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道路终极对决:是特朗普领先?还是希拉里舞弊?

1评论 2016-10-22 13:21:34 来源:扑克 作者:股风机帝都组 第二只10倍股在这里!

美国道路终极对决:是特朗普领先?还是希拉里舞弊?

  作者:股风机帝都组 首发于 股市风险与机会研究,ID:stockriskoPPortunity

  摘选

  两党的选民在2016年大选的基本情绪和取向是对建制派的否定,抓住这个,就抓住了2016年大选的基本脉络。

  希拉里竞选团队在内部通报中清楚承认自己是落后的,但对外媒体上讲的却是特朗普落后。所以希拉里如果要胜出,就必须仍然依靠舞弊,正像她2008年对奥巴马(虽然最后仍然输了),2016年对桑德斯曾经做过的那样。

  在2016年选举过程中显得最没有存在感的现任总统奥巴马,反而成为了影响最终结果的最大砝码。一言以蔽之,如果希拉里赢得竞选,奥巴马在党内将迅速丧失影响力。因而,于公于私奥巴马都没有其他选择。至于说党内团结,2016年就不要谈什么党内团结了,当然也并不是只有美国是这样。

  建制派的整体政治纲领越来越不适应时代的需求和人民的呼声,被历史抛弃是迟早的事情。事实上很多人对今年上半年发生的英国脱欧感到意外,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世界形势正在发生的巨大而不可逆的转变。而主流媒体假装这样的趋势不曾发生,继续在美国大选问题上误导大众。邮件门爆出来内容,像万花筒一样直观得再现了建制派是怎么操纵媒体,怎么谋划以及怎么行动的。但说到底,搞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1、过去经验可能失效,提出分析今年美国大选的整体框架

  2016年美国大选终于接近尾声,跟之前的多届总统选举相比,本届可以说是斗争最激烈、变数最大、最难把握的一届。国人对美国大选通常关心的角度包括:

  ①政治方面,主要的关切在于美国对外政策的走向,尤其是对华战略选择;

  ②经济方面,有悬念的是美国对外贸易、金融和投资相关政策;

  ③再就是美国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变化,以及对国外的影响。

  但是,在缺乏一个更为整体的框架的条件下,直接去回答这些具体问题是困难的,而过去的很多经验在今年都有失效的可能。所以,我们有必要提出一些分析今年美国大选的整体框架,以求解释尽可能多的已经发生的事实,并对将来形成预测力。

  对美国的分析可以分为很多层次,当前媒体热议的大多属于底层的问题。如果从顶层来看,我们要解决本次大选的定位问题,即它提出了什么问题,试图解决什么问题,尤其是中长期、结构性的问题:

  ①比如如何评价奥巴马八年来执政的绩效,涉及到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应对举措是否得当,是否可以作为美国长期坚持的策略?如果不是,是否需要从根本上做出改变?

  ②如果从更长时间尺度来看,本次大选提出了,冷战之后以北美自由贸易区为代表的美国经济全球化的方向是否可以作为基本国策坚持下去,还是要否定和放弃?

  ③在对外政策方面,克林顿、小布什奉行的对外干预的新保守主义,是否要放弃?美国在战略上是否进行大幅收缩等?

  ④事实上,在顶层方面的政策变动的可能性是巨大的,而且有实质性内容。在人事上,这意味着克林顿家族和布什家族的政治遗产到底是要彻底摒弃,还是要继承?

  针对大选的基本问题,两党的候选人提供了各种政策组合和路线选择。这里回顾梳理一下不同候选人政策主张的实质是什么:

  民主党方面,桑德斯作为一匹黑马,向志在必得的希拉里发起挑战,并赢得了相当广泛的支持,从事后民主党全国选举委员会泄露出来的档案来看,希拉里最终是通过舞弊的方法才取得了对桑德斯的胜利,而桑德斯和希拉里的政策区别,就是希拉里是现行制度的维护者和捍卫者,而桑德斯是一个否定者。用通用的政治术语,桑德斯是民主党内的反建制派,而希拉里是建制派。

