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政客勒庞引共鸣,欧元区多方人士唾弃单一货币

1评论 2017-04-20 21:21:00 来源:汇通网 新零售还能炒多久

  汇通网4月20日讯——毋庸置疑,目前法国是对欧元具有最大潜在威胁的国家。本周日(4月23日),法国即将迎来总统大选首轮投票,极右翼候选人勒庞极有望脱颖而出,杀入将于5月7日举行的终极角逐。她本人是坚定的疑欧派,她多次扬言,其上台后法国将弃用欧元,并且就是否脱离欧盟举行全民公投。

  欧元登上历史舞台,堪称二战结束后欧洲经济一体化长期实践最大的标志性事件。而在当前的欧元区国家中,不仅仅有勒庞这样的极品政客,甚至不少学者和民众都有希望恢复使用自己国家原有本币的想法。

  西班牙刚刚加入欧元区的时候,该国经济学家SergiCutillas一度欣喜若狂,而如今他早已心灰意冷,只希望自己的国家尽早脱离苦海。他说:“欧元区已经失败,包括西班牙在内的不少国家成为了牺牲品。实践证明,多国单一货币只是理想主义幻想。”

  现年34岁的Cutillas希望西班牙彻底放弃欧元,并且他的想法绝对不是“孤独求败”。根据欧盟最新公布的一份民调显示,现在每4名欧元使用者中就有1人希望埋葬欧元。

  欧盟缺乏统一的财政政策

  意大利学者AlbertoBAgnai直言,欧元区不是单一国家,他们不应该使用同一种货币。欧元永远无法真正摆脱生存危机。他称:“我的基本观点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把历史文化背景迥异的多个国家,粘合成一个新的联邦合众国。既然没有统一的欧罗巴国家,欧盟就不应该搞什么欧元区。”

  美国是统一的主权国家,境内各个联邦主体拥有基本共通的身份认同,但欧元区不比美利坚合众国,它没有一个可以在支出、税收和预算政策上一言九鼎的中央政府。

  就现状而言,欧元区政治一体化前景十分渺茫,因为像德国那样的富国可能随时、并永久终止向欠发达国家的政府进行转移支付。Bagnai批评道:“德国人在这方面是明显缺乏诚意的,任何一个有责任感的人都不应该继续编讲神话故事了。”

  国家间发展鸿沟被强行掩盖

  有的时候,两件事物间虽然存在巨大的差异,但并不总是让人感到十分明显的。在加入欧元区之后的短短几年内,西班牙、希腊和意大利等国的贷款利率一度呈现塌方式下跌,并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与欧元区最富有的德国保持着相同的融资成本。

  Bagnai表示:“如果仅仅只看名义利率,投资者完全有理由得出结论,认为希腊和德国是发展水平相近、主权信用评级相差无几的两个国家。而这显然是荒诞无奇的说法,投资者表现出了典型的非理性视幻。”而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欧洲货币联盟貌似强健的躯壳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西班牙:不顾现实贪图便利☆

  在西班牙,政府决策层希望降低欧元的融资成本,从而阻止国内房地产泡沫的破裂,应对债务危机的侵袭,但这显然不是该国一家能够决定的。为此,马德里当局不得不减少支出,并有效贯彻紧缩计划,但这样做的代价是民众的生活水平因此遭到了沉重打击。

  Cutillas指出,虽然西班牙国内的许多人,尤其是那些经历过弗朗哥政权数十年铁血统治的人支持西班牙使用欧元,因为在他们看来,欧元就是进步、现代与和平的象征。但是这些都不足以影响经济学家自己的判断。

  Cutillas补充道:“没错,使用欧元之后,西班牙人跨境旅行、工作和学习的人次成倍上升,支付手段也变得更为便捷,但这些优点都无法掩盖其内在本质上的瑕疵,西班牙拥有高达20%的失业率,就是加入欧元区后收获的直接恶果。”

