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厦将倾 唯一增长的是债务

1评论 2016-06-11 08:33:12 来源:凤凰网 感谢300643

邀请好友送豪礼!185元红包等你拿! 基金商城1折起购

  无论媒体向你灌输什么,事实是经济不在增长,并且已经停止增长数年,唯一增长的是债务。

  两个月前,荷兰曾经进行了一个有关欧盟和乌克兰准入盟协定的公投。较新的荷兰法律表示公投中的很多签名可能是被他人所“强迫”的。投票之前,投票时,特别是投票之后,该公投的重要性一直被荷兰政府和欧盟所弱化。这其实是一种不打自招的做法。其他国家之后要求进行类似公投的呼声正是因为政府和欧盟这种态度。

  荷兰公投对欧盟和乌克兰的协议说了不。虽然参加公投的人数刚刚达到法定门槛,但是大部分投票的人表示都不赞成这样的协议。该公投让荷兰首相Rutte处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他无法忽视荷兰人民的选择,当然至少是公开场合下。欧盟无法批准这一协议,而荷兰在7月1日前仍然是欧盟轮值主席国。欧盟将于6月最后一个周末就这一话题召开会议。Rutte依然负责欧盟的相关事宜,一切都在等待6月23日英国退出欧盟公投的结果来做决定。

  尽管荷兰公投结果反对该协议,但是布鲁塞尔正在疯狂的寻找让协议通过的办法。布鲁塞尔很有可能做出某些妥协。Rutte会一方面表示尊重公投的结果,但是同时另一方面执行公投所反对的协议。

  欧盟宣称其他27个国家正式批准了该协议,投反对票的荷兰人们不应该阻止这一协议。但是欧盟没提到的确是其他27个国家的人民没有机会对此进行投票。想象一下,如果28个欧盟国家在6月23日同时进行退出欧盟的公投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布鲁塞尔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没有什么比人民积极参与到政治事件中更吓人的事情了。

  这一切仅仅是西方世界趋势的一个简单展现。没有人能准确的对这一趋势进行解读。对很多人来说,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像荷兰人民这一公投。但是这些都不存在政治因素,或者至少政治解释不了这些事情的发生。

  在美国,出现了特朗普和桑德斯。在英国,退出欧盟公投显示人们不希望为一些东西进行投票,而是反对现在的政治理论。在意大利,五星党的参选人将可能成为罗马市市长。

  整个欧洲,传统政党的民意支持率处在历史最低点。这在英国退出欧盟公投这件事上非常明显,但是当你仔细观察后你会发现一切都是相同的主题,任何在位者说的话都可以被用来作为反诘他的武器(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传统媒体的宣传力量正在快速下滑).

  体系的崩溃不意味着人们转向了右翼,尽管这是一个选择。这意味着人们在现有存在的渠道外徘徊。任何自称自己处于体系之外的人们都能获得同情,选票和权力。无论他们是左还是右。此外他们相同的的地方在于,他们都是反现有政府的。

  如果想明白发生这一切的原因,我们必须从经济方面寻找答案,或者是从崩溃的经济里寻找到答案。特别是在西方世界,一个之前非常富裕的世界,政治和经济体系是无法分离的。正如Hazel Henderson的明显,经济永远都是伪装了的政治。

  传统媒体所宣传的政治化经济体系的组织体系看上去像一个内生的寄生虫。一个存在缺陷的三方统治体系。

  随着经济不可避免的崩溃,政治部分也无法在支撑。这就是现在西方世界所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西方传统政党已经出局或将很快出局。因为,传统政党代表着人们认为已经崩溃的经济体系。他们代表着这一经济体系,因此他们也无法幸免于难。

  当然,三方统治体系试图维持经济仍然良好,增长很快就会反弹的假象,但是事实是这不仅仅是经济衰退周期中的另一场衰退而已。或者这至少是一个非常长期的周期,正如康德拉季耶夫于1925年提出的“长波理论”那样,即使这样听上去比较乐观。但是这一体系已经破损,无法被修复。一个新的体系未来最终会出现取代这一就体系。但是。。。

  像欧盟这样的组织,即使是诞生了全部超国家的企业的美国,北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任何你可以想到的组织,他们的存在都依赖与一个可以增长的经济。全球化的努力其实就是中心化。但是经济已经崩溃。这一切都会出现反转,即使一些非常强大的势力努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无论媒体试图向你灌输什么,正如所有的经济数据都100%的受到操控一样,事实是经济不在增长,并且是已经停止增长达数年。唯一增长的是债务,但是你是没办法借来增长的。

  你可以对这一情况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提出看法,无论是自尼克松于1971年宣布金本位开始还是克林顿于1998年废除格拉斯-斯蒂格尔法开始。

  一切都不再重要,历史已经过去。对于我们来说能做到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认清这一体系的崩溃是不可逆转的事实。这是有困难的,因为我们成长于体系中并对体系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但是我们没有很多时间去浪费。

  大厦将倾,从美国名义债务和名义GDP增长走势图中我们就可以轻易的发现。

图:1950年至2010年,美国名义债务(蓝色)和名义GDP增长(红色)走势图

  这才是你所真正需要知道的。这才是打破体系的罪魁祸首。这很简单。即使人们从债务增长中获得了好处,这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用债务代替了经济增长,因为这是维持政治化经济体系发展假象的唯一办法。这也是当权者保持权利的唯一办法。

  这就是危险所在。危险不仅仅在于大量的西方人将变得比现在还要贫穷,他们还将不得不见证他们身处的政治经济体系演变成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时的样子(法国路易十六的皇后,被称作“赤字夫人”).

  精英阶层不会让这一切轻易发生。他们将会拼死保护他们当前所享有的一切。这才是我们(包括他们)面临的最大威胁。认清当前的事实才是明智的选择,而不是试图明白别人希望你认为的事情。结果很严重:游戏时间最终会结束的。精英阶层已经准备好并肯定会残忍的牺牲你和你的孩子。因为这是他们保持他们现有一切的唯一方法。他们掌握着他人的命运。

  对很多人来说理解上述的一切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市场可能从明天早上就开始崩溃。等待这一切发生不是你最好的选择。

关键词阅读:公投 1950年 康德拉季耶夫 债务 政党

责任编辑:左元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