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郎弃欧元“大船”而去

2015-01-20 08:03:1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张庭宾

  在瑞士央行看来,国家利益比言而有信重要得多。

  去年12月还信誓旦旦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欧元对瑞郎1.20下限的瑞士央行,在1月15日突然打破维持了三年之久的瑞郎与欧元的联系汇率,宣布放弃维持欧元对瑞郎1.20汇率下限;同时降息,将活期存款利率从-0.5%降至-0.75%,将3个月Libor目标范围降为-1.25%至-0.25%。此外还调高了对商业银行存入该央行的存款的收费。

  此震撼性消息公布后,欧元、美元对瑞郎暴跌,欧元对美元大跌,黄金大涨。多家外汇投资商蒙受巨大损失。

  其实,从逻辑上讲,瑞士央行的这一行为非常合理。在去年11月30日瑞士黄金公投被否决后,此举已在所难免。

  瑞士之所以发起黄金公投,主要是因为2011年9月瑞士实施了瑞郎挂钩欧元的外汇政策,这对保持瑞士出口部门的竞争力是必要的,但它的副作用是由于欧元贬值、瑞郎内在价值相对上升,会有越来越多的国际资金买入瑞郎,瑞士央行为了维持欧元瑞郎的联系汇率,则不得不买入大量欧元成为外汇储备。瑞士央行外汇储备已从2011年中的2000亿瑞郎攀升至5000亿瑞郎(其中,欧元占外汇储备的45%)。这相当于瑞士GDP的70%。如果瑞士央行用这些外币买入实物黄金,是上佳之策,瑞士全民公投是一次迫使瑞士央行这么做的努力,但是失败了。

  黄金公投失败后,瑞士央行必须找到办法避免外汇储备进一步增长。特别是在2014年12月更是环比猛增了324亿瑞郎,即7%。最近欧洲央行即将推出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MT),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显示,瑞郎/美元空头头寸规模创2013年中以来最高纪录。这让瑞士央行对这些投机者动了杀机。

  欧元的疲软是令瑞士央行放弃联系汇率的主要外部原因,欧元对美元如今已最低跌到1.1460。而原因是自2010年欧债危机以来,虽然欧洲采取了三轮救市措施,但并没有解决欧洲根本的问题——即核心国家和边缘国日益拉大的竞争力鸿沟。即欧债危机后,虽然经过对希腊的两轮救助,LTRO(欧洲央行对商业银行极低利率贷款)救助,最后采取了使用OMT(如果某国出现债务危机,国债收益率飙升到触发点后,欧洲央行即刻印钞购买该国国债)的恐吓,才暂时稳定了局面。但根本问题并没有解决。

  自2014年以来,美国在度过金融危机后,竞争力再造已获成效,经济复苏更加强劲。但欧洲却疲态尽显,虽然采取了负利率,且欧元对美元自2014年5月以来已最大贬值了18%,但这并没有给欧洲经济带来良好复苏,CPI在12月更是下降到了-0.2%。此外,与俄罗斯的交恶,法国遭遇恐怖袭击,也给欧盟的未来预期蒙上了阴影。

  这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国际资金从欧洲流入美国,据IMF统计,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欧元在全球储备货币币种结构中占比从28%降至22.6%。而希腊问题随着其激进左翼联盟可能在1月25日的大选中胜出,再一次蒙上阴影。

  至于欧洲央行即将实施的OMT,欧洲央行很快就会发现,威胁时用OMT其实比正式实施OMT效果要好得多。而OMT一旦要实施,欧洲的矛盾就会再次暴露出来——救助谁,谁承担成本?这会导致欧盟内部的争吵超过对外部投机者的威慑。

  这还不是欧盟最坏的情况,现在石油价格下跌、乌克兰局面缓和,是相当有利于欧洲的。如果春天以后乌克兰危机升级,石油价格大涨,欧洲经济将更加糟糕。因为危机国石油储备较少而会使其与核心国的鸿沟更加扩大。

  这是瑞郎不愿再与欧元捆绑、而抛弃欧元这艘大船的原因,尽管这意味着瑞郎在国际外汇海洋中将面临更大波澜。

  抛弃了欧元的瑞郎将会对瑞士制造业造成更深煎熬。

  (作者系本报特约主笔)

关键词阅读:欧元 大船 瑞士央行 OMT 欧洲央行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