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2017年”黑天鹅“依旧在欧洲

1评论 2016-12-29 18:00:00 来源:金汇财经 每天免费送你三只股

邀请好友送豪礼!185元红包等你拿! 基金商城1折起购

    “黑天鹅”频现的2016年终要挥手再见——从英国退欧到特朗普胜选,引得全球股市历经数次过山车,美联储一再推迟加息步伐。

    然而,自美国总统大选以来,由于市场预期特朗普将推行的财政刺激政策和税制改革有望促进美国经济增长,令美联储加快升息步伐,美股走出了一波令人啧啧称奇的“特朗普行情”(Trump Rally)。截止12月28日收盘时,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年内涨幅接近14%,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年内则分别上涨10%和8.6%。

    标准普尔全球首席经济学家保罗·谢尔德(Paul Sheard)在纽约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时表示,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对明年加息三次的预测,主要是基于潜在的宏观政策转向的大背景。考虑到明年白宫和国会均由共和党把持,通过减税和税法改革的可能性较大;另一方面,国会对推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并无多大兴趣。

    作为特朗普入主白宫和英国退欧的“幕后功臣”,民粹主义(populism)在2016年让传统政党和主流媒体都栽了大跟头。谢尔德认为,不应当把民粹主义简单地视作一种负面、非理性的情绪。“在全球化和科技创新的大浪淘沙中有赢家,也有输家——在品尝全球化累累硕果的同时,我们也许没能及时处理好伴随而来的分配不均问题。在未来的某一天,当经济历史学家回溯我们所经历的时代,将从中吸取一些经验教训。”谢尔德说道。

    明年至少有2次加息

    第一财经:一如市场预期,美联储在12月14日的议息会议上宣布了25个基点的加息。于此同时,“点阵图”显示美联储委员预测明年可能加息三次。你如何看待明年的加息节奏?

    谢尔德:我想,首先我们需要在美国总统大选的大背景下来考虑这个问题。在进入大选以前,美国经济运行良好,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12月加息——事实亦是如此。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在明年加息两次,而目前美联储委员的平均预测是明年加息三次。这一预测是基于潜在的宏观政策转向的大背景。事实如何,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

    直到目前,虽然美联储不断释放加息的信号,但并没有完全依言行事。而明年,美联储确实有可能加息三次。我们的预期是至少会有两次加息。

    第一财经:就在去年此时,美联储在2015年末的议息会议上宣布了次贷危机以来的首次加息,并预测2016年可能加息四次。结果,今年仅完成了一次加息。

    谢尔德:是的。我们必须注意到所谓的美联储”点阵图“(dot plot)是包括所有的投票和非投票成员在内的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对未来一年货币政策的预期——据此得出的加息次数只是一个预测中值。委员们的意见并不完全统一,并可能随时间推移而波动。2016年美国经济继续复苏,但增长步伐不及预期,因而需要货币政策继续提供支撑。2017年的情况则有所不同,伴随美国经济逐渐接近“完全就业”,财政政策有望介入并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为美联储加快升息步伐提供了条件。

    第一财经:那么,美联储加息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谢尔德:我们需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加息这一问题。首先,为什么要加息?因为美国经济形势变好了。为了确保美国经济平稳发展和劳动力市场的“完全就业”,美联储需要加息。对美联储、美国经济、乃至对全球经济而言,这都是好事。

    当然,投资者的担忧主要来自于美联储加息所可能引发的金融和外汇市场波动,以及一些政治辩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拥有庞大的国内市场。美联储加息和美国经济走强对中国来说不是坏事。

    第一财经:但自美国总统大选至今,人民币美元汇率持续走低。

    谢尔德:中国正在进行的长期经济改革对全球经济影响深远,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对货币政策结构的改革。过去几年里,中国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人民币已经被纳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人民币正在逐渐成为一种储备货币,虽然现在尚处于初期阶段。中国央行在确保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前提下,正逐渐放开对汇率的管控——但这个过程是具有挑战性的。

    汇率波动反映了各国间经济实力、商业周期和货币政策的异同。伴随美联储调升基准利率,而中国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同时继续保持宽松货币政策,人民币汇率走低是可以预期的。

    第一财经:哪些国家的经济最易受到美联储加息的影响?

    谢尔德:加息的影响更多地会体现在金融市场而非宏观经济层面。美元走高,将令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这些国家的经济体量通常不大。特别是对于以美元计价贷款的企业,在以本国货币还款时将承受更大的压力。这些国家主要集中在拉丁美洲,例如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和土耳其等。这些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务很多是以美元计价的。

    第一财经:明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可能端出的财政政策。事实上,在美联储主席耶伦12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几乎所有的问题都多多少少与特朗普有关。你如何看待特朗普的减税政策?

    谢尔德:细节决定成败。首先我们需要了解美国的政府运行架构——白宫和国会的分立。当然,目前国会和白宫都由共和党掌控,因此通过主要政策改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包括减税和税法改革。我认为税法改革的意义更为重要,它可以令税收体系变得更有效、更公平。但这将取决于未来白宫和国会讨价还价的结果,还有待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的进一步观察。无论是从短期经济活动,还是对中长期的供给侧考量,更有效的税收体系都将有利于经济发展。

    制造业回流是“政治策略”

    第一财经: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屡次提及要把制造业就业从中国移回美国。你认为这是否会对中国有影响?

