我们国家的一些地方政府为了要贷款,长期做假账、夸大和捏造数据一样。现在,希腊等国之所以忽然爆发出非常严重的财政赤字,就是长期隐瞒后才被揭露出来的结果。

  最近,有很多记者问我,欧元区危机的爆发对我们有什么警示作用?我知道他们很希望我讲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危机会否爆发的问题。我觉得,中国最大的危险并非地方融资平台的过度举债(虽然这几天有人说地方债务已经超过10万亿),因为我们国家完全有能力让地方政府变得有还款能力——搞活土地和房地产就行了。我们最需要总结的是怎样找到市场信号的问题,长期靠在美元身上不是什么好事。欧元的实践已经告诉我们:企图建立一个非主权的货币联盟以替代美元的老大地位基本是痴人说梦,唯一的出路还是浮动汇率制。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