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朋友圈”治财阀 焉有善终?

1评论 2016-12-10 11:31:13 来源:观察者网 疫情对A股影响持股跟踪

邀请好友送豪礼!185元红包等你拿! 基金商城1折起购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马平】

  总统的下场

  朴槿惠被国会弹劾,虽然她所属的“新世界(行情600628,买入)党”(大国家党)在国会中有多数议席,但弹劾案依然以空前的高票通过(234:56),可见她已经众叛亲离。即便接下来弹劾案还要送最高法院核准,即便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多为朴槿惠和李明博(两人属同一党)任命,我估计朴槿惠最后下台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2016年12月9日,韩国国会议员表决通过朴槿惠弹劾案,朴槿惠立即被停职

  这次弹劾,对朴槿惠个人来说当然是个巨大挫折。但是对于韩国来说,不过是“总统没有好下场”规律的又一次应验。自从李承晚在美军支持下杀死国父金九,窃取政权,韩国历届最高领导人有被政变赶下台的,有离职后被清算的,有在台上被一枪打死的,还有至亲好友贪腐身败名裂的,从政治生命的角度来说,11任总统竟无一“善终”。朴槿惠被高票弹劾,也可以说是落实了历史的行程。

  从下台方式看,1988年开放民选之前,总统去职的方式往往是政变,1988年之后,总统政治生命往往以本人或亲友贪腐的方式终结。具体而言,卢泰愚(严格说也是军人独裁的延续)因贪腐入狱;金泳三的儿子收商界近百亿活动费被捕;金大中的三个儿子都因受贿入狱;卢武铉亲属和他自己都涉嫌受贿,最后被逼自杀;李明博的哥哥受贿被捕,导致李明博亲自向国民道歉。现在轮到朴槿惠了,虽然她已无在世直系亲属,却有个亲如姐妹的崔顺实搞政商勾结,操持国政,还是没有跳出“总统家庭必贪腐”的怪圈。

  虽然我一向认为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导致腐败不稀奇,但就事论事,前后6任总统都摔在同一个坑里,摔倒的姿势都一模一样,这已经不能用“资本主义本性”这种泛泛的批判来解释了。尤其是卢武铉、金大中几个从军政府时期就搞民主运动,在镇压中侥幸逃得性命的政客,他们能成为韩国总统,可以说是走上了人生巅峰,怎么看也犯不上为了几十亿韩元(几千万人民币)毁掉自己和家族的政治声誉。为什么到了青瓦台就前仆后继地去收钱呢?

  韩国无党

  在查阅一些资料后,我发现根源在于韩国的社会结构和政治体制,不是总统的家庭都缺钱,而是不收钱实在当不上这个总统。而一旦拿了第一笔钱,就没有回头的选择了。

  韩国社会的第一个特征是“无党”。这乍一听很荒谬,哪怕从1993年金泳三上台算起,韩国搞民主宪政也有23年时间了,怎么会没有党呢?

  但如果深入了解一下韩国的党派活动,可以发现,按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标准,韩国就是没有党。因为无论是哪个党,总部都说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党员——党派的入党手续非常简便,党费聊胜于无,除了选举的时候,党派基层根本不活动。当然,基层党员也没什么党内政治权力,甚至对总统候选人都没有决定权。2007年,李明博和朴槿惠争夺大国家党的总统候选人身份,党内高干指定的选举人拥有20%的投票权,党外民众有30%投票权,还有20%投票权给了舆论调查公司!留给基层党员的投票权只有区区30%而已,而即便是这30%的党员代表,也不全是基层投票选出的。可见在党总部看来,党员和党外民众区别不大。

  如此无用的基层机构,政党如何维持存在呢?答案是靠少数核心人员。即团结在一两个知名政客周围的一个小团体。朴槿惠、李明博、文在寅、即将卸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都是有资格组织党派核心机构的政客。在朴槿惠此次丑闻扩大之前,潘基文甚至都未加入执政的新世界党,就几乎被“钦定”为总统候选人,说明党员身份并没有什么意义。所谓党派,不过是为选举而生的几个私人政治俱乐部而已。

