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情或许绝种?

1评论 2017-03-27 07:20:59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木木 游资是怎么抓涨停的?

  【缘木求鱼】

  闲时读历史的时候,经常会产生一种恍惚的感觉。恍惚什么呢?总觉得古时的中国人与现在的中国人好像真的是两种人。

  闲时读历史的时候,经常会产生一种恍惚的感觉。恍惚什么呢?总觉得古时的中国人与现在的中国人好像真的是两种人。那些藏在故纸堆里的古人,虽尘封千百年,但其喜怒哀乐的样子,却还是跃然纸上,仿佛稍一惊扰,就能从书页之上跳将出来似的。也真是很难不让人心向往之。

  随便举个例子。春秋时,东海勇士椒丘祈去吴国奔丧,途径渡口时,所乘之马被水怪拖下水去。椒丘祈大怒,跃身入水,与水怪大战了三天三夜,虽然最终没杀了水怪救马出水,自己还伤了一只眼睛,但能从水怪嘴里脱身、活着上岸,还是轰动了天下。椒丘祈自己也觉得很了不起,在丧席之上,于是露出很趾高气扬的样子,鼻孔几乎抬到天上去。

  当时有个叫要离的人,就坐在椒丘祈的对面,看到其不可一世的样子,就忍不住很严肃地教训他:君子是宁死也不会受辱的。你跳到水里与水怪交战,没杀了水怪,也没救出自己的爱马,自己反而被伤了一只眼睛,在我看来,这次你是形残名辱,输得差不多只剩了一条底裤,还有什么脸面在大庭广众之下得意洋洋呢?听了要离的话,椒丘祈居然哑口无言,没法反驳,于是低了头愧愤而出。

  要离回到家之后,对妻子说,今天晚上什么门也别关,这样有人来比较方便。妻子也不细问,照他的话做了。半夜时分,椒丘祈摸到了要离家,远远看到大门未关,心中窃喜;进到院中,看到屋门也没关,心里更高兴了;于是蹑手蹑脚摸到要离床前,左手按住要离的脑袋,右手握刀逼住了要离的小细脖儿,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得意地对着刀下的要离说,你今天真是该死啊!

  要离很安静地躺在刀下,慢悠悠地说,你真是个不肖之人,难道自己还不知道吗?我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羞辱你,而你不但不敢与我决斗,甚至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半夜三更摸上门来,登堂入室,却连一声咳嗽都不敢发出,直到按住了我的头、把刀架到了我的脖子上才敢开始说话,这怎么能是勇士所为呢?你真的不害臊吗?可见我白天骂你,骂得还是很有些道理的啊。

  听了要离的话,椒丘祈当时就扔了刀,长叹了一口气说,您才是真正的勇士啊!后来,勇士要离自断右臂,还搭上了妻儿的性命和吴王阖闾演了一出苦肉计,终于成功刺杀了另一个勇士庆忌。庆忌临死的时候,居然对卫士们说,别杀要离,放他走!哪能一天之内死掉两个天下勇士呢?但勇士的思维似乎就是与常人不同,要离随后还是自杀了,自杀前,还很深刻地剖析了一下自己的罪状,“杀吾妻子,以事吾君,非仁也;为新君而杀故君之子,非义也。吾何面目以视天下之士?”

  这些,无疑都是性情中人。类似的人物,在中国历史上几乎数不胜数。这些人总时不时地跳出来在后人的眼前晃,后人就难免要时不时地发发慌,尤其再恰巧碰到些不堪的事情发生在身边、甚至发生在自己身上,心里恐怕就更要惶惶不可终日吧。不过,能有如此感觉者,大约还算是性情未泯、良知未失,大抵还属于可挽救的一类。有这类人在,性情的种子估计一时半会儿还灭绝不了吧。

  除此之外,在这个世界上,当然肯定还有那么相当一部分无动于衷、甚而嘲笑古人又傻又蠢的人,舒服地活于物质的世界里难以(或者不愿)自拔,这是一定的,否则,现时社会上的许多怪事大概压根儿就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人多了,多到让所有人都习惯地舒服地辨不清天南地北的时候,不惟性情要彻底绝了种儿,恐怕另一些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东西,也要随之绝了种儿。这些东西都绝了种儿,纯粹的生物意义上的延续,大约也真没什么意思。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关键词阅读:性情

责任编辑:吴晓璐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