  共和党方面,特朗普也是作为一匹黑马杀出,早早地淘汰了建制派的双保险候选人,杰布·布什和卢比奥,并在后期无争议地胜出了茶党运动的代表人物克鲁兹。

  所以从两党初选的情况看,两党的选民在2016年大选的基本情绪和取向是对建制派的否定,这个共同点是非常清晰的,差别仅在于到底是从哪个方向进行否定。抓住这个,就抓住了2016年大选的基本脉络。

  2、反建制派在总人数上占优,建制派在组织上占优

  选举基本面的变化使得传统的政治框架不再适用,各种政治力量和选民群体随之出现了分化组合,比如桑德斯的基本选民要不要支持特朗普,共和党的建制派要不要改投希拉里?后者投希拉里的迹象是非常明显的,前总统老布什、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和麦凯恩都表达了不支持特朗普的态度。而桑德斯方面,因为桑德斯最终投靠了希拉里,他的基本选民投特朗普就变成非组织行为。因此,到了大选阶段,情况就变成了反建制派在总人数上占有优势,但建制派在组织上占优。

美国道路终极对决:是特朗普领先?还是希拉里舞弊?

  (图注:前总统老布什抛弃了本党候选人,这在战后美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经过两党党内的初选,今年大选的基本格局就已经确定,后面就只是在基本格局之上做一些边际上的微调。初选形成的格局是趋向于反建制的,也是对特朗普有利的。大选阶段两个候选人采取的策略都是,动摇对方的基本群众,试图使基本格局导向对自己更有利。

  特朗普方面的看点是:

  他并没有因为大嘴得罪过拉丁裔而受到太大影响,他反对非法移民的立场反而获得了大量拉丁裔合法移民的支持;

  他还成功获得了黑人宗教界的支持,使得在上两次选举中以压倒性比例支持奥巴马的黑人群体在本次大选中不可能以同样高的比例支持希拉里。

  这样这两大传统支持民主党的基本力量都很难成为希拉里这次胜出特朗普的希望所在。如果考虑到蓝领白人这个传统支持民主党的力量在希拉里的建制派立场下正大量流失到特朗普阵营,希拉里的选举处境就非常险恶了。

  在这个情况下,希拉里可以做的:

  首先是打女性牌,借助特朗普的脏话门,强化在女性选民上的优势;

  另外她希望达成反制效果的策略,是共和党的建制派能够把共和党的基本盘整体吸引过来。实际上第二次电视辩论前后,以脏话门作为引子,很多曾经支持过特朗普的共和党高层人士都叛变过来。这时候需要考虑的是,因为特朗普的所谓个人品行因素,共和党保守派到底能够被拉过来多少人?实际效果其实非常有限。因为相比于谁当总统,对意识形态问题特别敏感的共和党保守派基本群众更为看重的是谁当大法官,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希拉里上台再指派几个自由派大法官,所以他们并不会轻易抛弃特朗普。

  这样经过互有攻守之后,形成的新的局面和初选结束时候相比,没有大的变化,仍然是特朗普的基本盘是大于希拉里的基本盘,但差距并没有拉着特别大。也正由此,特朗普最终胜出的阶段,仍将是面临困难的。

  3、民调和选举面临舞弊与被操纵问题,奥巴马又会站在哪一边?

  当然,在这里我们对双方候选人基本盘的估计,和媒体和民调呈现给公众的是不符的,原因是美国选举制度存在系统性漏洞,有着大规模被操纵和舞弊的空间。从希拉里的邮件门透露出的邮件信息看,希拉里竞选团队在内部通报中清楚承认自己是落后的,但对外媒体上讲的却是特朗普落后。事实上,他们长期单方向在媒体强化自身优势和进行舆论引导,确实可以对选民的最终选举倾向造成若干百分点的变化,但问题是拉回几个点以后大概率仍然不够翻盘。所以希拉里如果要胜出,就必须仍然依靠舞弊,正像她2008年对奥巴马(虽然最后仍然输了),2016年对桑德斯曾经做过的那样。