  “朋友圈”治国

  党派组织如此“简陋”,根源是政治主张很“随意”,虽然大致上可以把新世界党归为右翼保守,民主党一系称为左翼,但双方很难说有什么本质上的立场分歧,只是在大选前夕,会针对美军基地、劳工政策等敏感话题制定一些选举对策。与其说根据立场区分党派,倒不如用地域区分更明确一些——全罗道往往支持民主党,与扎根庆尚道的保守党派相抗衡。上次大选,朴槿惠在全国都取得大胜,唯有全罗道坚定地支持文在寅,支持率高达90%。而当朴槿惠个人的支持率百分比跌到个位数的时候,仅有的支持几乎全部来自她的家乡庆尚北道。韩国大选与其说是党派之争,不如说是少数精英政客“朋友圈”之间的对抗。

  韩国行政区划

  缺乏明确主张的“朋友圈”经常分分合合。比如说卢泰愚当年参与第一次大选,本来必败无疑,但泛民主派一边的金泳三和金大中不和,坚持要各自独立竞选。结果,卢泰愚得票36.6%,金泳三得票28.8%,金大中得票27%。卢泰愚以绝对少数的选票,跨过分裂的民主阵营,硬是以军政府成员的身份当了一届民选总统。一转身,金泳三就加入了卢泰愚的“民主自由党”,并借此拿下了下一届大选。

  2003年卢武铉以在任总统的身份,公开退出新千年民主党(这名字和“新世界党”一样中二),加入开放国民党,把自己原来的党派变成了在野党。这种事情在其他国家应该比较罕见。前面提到潘基文卸任回国,曾打算加入保守派系的新世界党,现在朴槿惠丑闻发酵,他很可能会用自己的“朋友圈”另组新党。风云变幻之下,现在的执政党“新世界党”和最大的在野党“共同民主党”都在十几年间换了七八次名字,每次改名都意味着一次重大的派系分裂或妥协。

  总而言之,韩国没有组织严密的现代政党,无论哪个政客上台当了总统,都无法从党派中汲取执政力量,只能用自己的私人班底管理国家,搜集关键信息。

  财阀当国

  韩国财阀势力强大,即便没去过韩国的人也应该有所耳闻。许多在中国的韩国人甚至戏称自己来自“三星共和国”,因为三星集团的业务无所不包,普通人就算一生的吃穿住行只用三星产品,也不会缺少什么。三星的年营业额占韩国GDP的20%左右,再加上其他三四家排行靠前的财阀,可以占韩国GDP的60%。如果再添几家,前十名财阀的营业额超过韩国GDP的80%,就算不在财阀旗下的企业瞬间全倒闭,韩国经济也不会受到太大的震荡。

  这些企业从建立之初,就和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第一批财阀的资产来自日占时期的矿山和工厂,李承晚政府廉价发卖这些资产,还给财阀提供优惠政策,换取他们的支持。60-70年代,朴正熙等独裁者鼓励财阀发展出口型产业,对产业升级和出口贸易给予巨额补贴和廉价贷款,甚至直接指定某个财阀发展特定产业。等到军政府下台,韩国实行宪政的时候,财阀已经成为韩国经济不可动摇的主体。

  如此强大的财阀,如此密切的政商关系,财阀当然不会放松和政府的联系。60年代,军政府出面组织了全国经济人联合会,并指定三星和现代集团的总裁先后任会长。同时,财阀们也秉承朴正熙等人的意愿,组织了政治献金机构。最近朴槿惠遇到的政治危机,重要诱因也是崔顺实在MIR文化财团等机构插手过深,并向财阀募集了数百亿韩元的资金。上周检察官要求九大财阀的总裁出庭回答问题,无一例外地承认了财阀在出资时要考虑对政府决策的影响。

  对于财阀们实际控制经济的现实,好几届总统都有心改变。然而,财阀的势力已经强大到足以绑架国家经济,稍有不慎就会让韩国经济翻船。更要命的是,在1997经济危机过后,韩国财阀的相当一部分股份已经被西方资本收购,三星集团有一半股份归于华尔街,即韩国财阀很大程度上是美国资产。对于一个领土上有美国驻军,安全靠美国保护的国家来说,对付美国资本简直是自掘坟墓,限制财阀的事情也自然不提了。

  有钱就帮总统推磨

  军政府倒台之后,韩国的政治体制基本上是仿照美国建立的,但又未形成美国那种强势参议院的局面,所以韩国总统的权位极重,在任期内几乎不可能被撼动。上次卢武铉被弹劾,最高法院就挡回了弹劾提案。然而,正如前面所说,韩国没有真正的党派,总统大选实际上是几个朋友圈之间的争斗。而一旦某个朋友圈赢得大选,也只能靠非常小的私人班底来管理国家。

