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岸人民币见两年新低!持续贬值下资本外流压力加大

1评论 2018-10-26 08:21:12 来源:券商中国 一招提高打板成功率至80%

  随着人民币兑美元的持续贬值,资本外流压力再度显现。

  10月25日,国家外汇局公布的9月银行结售汇数据显示,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1202亿元,创2017年6月以来最大逆差;其中,代客结售汇逆差1103亿元,为2016年2月以来最大;再结合前段时间公布的9月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数据,均说明跨境资本流出形势在恶化,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

  数据公布当天,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也表现不佳。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16:30收盘报6.9498,创2017年1月3日以来新低,较上一个交易日跌97点。离岸跌幅更大,一度跌破6.96关口,刷新近两年新低。

  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虽然目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动形势保持稳定,但三季度以来随着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人民币汇率快速贬值,未来短期跨境资金流动方向突然逆转的风险也在攀升,这反过来又会加大人民币的贬值压力。

  尽管市场担忧跨境资金流动形势会快速恶化,但国家外汇局方面透露,初步统计,10月上中旬银行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付款均呈现小幅顺差,并强调,未来有利于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平稳运行的条件依然充分。

  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明显恶化

  通常情况下,银行代客结售汇和代客涉外收付款常被看作是反映跨境资本流动形势的有效指标。9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1103亿元,为2016年2月以来最大,相较上月恶化470亿元。

  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幅度扩大,反映出资本流出压力加大。而当月逆差规模的扩大,主要受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明显恶化的影响。分项目来看,经常项目逆差1041亿元,逆差扩大282亿元;资本与金融项目差额由正转逆为-62亿元,相较8月份下降187亿元。9月远期净结汇18亿元,已由净售汇转为净结汇。

  “9月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大幅扩大1606亿元至1910亿元,出现明显恶化,无论是涉外外汇收支还是人民币收支的情况均表现不佳。”招商证券(行情600999,诊股)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代客涉外收付款之所以明显恶化,有一个新的外部因素变化值得警惕。在9月的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中,资本与金融项下由顺差转为逆差,大幅恶化1361亿元,其中,证券投资项成为主要的拖累。

  谢亚轩对此解释称,美债收益率的大幅升高对全球资产价格、资金流向都产生了显著负面影响,中国也不例外。9月外资买债规模出现了明显萎缩,增量环比大降93%。

  更为重要的是,上述负面影响在未来几个月可能会持续发酵。“中美长端利差目前已降至40bp左右的历史低位,而汇率因素同样并不友好,在这两个周期性因素同时转负面的背景下,后续几个月外资买债的规模将可能出现下降,这对于我国资本流动形势、人民币汇率、债券市场表现等均可能产生一定负面影响。”谢亚轩说。

  资本流出风险在加大

  实际上,今天公布的9月银行结售汇数据尽管不太好看,但并不令市场意外。此前公布的9月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数据都契合了结售汇数据。

  9月外储减少226.91亿美元,根据市场估算,其真实交易变动规模实则只有-200亿美元左右;此外,9月末外汇占款余额环比大减1193.95亿元,为一年多以来首次明显负增长。市场普遍认为,这些迹象都表明,受人民币贬值、资本外流压力加大影响,一年多以来央行首次在外汇市场中进行了明显干预。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当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压力在加大。王有鑫称,虽然目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动形势依然保持稳定,但三季度以来随着人民币汇率快速贬值,风险有所抬头。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

  一是最近三个月银行代客结售汇差额再次由顺转逆,银行涉外收付款逆差规模扩大。三季度以来银行代客结汇率整体也在波动下行,企业结汇意愿下降,持汇意愿提升。同期,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逐渐扩大。

  二是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净流入规模快速下降,三季度可能会由顺转逆。一季度净流入规模接近1000亿美元,而二季度快速回落至300亿美元。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加快,跨境资本流动将承受更严峻挑战,三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很有可能会再次呈现逆差。