  ☆希腊:我们是被边缘化的弃儿☆

  希腊绝对可以堪称是欧元区的外围边缘国家,同时也是欧元区最悲惨的国家。面对债务危机,雅典当局经过艰难抉择,痛下决心对国内实施史无前例的紧缩措施,以便换取以德国为核心的欧元区经济强国多轮救助。为此,希腊在薪水、养老金和政府支出方面忍受了巨大的阵痛。

  雅典港码头工人FotisPanagiotopoulos对此有着切腹之痛。从2010年希腊债务危机初期以来,他的个人薪水惨遭腰斩,妻子甚至无法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他绝望地表示:“希腊人正在经历着慢性自杀,除非能够完全跳出此轮债务周期,否则我们根本无法恢复到以前的生活状态。”

  Panagiotopoulos希望政府能够果断抉择,彻底抛弃欧元,一切从零开始。他说:“我们只想确信,我们和我们的孩子能够拥有一个体面的未来。要是希腊继续受制于欧元区大的政治框架,我觉得我根本看不到希望。”

  ☆爱尔兰:好了伤疤不忘疼☆

  “凯尔特之虎”一词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没错,它就是用来形容爱尔兰加入欧元区后的最初8年时间里(1999-2007年)的“经济繁荣”,在那段时间里,该国的年均增速高达6.5%,在发达经济体中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迹。

  然而回顾往昔岁月,首都都柏林当地牙医兼政治家KeithRedmond依旧感到不寒而栗。他说:“那根本不是什么繁荣发展,完全是彻头彻尾的泡沫,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欧元。”

  Redmond认为,正是因为国家丧失了控制利率的主动权,爱尔兰政府在应对泡沫时才变得无计可施,眼睁睁地看着泡沫最终破灭。爱尔兰银行系统因此陷入破产边缘,政府不得不大幅减支。

  爱尔兰虽然受到了上帝的眷顾,经济已经幸运地走出死角,并重新迈入增长轨道。但在Redmond看来,欧元依然是高悬在该国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他说:“欧元区的根本性伤痕是无法永久弥合的,爱尔兰完全有可能再次跳入金融和财政陷阱,因为现行的货币体系在应对外部冲击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弹性。”

  ☆法国:国家主权意识抬头☆

  法国经济学家VincentBrousseau看来,使用欧元所引发的绝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它甚至威胁到了法国的国家主权和安全。谈及欧元,他表示:“不仅仅是对法国一家而言,几乎所有欧元区成员国都会面临欧元汇率被高估或低估的困扰,这样一来,各国相关领域的决策者几乎被完全束缚了手脚。”

  Brousseau曾经供职于欧洲中央银行,但在发现欧元区本质性的缺陷之后,他的想法发生了180度大转弯。他说:“在欧洲央行供职伊始,我一度对欧盟和欧元保有良好期许,并认为自己在有生之年最终能够取得设想中的‘欧罗巴国家护照’。”

  但是在历经15年的沉浮之后,他开始逐渐改变自己原先的看法。目前在法国共和联盟党内负责审视国家经济与货币政策的他说:“我意识到,爱丽舍宫向欧盟超国家实体政府让渡主权的做法并不明智。”

  是否完全废除欧元现分歧

  Redmond希望看到,现在的欧元区能够一分为二,即德国、荷兰以及其他一些欧元区内的经济强国继续使用现行汇率的欧元货币;而对于像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等国家,欧元区应该对它们统一发行新的货币,汇率应较现行欧元水平大幅贬值。

  Brousseau则希望,法兰西能够完全放弃欧元,重新将法国法郎推上历史舞台。并且指出,他并不认可今年法国总统大选极右翼候选人勒庞提出的妥协方案。勒庞此前声称,她上台后将废除欧元,但同时希望推行一种新的泛欧货币,与恢复后的法郎并行流通。

  Bagnai认为,欧元的最终出路就是走向坟墓。他说:“我们也明白,解体欧元区可能需要耗费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当然这一进程用时越短越好,但最终结果是完全可以预计到的。”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