  除了以上总体选民的情况,因为美国大选是按州赢者通吃的选举人票制度,所以最后的胜负还是取决于在每个州结果的累加,尤其是取决于在摇摆州的表现。从大的摇摆州来看,在佛罗里达和俄亥俄,希拉里胜出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但在其他次级摇摆州,如宾夕法尼亚、北卡罗莱纳她可能还有机会,这也是这些地方近期频发激烈的暴力活动的原因。看起来除了舞弊行为以外,特朗普还要准备迎接暴力。到时候,特朗普支持者多的优势能否发挥出来,能否转化为政治决心,在对方使用暴力的时候,能否有效地反制。特朗普在竞选纲领中倡导的“法律和秩序”在竞选过程中会不会因此反而束缚住自己的手脚,就需要看他的斗争意志和斗争智慧了。

  由此看来,选举舞弊必然导致选票的争议和竞选结果的僵局。而如何解决僵局,就决定了谁最终当选。在2000年的总统选举中,小布什先由弟弟杰布·布什舞弊,后靠最高法院大法官以5:4优势的支撑当上了总统。为了避免出现2000年的情况,今年年初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及时得死掉了,从而使最高法院的派别比例变成了4:4,希拉里最大的威胁消失了。这样,对最终谁能当选的影响力,就落到了行政当局,具体来说就是实际掌握权力的奥巴马总统手中。在2016年选举过程中显得最没有存在感的现任总统奥巴马,反而成为了影响最终结果的最大砝码。那么,奥巴马将选择站在谁的一边呢?

  答案是,奥巴马总统将站在宪法一边。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肩负着维护联邦统一的神圣职责,要确保美国不陷入内乱甚至内战。况且出现内乱或内战对他的基本盘也不会有任何好处,因为在大家都突破底线的情况下,民主党将不会是胜利的一方。当然这个只是正面表述,奥巴马做出选择,还会有他个人的考虑。一言以蔽之,如果希拉里赢得竞选,奥巴马在党内将迅速丧失影响力。事实上,奥巴马在本次大选中也一直并未缺席,比如通过电视剧《纸牌屋》来揭露和提示克林顿家族的违法乱纪事实,给希拉里的反对派支招、下指导棋,就是他的一大发明。而希拉里在国务院期间的邮件门这个不断发酵的把柄,就更是在奥巴马完全掌控之下,能够充分左右大选的一个关键砝码。因而,于公于私奥巴马都没有其他选择。至于说党内团结,2016年就不要谈什么党内团结了,当然也并不是只有美国是这样。

美国道路终极对决:是特朗普领先?还是希拉里舞弊?

  (图注:奥巴马和希拉里之间的关系是否如此甜蜜?还是背后……)

  4、2016美国大选的实质:美国长远来看将选择什么道路的问题

  整个2016美国大选,充斥着各种低俗、下三滥的主题和议题,但我们要清楚地看到,2016大选的实质并不是这些东西。它的实质还是我们开篇提及的,美国长远来看将选择什么道路的问题。从世界潮流来看,尤其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建制派的整体政治纲领越来越不适应时代的需求和人民的呼声,被历史抛弃是迟早的事情。事实上很多人对今年上半年发生的英国脱欧感到意外,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世界形势正在发生的巨大而不可逆的转变。而主流媒体假装这样的趋势不曾发生,继续在美国大选问题上误导大众。邮件门爆出来内容,像万花筒一样直观得再现了建制派是怎么操纵媒体,怎么谋划以及怎么行动的。但说到底,搞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2016年美国大选提出了真正的问题,但是距离解决这些重大问题还差得远,特朗普的政治纲领提出了有抱负的愿景,但尚缺乏清晰的逻辑和整体的建构。大选结束后,我们将有条件来探讨未来八年乃至更长时间,美国及世界发展变化的方向是什么。而要回答这个问题,绝不可以忽视中国的影响,尤其考虑到中国也将迎来重大的政治变动,这个命题就变得愈加深沉而博大。

关键词阅读:特朗普 希拉里 美国大选 美国选举制度 对决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特朗普祭出“大动作”!油价飙升 投资者迎来交易良机?

2019-04-23 09:34:41来源:FX168财经报社

美国料彻底掐断伊朗油路 INE原油创五个多月新高

2019-04-23 09:10:15来源:汇通网

积极因素增多 人民币汇率趋稳向好

2019-04-23 04:26:00来源:中国证券报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