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外资撤离潮说法“偏颇” 三方面加大吸引力度

1评论 2017-02-22 07:37:4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定军 华资实业20%大肉分享

在2016年全球直接投资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中国实际使用外资折合将近1260亿美元,为81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4.1%。”高虎城进一步指出,在2016年全球直接投资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中国实际使用外资折合将近1260亿美元,为81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4.1%。

  在2016年全球直接投资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中国实际使用外资折合将近1260亿美元,为81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4.1%。其中,医药制造业吸收外资增长55.8%,医疗设备领域增长95%,高技术服务业增长86.1%。

  “(2016年)全年实际使用外资8132亿元(折1260亿美元),增长4.1%。在全球跨国直接投资下降13%的背景下,充分证明全球资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2月21日,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国新办介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消费,“一带一路”建设引领对外开放情况的相关发布会上作上述表示。

  高虎城明确表示,2017年,将着力从三个方面加大吸引外资的力度,包括继续减少外资准入限制、着力推进投资便利化和努力营造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近期《中西部地区外商投资优势产业目录(2017年修订)》发布。

  据了解,此次目录修订按照适应外资产业转移新趋势、充分发挥地方比较优势、优化利用外资结构、与招商引资实际相结合的原则,总条目共639条,比原目录增加139条。修订的主要目的是支持中西部地区承接外资产业转移,提升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

  外资撤离潮提法“有失偏颇”

  高虎城表示,近一个时期以来,有关外资撤离潮的一些说法多次成为焦点。“我认为这种说法是有失偏颇的。”

  他表示,从国际经验和中国实际情况看,任何国家的外资都会随着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的变化而有进有出。“近些年来有些产品确实是转出去了,但是同时也有许多高端产业聚集到中国市场。”

  高虎城进一步指出,在2016年全球直接投资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中国实际使用外资折合将近1260亿美元,为813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4.1%。其中,医药制造业吸收外资增长55.8%,医疗设备领域增长95%,高技术服务业增长86.1%。

  不过,2017年1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801亿元人民币(折120亿美元),同比下降9.2%。其中1月,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20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9.5%。

  对此,高虎城认为,今年1月份吸收外资的下降,不足以说明中国吸引外资的大势。

  “历来我们都用一个季度或者更长的走势来看,很难用年初这一个月的情况来说明一年的走势,更何况中国的一季度比较特别,春节要么是在1月份要么是在2月份,这是中国非常独特的一个现象。”他在上述新闻发布会上说。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研究部副主任郝红梅也认为,短期吸引外资下降是有很多方面的原因的,比如去年的基数高,或者春节的原因,但是无论哪些原因都不能得出一个趋势性的结论。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今年1月份很多行业的外商直接投资仍是快速增长。比如1月电子和通信设备制造业、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114.3%和127%。

  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591.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9.3%,占全国总量的73.9%。但是高技术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8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其中,信息技术服务、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幅为218.1%和29.5%。

  郝红梅认为,外商投资增长速度进入一个中低速的增长阶段,现在下降得比较明显的是制造业领域的外商投资。“下一步中国也会重视制造业吸收外资的情况,出台鼓励政策,比如说制造业领域加大开放,使外商投资在我们国家振兴制造业的过程中发挥一个重要的作用。”

  三方面加大吸引外资力度

  高虎城也指出,2017年,中国将着力从以下三个方面加大吸引外资的力度。

  首先,继续减少外资准入限制。制定差异化地区和产业政策,鼓励外资更多投向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其次,着力推进投资便利化。在去年将外资企业的设立及变更由审批改为备案的基础上,加快在全国复制推广证照分离、多规合一、高端人才引进等自贸区试验的经验和做法。

  最后是努力营造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深化外资领域的“放管服”改革,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全面落实外商投资企业的国民待遇,确保内外资企业公平竞争。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市场经济体制更加完善,中国仍然是全球最具竞争力和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他说。

  事实上,今年1月份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国发〔2017〕5号)》,已经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规定。

  其中,重点提出了放宽服务业和制造业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服务业重点放宽银行类金融机构、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等外资准入限制,放开会计审计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推进电信、互联网、文化、教育、交通运输等领域有序开放。

  郝红梅认为,过去中国在服务业的限制比较多,今后服务业开放的空间比较大。

  不过,郝红梅指出,“教育、医疗方面已经是优先开放了,但是因为开放有很多环节,一些地方‘大门开了小门没开’,只有这些环节都打通了才是彻底的开放。”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吸引外资投向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的政策也已逐步落实。

  比如,近期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 《中西部地区外商投资优势产业目录(2017年修订)》,增加了开放的范围。

  重点来说,在部分省份新增了6代及6代以下TFT-LCD玻璃基板、集成电路制造、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生物医药等条目,支持电子、医药等产业集聚发展。同时,在具有劳动力优势的省份新增了外向型纺织、服装、家具等条目,推进形成新的外向型产业集群,积极承接东部地区和国际上劳动密集型外资产业转移。另外,在部分省份新增了城市公共停车设施、汽车充电设施、公路货运场站设施建设等条目,促进交通物流网络发展等等。

  另外,此前在征求意见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修订稿,也大量增加了对外资开放的内容。比如将2015年版目录中的93条限制性措施,减少到62条。

关键词阅读:外资准入 吸引外资 实际使用外资 商务部部长 外资结构

责任编辑:吴晓璐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