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交易者如何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附救赎之道)

1评论 2017-03-29 16:57:57 来源:期乐会 作者:亚历山大·艾尔德 涨停板,就要这样抓

  交易是一场艰困的游戏,交易者若希望真正的成功,他必须严肃看待自己的所做所为。他禁不起草率行事,也不可以在一些潜在的心理情绪刺激下进场交易。

  不幸地,市场经常吸引一些不适任的人们:冲动的交易者、赌徒或认定世界积欠他很多的报怨者。如果你是为了追求刺激而交易,可能会接受一些胜面不大的交易,或承担没有必要的风险。市场绝对不会手软,也不理会你耍脾气,情绪性的交易仅有一种后果----亏损。

  赌博

  赌博是根据技巧或分析机会而下赌注,希望赢取彩头,社会上普遍存在这种行为,大多数人在一生之中都曾经进行某种形式的赌博。

  弗洛伊德认为,赌博具有普遍性的诱惑,因为它是自慰的替代品。赌博与自慰之间有许多关联:手部所产生的重复性刺激行为、难以抗拒的欲望、戒除的决心、令人上瘾的愉悦与罪恶的感觉。

  加州的一位杰出心理分析学家葛林博士(Dr.Ralph Greenson)将赌徒分为三类:正常人基于消遣而从事的赌博,他随时能够停止;职业的赌徒,他们选择赌博为谋生的方法;病态的赌徒,他们是基于潜意识的需要而赌博,没有能力克制或停止。

  病态的赌徒或是觉得自己很有“偏财运”,或是想测试自己的运气。获胜能够带来权力的感受,他觉得愉悦,就如同婴儿吸吮乳头。病态的赌徒注定是输家,因为他仅希望重建那种无所不能的无上愉悦,不专注于现实世界的长期游戏计划。

  纽约“南橡医院”戒赌中心的执行长布伦博士,她称赌博为“没有毒品的毒瘾”。大部分的赌徒都是男性,他们为了追求而赌博,女性通常是藉由赌博而逃避。输家通常会掩饰他们的损失,并试图表现得像赢家一样,但终究不能逃脱自我怀疑的折磨。

  在股票、期货或选择权市场中进行交易,可以让赌徒享有所需要的高潮,而且看起来比较正常。另外,相对于在赌场里吆喝来说,金融市场的赌博看起来比较有学问,带着一层精打细算的色彩。

  当交易顺手时,赌徒会得意忘形;当发生损失时,则垂头丧气。他们完全不同于成功的专业交易者,后者专注于长期的计划,不会因为短暂的获利而兴奋,或因为损失而沮丧。

  经纪人非常了解,许多客户都是赌徒。他们尽可能避免留话给客户的妻子,即使是交易的回报也是如此。赌徒并不完全是来自于业余者,许多专业交易员也有这类的问题。Sonny Kleinfield在他的作品The Traders中提到,场内交易员普遍有赌博的倾向,尤其是针对运动比赛的赌博。

  病态赌博的主要征兆,是你无法抗拒下场一博的欲望。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交易过度频繁而结果很差,最好停止交易一个月,让自己有机会重新评估交易的方法。

  如果交易的欲望如此强烈,实在没有办法停留在场外一个月,“戒赌中心”恐怕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自我破坏

  多年的诊疗经验让我相信,生活中的失败大多是起因于自我破坏。在专业中,事业上与人际关系之间的失败,并不是因为愚蠢或无人能及,而是为了实现潜意识中的失败欲望。

  我有一位聪明绝顶的朋友,他一辈子都不断摧毁自己的成功。年轻的时候,他曾经是非常成功的业务员,但被解雇了;他接受训练而成为经纪人,几乎爬上公司的最高层职位,但因故被控告;他成为一位著名的交易员,但仍然摆脱不了先前的灾难,于是又失败了。他将一切归咎于嫉妒的主管、无能的执法人员与不够体贴的妻子。

  最后,他非常潦倒,没有工作与金钱。他向另一位被迫出局的交易者借用报价的终端机,向一些知道他过去擅长交易的人们募集资本,他确实知道如何进行交易,所管理的基金赚了不少钱,风评逐渐传开,投入资金的人愈来愈多。这位朋友又开始攀向成功的高峰。在这个时候,他前往亚洲演讲,沿途仍然继续交易。在演讲会的空档阶段,他前往一个以色情著称的国家,但留下一个未设定停损的庞大未平仓部位,当他重返文明世界之前,市场发生一波重大的走势,所管理的基金被一扫而空。他是否尝试了解自己的问题?是否尝试改变?没有----他责怪他的经纪人!

