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后全球货币宽松政策再起 投机资本豪赌新一轮竞争性贬值

1评论 2016-03-07 07:37: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植 感谢300643

G20后全球货币宽松政策再起 投机资本豪赌新一轮竞争性贬值

  导读

  “其实,上周央行一直在干预汇率稳定人民币汇率。”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表示,尤其是近期央行重新启动调控人民币中间价的方式,令投机资本难以大胆押注人民币贬值。

  尽管近期全球金融市场趋于平稳,但作为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的张刚依然不敢掉以轻心。“投机资本很可能突然卷土重来,搅得外汇市场不得安宁。”

  尽管G20会议达成了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的共识,但随后欧洲、日本央行依然向市场传递进一步扩大货币宽松政策的信号。

  “坦白说,投机资本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一家欧洲对冲基金经理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不少投机资本开始增加以欧元日元作为融资货币的利差交易规模,意在借助欧洲、日本央行扩大负利率政策机会,进一步沽空欧元、日元套利。

  这位欧洲对冲基金经理直言,不少对冲基金经理未必相信各国能协调货币财政政策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而各国通过各自为政采取新的货币宽松政策,也未必能阻止货币竞争性贬值。

  宽松货币重回“各自作战”时代?

  G20公报称,各国将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货币、财政和结构性改革政策,并就外汇市场密切讨论沟通,避免竞争性贬值。

  但是在G20会议结束一周内,除了中国央行降准外,欧洲央行与日本央行也先后暗示将进一步执行货币宽松政策。尤其是市场预期欧洲央行3月10日将再次降息10个基点,令存款利率降至最少-0.4%,还有50%可能进一步扩大QE规模。

  这令不少投机资本摩拳擦掌,准备借着欧元扩大货币宽松政策掀起新一轮货币贬值潮。

  多位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欧、日央行传递进一步扩大宽松货币政策信号后,以欧元、日元作为融资货币的利差交易再度活跃起来,不少对冲基金“免费”拆入欧元日元,将投资规模再扩大了2-4倍,转而投资美元资产。这种做法的目的,就是趁着美元4月加息预期升温引发更大的美元需求,“引导”欧元日元汇率大幅贬值,以此撬动新一轮货币竞争性贬值,从中沽空套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近期对冲基金经理对G20会议内容有了新的解读:G20会议更多强调各国如何协调政策促进全球经济发展,未必对外汇市场波动给予明确的解决方案与协调机制。

  “这其实给投机资本新的货币沽空机会。”张刚直言。他甚至认为,尽管G20达成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的共识,但某些国家仍可能采取独立的货币宽松政策,默许本国货币大幅贬值。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原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此前表示,汇率是受到利率影响的,即便在利率市场化的欧美成熟金融市场,很多国家央行可以通过调整基准利率,间接影响本国货币汇率波动区间,实现提振经济的目标。

  张刚认为,若各国央行采取各自为战式的货币宽松政策,投机资本反而拥有了各个击破的实际。“即便有些国家采取宽松货币政策未必真的是引导货币贬值,但投机力量也能借机炒作,沽空货币套利。”近期不少投机资本与对冲基金开始大手笔利用利差交易押注欧元日元汇率大幅贬值,就是基于这个想法。

  但人民币似乎成了例外。尽管上周央行突然降准,但人民币汇率相当坚挺。

  “其实,上周央行一直在干预汇率稳定人民币汇率。”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表示,尤其是近期央行重新启动调控人民币中间价的方式,令投机资本难以大胆押注人民币贬值。

  她认为,中国央行此举无非向市场表明,中国有能力确保自身宽松货币政策不会向全球传递溢出效应,尤其是人民币大幅贬值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

  3月3日,央行转载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文章称,2月人民币汇率走势更多体现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和参考一篮子货币的特征。今后中间价将继续呈现“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特点,比较好地兼顾了市场供求指向、保持对一篮子货币基本稳定和稳定市场预期三者之间的关系。

  “这意味着,央行的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可能不会全面遵循市场交易报价,而是借鉴一篮子货币的汇率稳定,以及市场稳定情绪。”他直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最近对冲基金界还流行着一个新观点,即G20会议后,各国协调货币政策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的行动已经悄然开展,比如美联储可能适时放缓降息节奏,给欧洲、日本等国家执行独立的宽松货币政策并稳定本国货币汇率,创造了一定的操作空间。

  负利率之“殇”

  各国若要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另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尽可能缓解负利率政策越来越烈的趋势。

  “其实,负利率政策一直被市场认为是引导货币竞争性贬值的重要货币政策工具。”张刚认为。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欧洲、日本央行延续扩大负利率政策,连存在加息预期的美联储近期对负利率政策突然产生了兴趣。在1月底的美国银行业压力测试中,美联储特意加入了负利率场景。

  在多位对冲基金经理看来,尽管美联储采取负利率的概率很低,但这也是迄今为止美联储将负利率视为可行选项的最明确信号。

  张刚坦言,尽管很多国家考虑使用负利率,主要是为了刺激通账,但实际效果可能事与愿违。一方面负利率令银行业利润收窄,造成金融市场动荡新隐患,另一方面也令信贷活动降温,不利于经济复苏与通账上升。更重要的是,一旦负利率并没有起到预期效果,投机资本又能借助国家经济衰退题材大举沽空货币套利。

  以日本为例,负利率政策已经导致日本银行间借贷规模大幅缩水,截至2月25日日本银行间拆借余额暴跌79%,至4.51万亿日元的历史低位,开始影响本国经济活动与经济复苏。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里奥认为,在通缩环境下,包括负利率等宽松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拉动效应,远远没有通账环境有效。

  斯蒂格利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全球应采取更积极的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尽可能减少宽松货币政策给全球带来的溢出效应。

  然而,全球要协调制定统一的财政刺激政策促进经济发展,绝非易事。“他们最担心的,是一旦财政刺激政策未必达到预期效果(即经济好转与结构性改革富有成效),反而会陷入更大的财政赤字危机,到时投机资本又能肆无忌惮地掀起新一轮货币沽空潮。”张刚表示。

关键词阅读:投机资本 宽松货币政策 QE 货币网 货币汇率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