  以“朋友圈”的组织能力和信息搜集能力,如何能动员上千万选民投票,进而管理国家呢?在“三星共和国”,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显然是财阀提供了帮助,用政治资金增加“朋友圈”的组织力量,用自己的触手帮助政客搜集信息。在财阀和政客之间做“中介”的人,显然就是政客最信任的亲信,甚至是兄弟子女。

  当然,按照法律来说,韩国对政治献金和官商勾结是严厉限制的。为了避免金钱政治,总统选举的总经费被限定为50亿韩元(不到3000万人民币)。虽然允许一定程度的政治献金,但个人献金不得超过一亿韩元。实际上,韩国政府会根据国会议席向候选人的党派提供选举资金,2012年那次总统选举,新国家党就拿到了近500亿韩元的政府补助(不止用于总统竞选)。

  但这远远不足以左右一个5000万人口国家的政治倾向。一般估计,韩国选举实际需要的经费是政府补助的十倍以上,这其中的缺口,除了一小部分来自合法政治献金外,大多数都是财阀提供的黑色资金。任何政客如果拒绝拿这个钱,就等于自动放弃了政治前途。所以,无论总统反腐的决心多么坚决,和财阀划界限的力度多么大,他取得总统职位本身就意味着已经和各路财阀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再无一刀两断的可能。

  然而,财阀之间是有竞争,有倾轧的。而总统在“朋友圈”里拉起的私人班底一般也很难做到政商交易不留痕迹。一旦有了政治斗争,或是财阀之间出现矛盾,这些替总统收钱办事的亲信必定会被拉出来示众,这就是历届总统栽跟头的时候了。只要朋友圈治国的政治模式不改,财阀(包括外国资本)掌握经济命脉的局面不变,可以预见韩国总统还将一届又一届地因为亲信而倒台,不得善终。

  朴槿惠的生死

  从最终下场来看,韩国总统下台后有的入狱,有的隐居,有的被特赦,还有人自杀,朴槿惠会享受哪一种“待遇”呢?目前看来,我对她的未来很悲观,或许朴槿惠要认真考虑一下生死问题了。

  从泛左翼民主党的角度来说,其实朴槿惠死扛到底最好,那样就能用崔顺实的狗血剧情不断羞辱保守党。如果他们能借此拿下总统选举,倒也不吝惜一道特赦令,用来显示自己的宽宏大量。

  然而,朴槿惠自己也好,保守派财阀也罢,恐怕都不愿意看到朴槿惠被挂起来,以小丑的身份连续制造笑料,持续地为泛保守派放血。朴槿惠自己生于独裁者之家,心高气傲,完全可能以死自赎,而保守派财阀应该也很希望看到一具总统尸体,让街头的反对者立刻觉得“自己貌似过分了一点”,借此夺回道德制高点也未必可知——卢武铉自杀后可是得了国葬待遇的。既然朴槿惠已经彻底丧失操盘政客的身份,甚至她的名字就是政治负资产,我觉得青瓦台的警卫应该多多注意朴女士最近的神情举动了。

  平心而论,即便那些关于邪教、伟哥、吸毒的传闻都有依据,即便她这次的确为全世界人民贡献了八卦话题,现在韩国街头空前的抗议队伍也不完全是崔顺实引发的。韩国“宪政”搞了20多年,每一任总统都贪腐,最后都被证明是财阀的傀儡,这个事实让人民厌倦又愤慨,所以才有如此浩大的政治游行。朴槿惠在很大程度上承担了之前几任总统积累的怨气。

  更何况近年韩国经济增长不断放缓,今年三星又碰到手机起火事件,底层越来越无法忍受财阀社会的阶级固化。这次“闺蜜门”和劳动法修正叠加在一起,激发了底层对整个政治经济体制的质疑,远远超出了前几年唱江南style的水平。朴槿惠若是不做点激烈的谢罪姿态,我看他们不会满意。但即便朴槿惠一死报财阀,我估计街头的抗议最多平息几个月,还会被另外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引发。韩国这个小国,已经有了政治制度大变革的趋势,如果美国不出手干预,可能更大的乱子还在前面。

关键词阅读:财阀 朴槿惠

责任编辑:吴晓璐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