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汇率考验日美关系

1评论 2017-03-20 07:03:44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刘旭颖 第二只科大国创诞生!

作为7月在德国汉堡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国家首脑峰会的风向标,这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探讨的内容无疑预示着此后首脑峰会的重点,同时也是目前国际关注的热点。刘云指出,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对日本进行审议时,美国提交的意见就是日本对农产品、汽车等市场所实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

  作为7月在德国汉堡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国家首脑峰会的风向标,这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探讨的内容无疑预示着此后首脑峰会的重点,同时也是目前国际关注的热点。与奥巴马政府时期不同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就将日本非常期待的跨太平洋(行情601099,买入)伙伴关系协定(TPP)宣判流产,并把日本列入汇率操纵国的名单,这对于一向亲密的日美关系来说,无疑有些讽刺。

  分歧不小

  对于此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刘云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可以肯定,汇率和贸易问题是日美双边谈判的一个重点。在汇率方面,特朗普政府认定日本操纵汇率的表态,会对日本的货币政策构成较大压力。可以看到,在财政货币政策上,日美间已经产生分歧。在以往G7和G20峰会上,两者量宽政策是一致的,但近期已经发生改变,特别是3月16日美联储的加息,可以看作是强势美元的结果。

  刘云强调,虽然此次美联储加息意料之外地导致美元指数下跌,但按照以往经验,美联储加息会引发美元升值和日元贬值,这就意味着日本需要通过减少量宽或者其他方式降低汇率。当然这也体现了认定汇率操纵国本身所存在的矛盾:日本的财政货币政策正是在美联储政策之下的反应。“和去年一样,在此次G20财政会议期间,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和美国财长会就汇率进行谈话,并解释日本汇率政策是针对国内市场而非美元以争取得到理解,这一点值得关注。”刘云说。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大国关系研究室主任钟飞腾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也指出,在汇率问题上,尽管日本表示理解美联储加息不是件坏事,但日本已经实施负利率政策,货币政策调整空间很有限,美联储加息可能进一步打击日本的出口。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分歧则是非关税贸易壁垒,这在数据上显示得非常清楚。美国商务部2月份公布的2016年商品贸易收支数据显示,美国对日本为逆差689.38亿美元,日本成为美国第二大贸易逆差国。其中,汽车呈现大幅逆差,美国自日本进口的汽车金额达392.61亿美元,但向日本出口的汽车仅为5.18亿美元。

  刘云指出,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对日本进行审议时,美国提交的意见就是日本对农产品(行情000061,买入)、汽车等市场所实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新任美国商务部长也公开表示,对于美日间的贸易逆差,只能是通过谈判使日本降低非关税贸易壁垒,同时通过汇率调整。

  矛盾可控

  钟飞腾坦言,鉴于日美间的种种纠葛,两国已经很难回归亲密状态了。自由国际主义秩序是日本战后立国基础,美国如果不在自由贸易方面作出承诺,将对日本打击很大。和奥巴马政府时期相比,日美间的亲密度已经下降很多,显然已经过了高峰期。

  不过刘云认为,应该看到,日美间的冲突和矛盾是一直存在的,日美贸易摩擦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有了。正因如此,日美间的高端对话机制才得以发挥作用,将之管控在一定范围内。

  从另一方面来看,对于美国要求打开农业、汽车市场,日本的压力并不是很大。刘云指出,日本对此已经有所准备,在此前TPP谈判时,日本就拿出了关于农业补贴和改革等措施。此外,日本农业人口在不断减少。可以说,日方是否“松口”更多是谈判技巧。不过,美国汽车制造业需要担心的是,在日本市场是否有足够的竞争力。

  刘云认为,日美间贸易所体现的核心是两者对于国际发展趋势的态度。特朗普政府所代表的国内保守主义势力的声音是回归单边主义,而日本则自二战后就选择资本向外走的国际主义路线,海外贸易是日本企业的命脉。在这种情况下,日美关系必然存在差异。日本既在扩大“朋友圈”,又在不断游说特朗普,希望他能回归到与日本一致的道路上,比如把特朗普以某种形式拉到新的TPP框架中。

  钟飞腾强调,目前来看,虽然贸易合作上有需求,但美国仍会在经济上给日本施压,要求日本作出更多让步。至于合作,则更多是在安全方面,这也是美日在其他领域谈判的筹码,比如网络安全、中东、海洋等。

关键词阅读:日美关系 日元汇率 汇率调整 汇率问题 日元贬值

责任编辑:左元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