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新特点:资本账户自由化进程加速

1评论 2017-07-18 00:51:5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张寿林 涨停板,就要这样抓

  7月16日,英国司法部原部长Lord(Neil)Davidson预计,未来一定时间内人民币在全球的外汇储备当中会增加5%。同日,跨境资本流动与系统性风险防范论坛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由人大国际货币研究所(IMI)承办。

  “人民币外汇,现在每天的成交量是2552亿美元左右,多数集中在中国香港、英国和新加坡。”中银香港(港股02388)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在现场透露,70%以上外汇交易在离岸市场发生。

  有专家表示,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牵引力已经从贸易转向了证券投资和作为储备资产的投资。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高海红回顾1997年亚洲金融(港股00662)危机指出,20年过去了,中国不断在融入世界经济,特别是人民币国际化战略推进让中国的外汇政策组合更加清晰明朗,即灵活的汇率制度加上比较开放的资本项目。

  资本账户自由化进程加速

  Lord介绍,人民币不仅是一种不断在崛起的货币,而且也和美元一起成为全球性的货币。

  “今天我们看到,这样的过程正处于进行当中。”Lord分析,人民币从最初主要是一种贸易货币,然后是投资货币,到最后成为一种储备货币。这样的进程还没有完成,但现在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

  Lord坦言,20国集团公报发出明确信号,他们趋向于贸易保护主义。相反,习近平主席今年1月在达沃斯会议期间表示要适应和引导好经济全球化。中国目前正在不断承担起这样的领导作用,不仅是在地区,而且也在全球范围之内。

  “这来得这么快,让我们有时候都感到惊讶。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有了这样的崛起,这也是由人民币支持的,当然未来也会反过来支持人民币的国际地位。”Lord说。

  从离岸市场的角度,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发现人民币国际化目前呈现三大特点:

  第一,在外汇储备方面,人民币开始体现出它的独特性和它作为SDR货币的吸引力,各国央行持有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的积极性有所上升。

  第二,人民币国际化牵引力已经从贸易转向了证券投资和作为储备资产的投资。

  第三,随着内地金融市场不断加强对外开放,资本账户自由化进程也在加速。

  从人民银行的统计来看,央行将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展分为8个方面,2016年数据显示,其中两个方面明显下降。一个是跨境人民币的结算,另一个是非居民持有的国内人民币资产。鄂志寰指出,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人民币的国际债券以及外汇交易等有明显上升。

  在外汇交易上,BIS的数据显示人民币目前是第8位交易货币,SWIFT数据显示人民币为第五大外汇交易活跃货币。

  鄂志寰介绍,从量上来看,离岸和在岸有较大差异,70%以上的外汇交易基本上在离岸市场发生。在岸市场更强调实需,而在离岸市场有更多投资需求、对冲需求,甚至投机的需求。

  从中国的资本账户目前的开放进程看,在规模上,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但外国投资者持有的股票和债券仅占2%左右。鄂志寰分析,一方面这和内地金融市场开放程度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可能也受市场发育程度影响。

  高海红指出,2015年“8.11”汇改是惊险的一跳,这次尝试是有意义的,尽管会带来很多风险,但至少测出了一个底线,即假设央行放弃干预会发生什么。

  对于2016年人民币出现的波动,Lord指出,这也不太可能造成跨国公司回避使用人民币,因为这种波动不只是发生在中国,比如说英镑,在英国同意脱欧之后下跌了15%。人民币肯定是跨国公司要使用的一种关键货币。

  2016年10月,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Lord透露,这本身带来一些间接的影响,鼓励了一些外国央行以及财富基金,要么持有人民币作为储备,要么增加目前的持有量。他预计,人民币未来在全球的外汇储备当中会增加5%,“这是对短期的预测,我觉得还低估了”。

  专家:资本外流不等于汇率贬值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判断,汇率市场化是大势所趋,贸易顺差、资本流出将成为中国国际收支平衡的新常态,但是资本外流不等于汇率贬值。

  高海红指出,一个过早开放的资本项目搭配固定汇率是一个“有毒”的政策组合。中国不断在融入世界经济,特别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战略,中国的政策组合更加清晰明朗,即灵活的汇率制度结合比较开放的资本项目。

  鄂志寰透露,境外投资者持人民币债券的积极性不太高。这方面,“我们不去和英国的39%和德国的45%比,只看东南亚,在马来西亚,它的债券居然有28%是由外资持有。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中国的1.3%的确是非常小的比例。”她指出,这个比例预示着境外机构持有人民币债券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鄂志寰判断,整个中国市场的规模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下一步可能是市场结构的调整和深化,这是未来继续吸收更多投资者一个重要前提,当然也需要更多对市场管制的放松措施。

  针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建议,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高级经济学家李文龙指出,作为负责任的全球大国,中国需要对外展示很强的控制通胀能力,维持人民币稳定。这在加入SDR之后,变得更为迫切。

  李文龙指出,中国每年都设定一个通胀参考目标,但还需要对通胀控制升级为约束性比较强的制度安排。“比如基于2%的水平有上下1%的浮动,同时兼顾特殊时期的灵活安排。从政策框架来说,这并不是一种特别困难的事情。”

  李文龙还指出,《中国人民银行法》第十六条款提到,人民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货币。“很明显这提出了一个范围,支付限制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这是2003年的表述,已经过了14年,如果不调整,至少在法律层面没有支持货币在全球流通。”他建议在立法方面做出调整,将对人民币国际化有更好的法律支持。

  巴基斯坦央行原行长Yaseen Anwer提醒,人民币入篮SDR之后,要被大家接受,就必须要让用户有信心,美元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让世界接受的,所以人民币在全球被广泛接受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可能要花五到十年,甚至三四十年。

  一个货币出现风险,会波及全球,小的国家也会受害,“眼光要放长远”,Yaseen Anwer说。

关键词阅读:人民币国际化 牵引力 储备资产 贸易保护主义 人民币债券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