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加息与人民币地位

2015-09-23 17:53:58 来源:金融界网站

  美联储于北京时间9月18日凌晨发表声明, 维持0-0.25%基准利率不变。这让一部分市场参与者很高兴。不过,由于多数专业投资人已经为美国加息或者不加息都做了准备,所以市场情绪没有太大变化。

  美联储不加息了,从金融的角度讲,就是以利息表示的货币资本回报率还没有回升的稳固基础。这会影响到美元的地位吗?有人认为,美国的经济地位影响美元的地位。在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主导货币的早期,根据因果关系中的“大项”(major factor),这个观点可以认为是成立的。所谓“大项”,是指在众多影响因素中发挥最大作用那个,可以认为这个“大项”因素决定了结果。而在国际货币体系的成熟期,“大项”是市场信用的稳定和交易结算的基础环境。那么,只要美国是市场秩序和市场信用的维护者,美元的地位就会比较稳固,并不随美元利率和美元汇率的变化而变化。

  周五凌晨2点,美联储FOMC结束为期两天的议息会议后发表声明,继续维持原有基准利率水平不变,符合市场大多数人的意见。虽然符合大多数人的预期,但由于这是美联储9年多来首次有关加息的表态,其意义非同小可,因此也引起近一个月市场的巨大波动。甚至有些著名投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开玩笑说:这次我万一判断错了,会不会被炒鱿鱼?

  究竟美联储现在加息对世界经济尤其是新兴经济体有利还是暂缓加息有利?粗看市场的反应好像这不是问题,当然暂缓有利哦?暂缓加息,美元下挫、其他货币上涨,大宗、原油、贵金属等大宗商品得以喘息。然而各国的央行行长、财长们却惨了,已经做好的应对措施无效,延后加息又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样的变数,难做啊。

  要知道,按照经济规律来分析,加息带来的阵痛和影响经过约半年的时间消化后也就慢慢恢复了,对行长、财长们而言,反正早晚都是一刀,那长痛不如短痛。靴子举在半空中不知何时落地,能把鬼憋死。

  美国经济复苏和美元资本回报率回升没有达到之前的预期,是否意味着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会上升呢?根据“大项”逻辑,人民币的国际货币地位并不会因此而得到显著提升。美元经济区的经济表现,并不是人民币能否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有更好表现的强相关因素——即我们说的“大项”因素。当前对人民币有“大项”意义的是可使用度,也就是人民币是否成为普遍可使用的货币,其他国家的居民愿不愿意用它来交易、结算和投资。是否有足够的市场基础设施、市场工具和市场信用,是支撑可使用度的因素。

  中国的经济规模、人民币资本回报率、具体的汇率和利率,并不是“大项”因素。“大项”因素是汇率和利率的形成机制。8月11日之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是在理解了国际市场机制情况下的选择。在此之前的IMF评估中,影响人民币进入SDR的因素并不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问题,而是非市场化管理。

  此外,目前人民币也在通过新的投资机构和投资计划,扩大人民币投资交易的地理范围。有人将中国的这些举措对比美国的马歇尔计划。不过仔细比较历史,就会发现,马歇尔计划的投资对象选择标准和战略结盟规则是不一样的。

  上周五凌晨,美联储宣布暂不加息。虽然结果符合多数专业机构和市场人士的预期,但仍让全球金融市场产生一些波动:美元指数下跌,黄金上涨,美股则走出了先涨后跌的行情

  美联储决定暂不加息的原因主要可能有两点:

  一是美国通胀下行压力较大,8月未季调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年率增长1.8%,市场预期1.9%,不及预期。没有达到美联储2%通胀率的目标,这也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低迷有关。二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尤其是中国增长放缓及引发的金融市场波动。

  其实这两个因素都来自于外部,美联储担心这些偏负面的国际因素限制美国经济增长,所以不敢贸然加息。

  美联储的一举一动,不仅牵动全球金融市场,还会波及楼市。由于货币政策与楼市关系较大,笔者探讨一下美联储推迟加息可能会对中国楼市产生的影响。

  2008年9月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主要经济体都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但2010年后中国与发达国家的步调出现差异。2008年后,我国的货币政策经历了“先松、后紧、略松、平稳、更松”五个阶段。

  去年11月以来,央行重启降息进程,成为推动今年楼市复苏的重要力量。考虑到今年上半年GDP增速已降至7%,且7、8月份主要数据未达预期,仍存财政政策加码及降息降准的可能。

  再来分析美国加息与中国货币政策的关系。美国加息后,利率提高,美元会走强,这两个因素叠加,会刺激国际资金加速回流美国,对中国亦如此。

  早在去年6月,我国外汇储备接近4万亿美元历史高点后,就开始减少,至今年8月末已降至3.55万亿美元,资金外流持续一年多,这在过去十几年是没有过的。虽然我国房地产领域的投资性外资规模并不大,但外资流出会对国内货币供应形成负面影响,从而不利于楼市。

  或许有人会问:去年7月以来外储持续减少,但楼市反倒复苏了,为什么?实际上,楼市复苏因素多元而复杂,外储变化只是一个较小的因素。况且,今年以来连续降准降息,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对冲外资流出带来的冲击。所以,过去一年,我国广义货币增幅并未下滑,仍维持在13%上下。

  美联储加息后,人民币可能相应走弱,人民币兑美元有贬值压力。今年8月11日和12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大贬近4%之后,曾一度引发国际金融市场震荡。其后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趋于平稳,还略有升值,这与官方出手稳定市场分不开。

  从美联储加息大趋势来看,人民币兑美元仍存贬值压力。从中国经济形势来看,若想真正好转,还要看出口表现。

  人民币贬值,总体上不利于房地产市场。国际资本进出我国房地产业的资金规模不大,这点不必过忧。值得关注的是,我国机构与居民拿着人民币去国外投资房产,近几年已经形成一股潮流,当前流出规模并不大,但如果这股潮流越来越热,自然会分流原本可能投资国内房产的资金。

  只要不发生人民币的大幅贬值,短线与中线影响对冲之后,总体上对于楼市的中线影响相当小,对此不必深忧。

  最后,再回到美联储暂不加息的话题。无疑,这对于中国的货币政策和楼市来说都属于短期实质性利好。今年四季度,楼市还将继续保持回暖势头。从最新的期货市场定价判断,美联储在下次会议上加息的概率是41%,而12月将高达64%。不过,也有观点认为要推迟到明年。

  既然9月议息会议中加息的“拦路虎”是美国通胀低于2%和新兴经济体经济疲软。我们不妨继续观察这两个“拦路虎”何时才能让路。

  机构来源:外汇通

关键词阅读:美元 加息 人民币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