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国拟关两房救房市 拽出中国外储投向新课题

2011年02月15日 21:04 来源: 证券日报 【字体:

  ■本报记者李木子

  2007年爆发的美国“次贷危机”最终引爆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全球金融危机。作为“次贷危机”的主角,著名的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房地美和房利美,可谓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源头。最新的消息显示,美国拟对“两房”再次“动刀”,并将对住房融资展开一场影响深远的变革。

  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新一轮变革,将如何再次影响世界经济?中国外储投资能否从中吸取经验、总结教训?“两房”改革自身,尚留存哪些悬而待解的疑问与难题?

  潜在风险有效化解

  国家外管局有关负责人2月11日表示,按照市场广泛使用的相关指数计算,2008年至2010年三年间,“两房”债券年均投资收益率在6%左右。中国外汇储备从未投资“两房”股票,“两房”股价下跌和股票摘牌未对中国造成损失。中国外汇储备持有的“两房”债券还本付息正常,也没有出现过投资损失。

  当地时间2月11日,美国财政部及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发布涉及“两房”改革的白皮书后,国家外汇管理局12日表示,“两房”债券投资的主要潜在风险已得到有效化解。

  外汇局表示,“两房”是美国国会立法设立的政府支柱机构,一直是美国住房金融政策的主要工具,即使在其爆发财务危机被美国政府接管之后的今天,仍然是美国住房融资的主渠道,提供了绝大部分的新增房贷融资。除数千亿美元的注资支持外,美国政府目前还是“两房”债券的最大持有者,所购买的各类债券金额超过1.6万亿美元。由于“两房”对美国住房市场、美国经济复苏和金融体系稳定十分关键,因此美国政府在白皮书中专门强调要采取谨慎的改革过渡计划,保证“两房”拥有足够资本履行各种担保责任和债务偿付能力,在推行改革的时机和进度上将考虑经济复苏进程和金融市场条件等多种因素。

  外汇局称,我国外汇储备经营始终按照安全、流动和保值增值原则,积极稳妥实施各种投资策略,采取了切实有效措施,“两房”债券投资的主要潜在风险已得到有效化解。

  外储投资仍需拓宽

  美国增长与发展委员会主席、诺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坚信中国作为“两房”最大的海外债券人,不会因为美国政府计划关闭“两房”而蒙受资产损失。他说:“我坚信,美国政府将继续支持房利美和房地美现有证券,包括中国在内的资产持有者不会因政策改变而蒙受突如其来的损失。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提出要‘逐步’关闭房地美和房利美。”美方专家普遍认为,“两房”改革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债券持有者影响不大。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表示,美国政府宣布将逐渐废除“两房”,意味着政府支持下降,“两房”债券的风险可能会有所放大。但由于涉及到机构清偿和金融资产转移消化,这将是个漫长的过程,为持有人留有转圜余地。另一方面,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品种非常多,“两房”债券价格降到一定程度,就会有其他私营金融机构接手。届时可能的结果就是,经营主体发生变更,但债券本身不会消失。因此,中国持有的“两房”债券即使受损也不会太严重。

  对于“两房”退市的后续问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建议中国可以联合日本、比利时和卢森堡等其他海外投资者,以争取更安全的保障条件。同时,应要求美方提前告知具体处置方案,及时组织专家讨论,从而确定中国的谈判和应对方案。

  尽管债券收益受到的影响有限,但“两房”问题还是凸显出了中国外汇储备投资渠道单一的情况。而对于外管局宣布的近三年“两房”债券6%左右的年均收益率,有专家认为这一收益率并未考虑到由于流动性丧失和美元贬值带来的风险。

  面对已经存在的问题,专家认为应当积极拓展投资渠道,做好对存量外汇储备的投资,建议应分流“两房”债券至美国国债,以及日本、韩国债券,促进外汇储备投资多元化。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宋国友表示,简单地抛售“两房”债券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结算下来的美元如果收回国内,又将被动增发货币导致通货膨胀。比较好的办法是,逐渐分流“两房”债券,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将部分“两房”债券转向美国国债,或者其它品种的美国联邦机构支持债券。这部分外汇也可用于购买日元、欧元等其他国家债券,这既可以减少对美元的依赖,也将增加对其他市场的金融影响力,进而在长远提升中国全球经济影响力。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中国高额外汇储备处置难题,必须改变中国经济平衡状态,从外向依赖转向内需驱动,从而减少外汇储备的增量。

  刘煜辉表示,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全球有了两种经贸的循环模式:一种是石油、美元的循环,另一种就是像中美贸易这样的商品、美元循环。中国大量出口换回的美元,又去购买了美国发行的各种债券,实际上满足了美国的金融消费,但中国持有的仅仅是一张张凭证。

  “必须警惕未来美国的债券泡沫,当前由于美国的通胀水平相对较低,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相对较低,但是为了缓解美国国内的各种经济矛盾,美国的数量宽松货币政策仍将继续深化,最终必然导致债券价格下跌。”刘煜辉说。

  对于可能存在的通货膨胀问题,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建议用“软通货”置换“硬资源”,收购中国紧缺的实物战略资源。要想尽一切办法,将我们持有的“两房”债券、美国国债等换成稀缺资源,这种“稀缺资源”既可能是矿山、石油、森林、土地等,也可以是技术、资源、人才等。宋国友也表示,当前虽然全球逐渐从危机中复苏,但很多国家或跨国公司还是很缺钱。中国如果直接收购一些资源国政府掌握的矿产并不容易,但实际上全球很多资源都已被发达国家的能源公司“圈”走,我们如果购买这些能源公司的股权,就可以避免很多政治干扰。