    谢尔德:我认为这更大程度上反映了当前经济环境下的一种政治策略。美国经济不是一个自上而下、集权的计划经济体制。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承诺对工业腹地的选民很具有号召力。但是,就业取决于长期经济趋势、投资趋势和竞争力等的多重因素。汇率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具体政策实施还有待时间检验。

    但想要在短时间内把那些因为竞争力丧失和科技替代而流失的就业机会找回来,这是非常有难度的。在某种程度上,得益于美国经济形势走强,就业机会正在增加,但那些并不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承诺找回的(制造业)就业机会。

    第一财经:我记得2012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提及美国总统奥巴马向时任苹果CEO乔布斯提议,是否有可能将部分(制造业)就业机会重新挪回美国。乔布斯当时的回答是:“这些工作机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谢尔德:是的。政治压力确实是企业投资的一个变量因素,但更多需要考虑的是商业计划、竞争力、市场需求和税收体系等的复杂因素。例如,特朗普的减税和税收改革政策对很多企业具有吸引力。若政策利好、经济走强,企业还是会响应政府的鼓励政策。但美国经济的体量太大了,政府不可能随心所欲地去指挥它。未来也许会有很多新的变化,但美国经济的活力源泉是市场经济。

    第一财经:特朗普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是否会在国会和白宫之间激起更大的火花?

    谢尔德:虽然近几年美国国会确实通过了一些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但我认为目前国会成员对更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兴趣不大。特朗普能否成为一名真正的“总建筑师“,不仅仅是“总统”,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有意思的是,许多观点都认同基础设施支出有利于美国经济增长。确实,美国的基础设施陈旧过时,反倒是在亚洲,例如中国等国家的基础设施更显现代和一流。在这一点上,美国确实需要迎头赶上。但从商业周期的角度来看,如果这些基础设施支出能在几年前付诸实施的话,对经济的帮助会更大。

    第一财经:你如何看待当选总统特朗普的各种“非常规”言行,他总是语出惊人、频发推特。总统的言行是否会对经济带来影响,毕竟这是过去从未遇到过的情景。

    谢尔德:特朗普是一位“非主流”总统,他不是一个传统政客。科技日新月异,例如推特等的社交媒体软件是过去几任总统都不曾有的。不过,这只是一种沟通方式的改变。经济学家和投资者真正关心的是政策辩论和政策最终的走向,而非一条“半夜鸡鸣”的推特。

    下一个“黑天鹅”在欧洲

    第一财经:2016年是“黑天鹅”频现的一年。民粹主义和全球化,我们身在何处,去向何方?

    谢尔德:我不认为民粹主义和全球化是完全对立的,或者说两者的关系究竟为何。2017年是充满意外的一年。我们经历了英国退欧公投和特朗普赢得大选,这其中英美两国的情况各有不同。就民粹主义而言,我们不能一言以蔽之地认为这是坏事。在民主社会中,民粹主义也是选民的一种表达。

    当今全球经济有几大主要推动力:首先,是贸易全球化;其次,金融市场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其三,是科技带来的创新变革。这些不同的因素在一起相互作用。与此同时,选民们也在不断地消化着这些变革所带来的影响。

    我认为,当经济历史学家回溯我们所经历的时代,将从中吸取一些经验教训。也许,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过于看重了全球化和科技创新所带来的利益,而没能很好地处理全球化导致的分配不均问题。在全球化和科技创新的大浪淘沙中有赢家,也有输家——赢家所得应当能够弥补输家所失,然而有时事与愿违。这就需要政府体系居中协调,确保大家同乘一条船,不要有人被落下。

    我们不应当把民粹主义简单视作一种负面、非理性的情绪。相反,这是一个严肃、亟待解决的政治问题。对特朗普政府而言,这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在未来4年中,特朗普曾许下的“豪言壮志”在多大程度上能落到实处,真正帮助到一部分人。毕竟,这些问题是真实存在的。

       第一财经:你认为欧洲和美国所发生的“黑天鹅”事件,区别何在?

    谢尔德:英国退欧公投——就是英国投票决定离开欧盟。欧盟拥有28个成员国,但它不是“欧罗巴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Europe),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财政和货币政策联盟;但同时它也不是28个独立、分裂的国家。

    在这28个国家之中,还有19个国家组成的欧元区。英国不是欧元区的成员。欧元区是一个缺乏财政政策和政治联盟的货币政策联盟。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暴露出了该地区亟待解决的一些问题。欧盟真正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去创建一个可持续的、稳定的财政、政治和货币政策决策框架——这几乎是宪法层面的问题。

    而在美国,大家讨论的更多是政治和经济周期问题,及其带来的政府更替和政策转向,不涉及任何宪法层面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我认为英国退欧是一个更深层次问题的表象,不仅仅是民粹主义。

    第一财经:英国退欧是否将撼动欧元区的完整?

    谢尔德:市场在密切关注事件的动向。英国不属于欧元区,因此并不直接涉及欧元区。但欧洲的领导人已经意识到欧元区体系中所存在的缺陷。在过去的两、三年间,他们试图建立一个欧元区银行业联盟,并且开始讨论组建某种形式的财政联盟,但这一过程中遇到了诸多阻力。与此同时,欧洲经济正在从历史低位中复苏。因此,我认为所谓的“欧元区危机”,其根本问题依旧存在,并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时刻再次显现。

    第一财经:如果让你预测,谁会成为2017年的“黑天鹅”?

    谢尔德:基本上从字面意思上,“黑天鹅”事件就是不能被预测的。我能预测到的基本也就不是“黑天鹅”了。

    我认为,明年的焦点依旧在欧洲,法国、意大利和德国等在内的欧洲多国将迎来大选。大家的目光都将集中到欧洲政坛,以及上述大选结果将如何影响英国退欧进程和欧元区发展。欧洲经济能否在政治变动中平稳过渡,或是引发新的经济和金融市场波动。想要寻找下一个“黑天鹅”,基本就在欧洲了。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