  反省自己失败的内在原因,这是一种极度痛苦的程序。当交易者陷入困境,他们习惯于责怪别人、运气或任何其他事物。

  一位非常杰出的交易员前来我的诊所,他的帐户被美元的一波升值走势击垮,因为他大量放空美元。他的童年时期是在父亲残暴的阴影下度过。交易圈内的人都知道,他非常擅长于针对既定趋势的反转走势押下庞大的赌注。这一次,他不断追加空头部位,因为无法承认市场----代表他的父亲----强过他。

  这仅是两个例子,但可以说明人们的行为如何源自于自我破坏的心理。我们的行为象冲动的小孩而不是明智的成人----破坏与打击自己,我们陷入自我摧毁的模式中而无法自拔;但是,它们是可以避免的----失败是一种可以治疗的疾病。

  大毁灭的竞赛

  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为其成员提供某种安全网,当你呈现自我破坏的危险行为时,主管、同事或客户都会提醒你。交易没有提供这方面的设施,所以它的危险性远高于其他的人类行为,市场提供许多自我摧毁的机会,而且没有安全网。

  社会上的每一位成员都拨出一部分的心力,彼此防范错误的后果。驾车的时候,你避免撞击其他的车辆,其他的车辆也避免撞击你。如果某部车子突然打开车门,你会闪开。在高速公路上,如果某人突然切入你的车道,你或许会“fuck”,但还是把车子慢下来,你避免发生车祸,因为双方所付出的代价都太高。

  在市场中,人们缺乏正常的互助心理。每位交易者都希望撞毁对方,每位交易者都会被对方撞伤。交易的高速公路上哀鸿遍野,沿途都是车祸遗留下来的残破车辆。交易是最危险的人类行为,仅次于战争。

  在盘中的高点买进,就如同在车流中突然打开车门,当你的交易指令到达场内时,交易员都争先恐后的卖给你----撞毁你的车门,包括你的手在内。交易对手希望你失败,因为他们希望占有你的损失。

  控制自我摧毁的倾向

  在一生之中,许多人在60岁仍然触犯20岁的错误。另一些人在某个领域内非常成功,在另一个领域内却充满内在的冲突,很少人可以由挫折中学习。

  你需要了解自我破坏的倾向,不要再把损失归咎于他人或运气。你必须承担所有的责任,开始登录交易日志----记录每笔交易的过程,进场与出场的理由。评估成功与失败的重复性形态。如果不能由过去的经验中记取教训,势必重蹈覆辙。

  你需要张开心理的安全网,就如同登山者需要一套求生设备。我发现“戒酒互助会”的原则很有助益,另外,严格的资金管理也可以提供安全网的功能。

  如果你希望透过心理治疗来解决交易的问题,请找一位胜任的心理医师,而且他懂得交易。在治疗过程中,最终的责任仍然在于你,密切观察进度与发展。我经常告诉我的患者,如果一个月之内没有明显的改变,治疗方法显然有问题。如果两个月之内还没有进展,你应该另外寻找心理医师。

  你的感受将立即影响帐户的净值。你可能拥有一套最棒的交易系统,但如果你感觉害怕、傲慢或懊恼,一定会殃及你的帐户。当你察觉自己有赌徒的陶醉或恐惧心理,立即停止交易。身为交易者,成败是取决于你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交易的时候,你是与全世界第一流的心智做搏斗。搏斗的竞技场稍有倾斜,你是处于不利的地位。如果你允许情绪干扰交易,这场搏斗已经结束了。

  对于所进行的每一笔交易,你都必须自己承担所有的责任。交易起始于你的进场决策,结束于你的出场决策。一套理想的交易系统并不足够,虽然拥有第一流的交易系统,许多交易者还是被市场冲刷得体无完肤,因为他们在心理上没有获胜的准备。