  外部环境左右“两房”改革

  对于美国选择在这个时机发布改革报告,外管局认为,自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国内对“两房”改革的呼吁和争议一直不断。根据2010年7月生效的《多德-弗兰克金融法案》,美国国会要求美国政府就“两房”改革问题提交方案。美国财政部去年召开了住房融资改革研讨会,提出计划于2011年初向国会提交关于“两房”改革的初步方案,此次发布白皮书就是按此计划进行的。

  作为占有美国住房按揭贷款市场四分之三份额的政策性金融机构,其生死存亡维系着美国住房金融市场的命运,也关乎美国经济的未来。反过来,外部经济环境也将左右“两房”改革的进程。

  美国政府在白皮书中专门强调,要采取谨慎的改革过渡计划,保证“两房”拥有足够资本履行各种担保责任和债务偿付能力,在推行改革的时机和进度上将考虑经济复苏进程和金融市场条件等多种因素。

  尽管美国新的房地产抵押贷款改革势在必行,但从目前这个时间点来看,分析人士指出,对美国房地产市场并不是很好,目前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复苏始终滞后。虽然最近公布的美国第四季度GDP数据、就业数据还是美国银行业业绩等,都出现了令人欣喜的改善,在一系列向好经济数据的推动下,近期美国股市也表现颇佳。但从整体来看,就业市场、房地产市场以及美国不断加大的财政赤字压力,仍将成为美国经济亟须解决的难题。

  从美国近期数据来看,最为抢眼的是美国2010年第四季度GDP数据以及就业数据改善。美国商务部1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GDP年比增长3.2%,好于第二季度的1.7%和第三季度的2.6%。更令人高兴的是,与去年11月的高达9.8%相比,去年12月美国失业率下滑至9.4%,今年1月失业率进一步下滑至9%,成为1958年以来降幅最大的两个月。

  虽然美国经济持续回暖,但这并未给美国房地产市场带来多大裨益。最新标准普尔/凯斯—席勒房屋价格指数显示,房价连续6个月下降,全美20个主要城市去年11月的房价较前年同期下降1.6%。联邦住房金融局的房价指数也显示,在过去一年里房价呈现同样走低的趋势。这预示着,到今年春季,美国房价可能达到2009年4月以来的最低点。

  “房地产市场的数据好坏不一,”沃顿商学院房地产学教授苏珊·华彻特表示。部分数据显示房地产销量上升,而另外一些数据则显示房价依然停滞不前。不过,疲软的房地产市场应该不会对经济造成太多额外的影响,因为该有的影响早都已经显现了,例如,新屋开建数据就应该不会再进一步下跌。

  全美房价,包括波士顿、华盛顿、拉斯维加斯等大城市的房价今年预计将进一步下降,全美房价今年可能下跌5%到20%,专家预测说房地产市场的复苏最少也要4到5年的时间。房地产数据公司的最新报告显示,美国1月房屋止赎个案数量较上月上升12%。

  美房地产市场暂难翻身

  在房地产抵押贷款改革之后,贷款利率会进一步上升,为控制风险,相关贷款机构对贷款条件会要求更严,这样可能使想买房子的人买不起房子,从而进一步拖累低迷的房价。

  2月11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在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研讨会上指出,当前美国房地产开工状况并不景气,库存房屋不可能快速实现市场出清,房地产市场复苏尚需时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分析认为,失业率较高、穷人仍然买不起房是美国房地产难以复苏的原因。而美国经济并非像数据显示的那样繁荣,更多的是在各种刺激下的表现。“奥巴马政府在圣诞节前宣布了延迟减税时间的政策,这又是一个刺激方案。美国第四季度消费增长4.4%就是减税延期的刺激效应。”

  她谨慎地表示,现在说美国经济繁荣了还过早,要看今年2季度以后的数据。美国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席勒同样对美国房地产和经济并不乐观,他上月甚至指出美国经济仍不排除二次探底的可能。

  此外,不断加大的财政赤字压力也成为美国经济前行的阻力。伯南克表示,国会应当建立一套长期计划用以控制联邦财政赤字。有数据显示,美国财政赤字将在今年达到1.5万亿美元。巴莱克资本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迪安·马克认为,不断加大的财政赤字将伤及各界对美国金融市场的信心,国会需要采取措施加以应对。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马克·盖特勒表示,尽管美联储推出了6000亿美元的二次量化宽松政策,但与3.7万亿美元的财政预算相比,这仍是“相对较为温和的政策”。“在巨大的财政难题面前,国会不得不做出一些应对之策。”他说,应当给予国会一个固定的期限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把“枪口”转向美联储。

  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弗兰克林·艾伦担心,美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制定出解决庞大联邦预算赤字的长期计划。“如果我们还不赶紧制定计划,这将成为一个潜在的严重问题”,艾伦指出。目前,美国政府主要通过出售政府债券来弥补赤字,而中国是最主要的买家。但艾伦预计,一旦投资者意识到这种方式并不能永久持续下去,债券价格就会下跌,从而推动美国和其他国家利率上涨,最终拖累经济增长。“我认为长期利率将开始走高,而美元则将开始走低,之后通胀会攀升。不过,出现这种状况的具体时间现在还很难预测。”

  也有观点认为,美国债务问题尚未严重到紧迫的地步。毕竟美国国债价格仍旧表现良好,这显示出市场并未发出迫使美国国会削减开支的信号。最新数据显示,9日美国基准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扬至3.65%,但仍低于过去10年5.25%的平均水平。伯南克9日则对大幅削减政府开支提出警告,称美国经济复苏依旧脆弱,现在削减开支会损害经济增长。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