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风险令欧元走势垫底G10货币,何日才能否极泰来?

1评论 2017-04-11 10:44:00 来源:汇通网 华资实业20%大肉分享

  汇通网4月11日讯——欧元兑美元在最近两周持续承压下跌,不知不觉之间相比3月底的高点已经跌去了近3%,表现在主要非美货币中基本处于垫底水平。

  虽然,近来欧元区内部总体局势一片祥和,数据显示欧盟2016年全年GDP增速有望达到1.9%,似乎沉沦已久的欧洲经济似乎已经嗅到了春天到来的味道,而欧洲央行也有可能会在月底的会议上开始开诚布公地讨论宽松措施的退出日程,这在基本面上料对欧元构成持续利多。但近半个月来,欧元的实际走势却与如此基本面大相径庭,这是何故?

  英国“脱欧”殃及池鱼,欧元区前景再受看衰

  事实上,仔细研究欧元兑美元的短线走势状况可以发现,欧元兑美元此前在3月27日见顶于1.0906之时,正是英国“脱欧”决定正式生效的前夕。在3月29日英国“脱欧”正式引爆之后,英镑和欧元都录得了短线幅度达1%左右的快速下跌,但此后两者的走势却出现了分化:英镑汇价很快反弹,收复了脱欧决定作出当口所录得的“膝跳反射”式跌幅,但欧元却在此后进入4月份之后持续沉沦。

  (过去20天的走势对比图,可见欧元的走势明显比英镑更弱)

  这样走势分化其实不难理解,因为英国“脱欧”对于英国来说,属于一刀两断一了百了的一次性事件,当“脱欧”石头真正落地之后,投资者反而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但对于欧盟就不同了,从欧盟的角度来看,英国任性“脱欧”只是痛苦的开端,欧元区的投资者正忐忑不安地关注着是否还会有其他国家在此后效仿英国的行动。而欧元区“三巨头”国家年内即将举行或者可能举行的大选,就对欧元汇价施加了额外的压力。

  在3月份的荷兰大选中,亲欧派执政党勉强守住政权,令市场短期内为之一振,这和当时美联储虽加息但措辞鹰派程度不及预期,因而打压了美元指数的状况一同,推动欧元兑美元在此后升至三个月新高,但如此的涨幅很快就被证明是昙花一现。在投资者对欧元区维持完整这一前景仍有顾虑的状况下,市场多头情绪依旧谨慎。

  而3月份稍早的涨势被回吐殆尽之后,欧元汇率也被证实仍处于自2016年5月见顶于1.1618之后形成的下行通道中,如下图所示:

  法国大选乃面前的第一大考验

  截止至最新的民调数据仍显示,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的民意支持率仍和中间派独立候选人马克宏并驾齐驱。虽然,法国特有的两轮选举机制确保了即使勒庞在4月23日的大选首轮投票中赢得最多选票,她也不会立刻就成为法国新总统,而市场人士也认为,在第一轮支持其他出局候选人的选民,在5月7日的第二轮选举中会联手阻击勒庞击碎她的总统梦。

  无论如何,两轮选举间隔两周,在此之间所谓的“黑天鹅”事件仍有着发酵孵化的空间,因而,在经历了去年所发生的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国际政治意外事件后,投资者早已不敢再掉以轻心,在风险事件到来前及时调降欧元多头风险敞口以防备可能出现的“无妄之灾”,便成了此刻的最理性选择。

  而除了极右翼候选人勒庞之外,最近的民调还显示,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也突然异军突起,在此前的大选辩论中表现优异。而无论极右翼的勒庞,还是极左翼的梅朗雄,都持相同的反欧民粹主义观点,都希望当选后能够举行公投脱离欧元区和欧盟,他们俩若有一位进入5月7日的大选决选轮,都会令市场投资者额外地感到紧张,而如果两人同时胜出同台PK,那对于欧元汇价来说真是地狱般的场景。

  因此,上周欧元汇价进一步承压,兑美元跌破1.06关口的状况,也与“半路杀出个梅朗雄”这一法国大选的最新变数难脱干系。

  德国和意大利政局或将接力

  即使法国大选在5月份“拷贝”了此前荷兰大选的结果,欧元投资者信心也难以得到彻底救赎,因为此后德国大选将在9月份接踵而至。虽然,与法国的状况不同,民粹主义势力在德国尚不成气候,但是在欧洲议会前主席舒尔茨返国参选之后,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已经陷入苦战,能否赢得第四个任期已经成了巨大的悬疑。

  鉴于默克尔及其助手、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已经一同在任长达12个年头,并基本掌握了“后危机时代”的欧元区政策的指导权和拍板权,因此,一旦德国政权轮替,对于投资者的心理亦将是一大冲击,大家面对德国新政府的新政策取向,将不得不经历一个痛苦的重新适应过程。

  而需谨记,相比面对“欧猪”国家持有强硬态度的德国现任政府,长期在欧盟中央任职的舒尔茨对于欧元区落后国家的态度可能会相对友好和软化,这也将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缓解这些国家民粹势力抬头的压力,但另一方面却可能令相关国家的债务和银行业危机更趋恶化。而之后的意大利政局走向便是其风向标。

  按规则,意大利必须在2018年5月之间举行大选,而在最极端状况下,大选可能提前至2017年夏季,但最有可能的时间仍是在2017年底至2018年初,即德国大选尘埃落定之后。而届时,该国民粹政党“五星运动”持续得势,以及其银行业危机病入膏肓的状况,也会一齐施压市场信心。

  欧元终将否极泰来?

  基于上述风险因素,投资者对欧元汇率中短线前景仍持看空立场。巴克莱的分析师AndresJaime指出,在短期政治经济不确定性因素的拖累下,欧元兑美元在2017年底会跌至1.02-03区间,此后随着风险因素的消退,汇价在2018年一季度将重回1.05上方。

  而美银美林的分析师则认为,在法国大选的拖累下,欧元兑美元会在6月份触底于1.02,随后在年底反弹至1.05,然后在2018年进一步回升至1.10上方。该行强调,如无意外,欧洲央行在年底将开始缩减量化宽松购债力度,美元之间货币政策落差将缩小,这对欧元有着长线提振作用。

  乐观的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更是指出,当前市场对于欧洲政局的担忧已经过度,而在法德两国大选揭晓之后,抛弃了英国的欧盟将全新的法德领导人轴心的领导下变得更加团结。一切妄言欧元区走向分崩离析的悲观预言都会被一一击破。该行因此预测欧元兑美元在年底就会回升到1.11。

  然而,在市场之外,观察人士则显然没有那么乐观。法国著名作家兼哲学家BernardHenri-Levy上月在接受采访时就指出,无论勒庞是否当选法国总统,能够走到当前这一步赢得如此多的公众瞩目和共鸣,她和她所代表的理念就事实上已经胜利了。

  这位作家指出,欧元作为一种共同货币,需要全欧范围内的共同政治理念来支撑。如果泛欧政治整合无法进展,那么即使2017这个“大选年”有惊无险,对欧元来说也只是“躲过初一,难躲十五”而已。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