  三是证券投资项下的短期跨境资本流入增加,在全球金融波动加剧背景下,未来有可能成为潜在风险点。

  王有鑫表示,今年以来,受国内债券价格走高、债券通利好持续和A股国际化程度加快等因素影响,证券投资项下跨境资本净流入持续增加,境外机构开始积极增配境内人民币债券和股票资产。一季度,证券投资项下资本净流入规模为102.7亿美元,二季度跃升至609.9亿美元。其中,债券投资项下资本净流入合计占证券投资项下资本净流入的73.9%。

  不过,硬币都有两面,王有鑫提醒称,从短期看,证券投资项下跨境资本流入对当前稳定人民币汇率具有重要作用,但考虑到证券投资项下的资本流入都以短期的投机资本为主,未来随着我国货币政策和金融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短期热钱可能会集中以更快的速度逃离,将严重冲击我国汇率稳定。

  “以近期股市动荡为例,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统计,今年前三季度,每周流入我国股市的资金平均为95.5亿美元,但在10月5日-12日股市动荡期间,股市外流资金超过245亿美元,外流规模和速度远超流入规模和速度。”王有鑫说,从目前的情况看,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未来短期跨境资本流动方向突然逆转的风险也在攀升。

  面对当前较为复杂的跨境资金流动形势,国家外汇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是外汇管理部门的一项重要工作,对跨境资金流动形势高度关注。未来,将在加快外汇管理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的同时,采取综合措施维护外汇市场稳定:

  一是继续深化重点领域改革,实行更加广泛更高水平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

  二是保持对外汇违法违规活动的打击力度,同时确保真实合规的跨境贸易和投资不受影响。

  三是完善“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构建跨境资金流动宏观审慎管理体系,逆周期调节外汇市场短期波动,维护金融体系安全和国际收支平衡;完善外汇市场微观监管框架,维护外汇市场秩序。

  “虽然外部环境复杂多变,不确定性因素依然较多,但我国吸引跨境资本稳步流入的优势继续存在,包括良好的经济基本面、改革开放的政策环境等;而且,在汇率双向波动、汇率预期保持理性、政策引导更加明确的情况下,境内主体对外资产和负债的摆布将延续平稳有序的态势。”王春英说。

  紧缩货币保汇率概率不大

  一般情况下,跨境资金流出压力加大与汇率贬值是会相互强化。因此,由于三季度以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形势快速转向,也增加了市场对于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的担忧。

  对此,中信证券(行情600030,诊股)研究院副院长明明认为,9月中美利差进一步缩小,尽管短期内可能出现调整,但预计未来中美利差将进一步压缩,“稳外储”与“稳汇率”的平衡仍有一定的压力。考虑到央行行长易纲近日表态货币政策会更加注重内部市场,而且货币政策工具还有相当空间,这为货币政策未来进一步放松创造了条件,因此,中美利差短期将会进一步压缩。

  “利差的缩窄如果沿着’中美利差收窄—资本流入美国—美元走强、人民币走弱’的思路进行,那么这将意味着,我国资本将可能进一步外流。而资本外流加大意味着人民币需求减弱,给人民币汇率的压力增加。”明明说,考虑到目前国内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货币政策可能进一步宽松,相应的,紧缩货币保汇率的概率不大。

  北京一资深外汇分析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分析称,央行不会纠结于汇率的某一固定点位,但可能会关注市场的情绪和预期。目前人民币汇率确实存在进一步贬值的压力,如果结售汇逆差规模较小、市场情绪稳定,央行可能会顺其自然,破7其实并无大碍;但如果市场情绪过于紧张,央行可能就会适当出手予以干预。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世锦近日撰文指出,正视汇率均衡水平的动态调整,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无论是“破7论”还是“保7论”,都忽略了均衡是动态的,这一点至关重要。人民币的均衡水平并非一成不变,应该适应人民币均衡水平的动态调整,增强汇率的灵活性,发挥市场自动均衡的基础性作用,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针对社会上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忧和守住某个‘关口’的主张,我们认为,重要的不是具体‘点位’,关键是汇率机制要正确。只要机制正确,不怕‘点位’不回来。”刘世锦说。

关键词阅读:人民币汇率 人民币兑美元 人民币

责任编辑:窦晓芸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