  违背既定的法则

  市场将提供无限的诱惑,就像走过黄金宝库或国王的后宫,市场将挑逗你,让你兴起追求更多获利的贪婪欲望,也会掀起恐惧的心理,让你担心失去既有的获利,这些情绪将遮蔽你对于机会与危险的判断。

  经过一连串的获利之后,大多数的业余交易者都非常佩服自己的交易才华,这确实是一种飘飘然的感受。你认为自己的境界已经不受任何规范的约束,你可以违背既定的法则而继续成功。于是,交易者开始漠视自己所设定的法则,进入自我摧毁的模式。

  交易者汲取一些知识,他们开始有所进展,然后情绪浮现,他们自我摧毁。大多数交易者都立即把他们的“斩获”交还给市场。市场中充满“看他起高楼,看他楼塌下”的故事,真正成功的交易者,他有能力累积净值。

  交易的程序应该尽可能保持客观,记录交易的日志,附上交易之前与之后的走势图。利用一张清单列示所有的交易资料,包括佣金与滑移价差在内,采取严格的资金管理法则。你从事自我分析的认真程度,至少应该等于你的行情分析。

  刚开始学习交易的时候,我尽可能阅读全部有关交易心理的书籍。许多作者所提供的建议都很合理。某些强调纪律:“你不可以让市场撼动你,不可以在盘中拟定决策。预先拟定交易计划,根据计划进行交易。”另一些则强调弹性:“不可执着成见进场,随着市场情况调整计划。”某些专家建议孤立----不收听经济新闻,不阅读《华尔街日报》,不听从其他交易者的意见----只有你与市场之间的对决。另一些专家则主张保持开放的心胸,尽量与其他交易者沟通,吸收新的观念。每项建议似乎都很有道理,但彼此之间却相互矛盾。

  我继续阅读,进行交易,专注于系统的发展。我也继续从事精神治疗的门诊业务。我从来没想到这两个领域将有所关联----直到我突然体会一种观念,这个观念改变我的交易方法,它是来自于精神病理学。

  改变交易模式的观念

  如同大部分的精神医生一样,我有一些酗酒的病患,我也担任一家大型戒毒中心的顾问。经过不久,我发现酗酒者与吸毒者参加“互助会”的团体之后,其复原的效果远胜过传统的心理治疗环境。

  心理治疗、药物治疗、昂贵的医院与诊所设备,它们虽然可以让酗酒者清醒,但很难让他们保持清醒。大部分的酗酒者很快又沉迷在酒精中,如果让他们积极参加“戒酒互助会”(Alcoholics Anonymous,简称AA)或其他类似的团体,复原的机会将大得多。

  当我发觉AA的成员有很高的治疗比率之后,我成为“戒酒互助会”的忠实赞助者。我开始把酗酒的病患送往AA或其他类似的团体,例如:ACOA。现在,如果有酗酒问题的病患前来找我治疗,我都坚持他同时参加AA的聚会。我告诉他,如果不这么做,将是浪费我们双方的时间与他的金钱。

  多年以前的某一天晚上,我前往一位朋友的办公室,邀他一起参加同业的晚会。当时距离晚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我的朋友问我:“你是想去看一场电影,或陪我参加一场AA的聚会?”虽然我曾经送很多病患前往AA,但本身还没有参与这类的取舍,因为我没有酗酒的问题。我及时掌握这个机会----让自己体会一个崭新的经验。

  聚会的地点是本地的“青年会”,一间朴实的房间里,大约有十几位男人与几位女人,坐在折叠椅上。聚会的时间将近一小时,非常讶意地,他们似乎在谈论我的交易情况!

  他们谈论着酒精,但只要把“酒精”换成“亏损”,他们的谈话内容完全适用于我。在那段期间,我的帐户净值还是像打摆子一样的起伏不定。当我离开“青年会”时,我知道自己处理亏损的方法应该如同AA处理酒精一样。

  本文摘录自《以交易为生》(操作生涯不是梦),作者亚历山大·艾尔德

关键词阅读:救赎 赌徒 互助会 酒精 自我毁灭

责任编辑:司倩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