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银行衍生品隐患 比希腊危机更麻烦

2015-07-21 07:16:19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张庭宾

  在希腊危机暂时告一段落后,欧元区更麻烦的事来了:欧元区最重要的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面临严重的信任危机,而且危机不断在加重。

  2014年4月,德意志银行被迫提高一级资本15亿美元,以支持它的资本结构。1个月后,流动性问题继续困扰德银,于是其宣布了80亿欧元的股票销售计划,折扣高达30%,此举让财经媒体大跌眼镜。今年3月,德银未能通过银行业的“压力测试”,并被给予严厉警告;4月,德银在美国和英国监管当局关于其LIBOR操纵的联合指控中认罪,背上巨额罚款——21亿美元需要支付给美国司法部。5月,德银的联席首席执行官安舒·詹被董事会赋予新权力能够支配巨大数额的资金,而这种权力往往在危机时刻才被赋予。6月5日,希腊没能按时支付IMF本息,对德银有着很大影响。6月7日,德银的两位CEO宣布离职。6月9日,标准普尔降低德银评级至BBB+,距离“垃圾”级只有三个缺口,而最新的BBB+级甚至低于雷曼崩溃前的评级。

  这显然不是一个健康的银行应有的状态。据悉,德银的问题在于其传统的零售银行业务不是利润中心。为了保持利润,德银被迫进入风险较高的资产类别。目前,德银坐拥超过75万亿美元的衍生品赌注——数额比德国GDP大20倍。JP摩根在金融衍生品上的5万亿美元风险敞口已是惊人,但却被德银一击秒杀。

  75万亿美元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要知道在金融危机之前,全球金融衍生品的总额才500多万亿美元,其中,次贷衍生品的总规模也就40万亿~50万亿美元。现在全球金融衍生品总规模大约在700万亿美元。换言之,德银的金融衍生品占到全球的1/10。一个次贷衍生品泡沫就令美国金融体系崩溃,如果德银的衍生品泡沫被引爆,至少这个银行就很难再存在了,而它是德国最主要的商业银行,这对以德国为核心的欧元区金融体系的冲击力度也是不言而喻的。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德银75万亿美元衍生品的具体结构,但一般而言,金融衍生品的主体是利率产品,利率低则持有成本低可以赚钱,如果利率上涨,当持有成本超过了其承受能力后,就意味着雪崩。鉴于欧元区发行的衍生品很有限,可推测德银购买的主体是美元利率衍生品,如果美元加息,只要加一点点,德银的危机就可能因为衍生品规模过于巨大而被引爆。

  德银为什么会买入这么巨大的美元金融衍生品?这不得而知。但显然,美国金融机构在金融危机后,成功地将这一大批金融衍生品转嫁给了德银等欧洲金融机构,即再次把“特洛伊木马”成功地塞到了欧元区的肚子里,甚至是心脏里。

  欧元危机的起源,就是当年高盛与希腊合谋做假账,把第一个“特洛伊木马”塞进了欧元区,在2010年4月引爆,迄今已经造成了欧元区直接损失上千亿欧元。而德银的这个“特洛伊木马”比希腊假账只大不小,而且发作点在欧元区真正的结合部——商业银行体系上,此前欧洲央行救市的LTRO(长期再融资计划)就是通过商业银行体系运行的,在欧洲财政没有一体化之前,商业银行体系对欧元尤其重要。

  德银的衍生品“特洛伊木马”事件再次证明了欧元区的软弱性,以及欧洲和美国千丝万缕的联系,可谓破绽处处,几乎对美元进攻势头不设防。对此,投资者要有所准备。

关键词阅读:德银 特洛伊木马 欧元区 金融衍生品 压力测试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