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人民币或再现较大贬值压力 加快汇改的必要性提升

1评论 2017-05-08 19:25:00 来源:快讯通财经 下一只“省广集团”

  对于美国特朗普新政府渐次推出减税等系列新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称,之前对美新政府可能引发中美贸易战和货币战的忧虑已减轻,但中美宏观政策差异可能导致资本从中国和其他国家流入美国,助推美元升值。而中国未来宏观形势尚不明朗,不能排除人民币汇率再现较大贬值压力的可能性。

  这些中美宏观政策差异主要包括美联储升息、缩表,美国政府通过税收政策吸引外资、抑制内资外流等政策。

  兼任中国金融40人论坛(CF40)学术顾问的余永定周日接受路透专访时再次强调,中国汇率制度本来应该尽快从当前的“类爬行安排”转变到“浮动汇率制度”。但由于地缘政治的变化,现在中国汇率制度的改革形势愈加复杂,汇改推进恐怕还需获得中、美,甚至更大范围之间的政策协调的支持。

  余永定指出,我主张(中国)尽快采取浮动汇率制度。年初我甚至欢迎特朗普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既然你如此罔顾事实,把中国维持汇率稳定的努力称为汇率操纵,那央行就干脆退出外汇市场好了。

  余永定还称,自从中美领导人海湖庄园会谈以来,地缘政治形势发生明显变化。美国不仅并未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而且表达了愿同中国相向而行、改善中美关系的意愿。在这种形势下,中国汇率体制改革就需要更多考虑中美政策协调的必要性了。

  自2014年特别是2015年以来,资本外流和外逃加剧导致了人民币贬值压力迅速上升和人民币贬值,后者反过来又进一步加剧了资本外流和外逃。为了稳定汇率,中国消耗了近1万亿外汇储备。

  由于加强了资本管制和国内外经济形势的一些有利变化,最近一段时间,中国面临的资本外流和汇率形势明显好转。但是,人民币贬值压力并没有从根本上消失,随着国内、外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人民币贬值压力可能再次上升

  

强化中美宏观政策协调成为必要

如果不存在中美之间的政策协调,在面临贬值压力的情况下,中国就只有加强资本管制、让人民币贬值或动用外汇干预外汇市场这三种基本选择。当然,中国也可在不同程度上同时使用这三种方法以实现汇率基本稳定。但是,这三种选择都存在各自的副作用。

  中美加强政策协调会让情况明显改善。如果美联储在升息和缩表过程中考虑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宏观经济形势,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就会减少。

  另一方面,如果美国能够加强合法性审核、在反洗钱活动中加强同中国政府的合作,来自中国的资本外逃就会受到抑制,中国就有可能适当降低资本管制的力度,而这又是美国所乐见的。

  

中期人民币贬值压力可能再现

余永定指出,按照基本面因素,人民币汇率长期应是一个强势货币,中短期主要受到资本项目流出的影响可能出现贬值压力,且这种贬值,如不加干预,可能导致短时超调。

  除了资本外流直接造成人民币贬值压力外,由于在当前汇率形成机制中美元指数是一个重要考虑因素,美指上升会通过汇率形成机制对人民币贬值形成压力。

  CF40-PIIE(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联合报告就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新经济爱基,净值,资讯政策可能会带来美元的上涨,由于特朗普的增长和就业政策可能会扩大财政赤字,会推高通货膨胀,可能会推动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美联储加息,美元上涨会对人民币汇率带来一定贬值压力。

  余永定认为,资本套息交易平仓引发的中国资本流出已大致完成,而资本管制举措亦确实一定程度抑制了资本外逃,令人民币汇率短时趋稳,但当前相对稳定的汇率形势能够维持多久却很难说。

  他称,美联储升息、缩表、美新政府减税等政策、中国下半年的宏观经济形势、中-美宏观经济政策的相对松紧程度、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等带来的资本输出、中国的外贸形势以致一些地缘政治现象都可能会重新提高人民币贬值的压力。

  中国央行之前采取加强资本管制的措施是必要的,效果也很明显。但导致资本外逃的根本原因还没有解决,资本外逃仍会“花样翻新,死灰复燃。”

  因而,中国应该进一步完善对资本跨境流动的管理,但不能急于改变加强资本管制的基本方向。在继续维持必要的资本管制的前提下,应该尽量减少对外汇市场的干预。

  “动用外汇储备单向、持续干预外汇市场以维持汇率稳定不是外汇储备的合理使用方法。其实,中央银行对这点是有充分认识的。否则,央行为什么要加强资本管制呢?”他提到。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