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为什么非要置伊朗于死地?

1评论 2018-11-24 12:09:26 来源:FX168 作者:Linda 永泰能源大赚22%秘诀

  近两年来,特朗普政府对待其他国家的态度,可谓“冰火两重天”。一方面,对沙特等国极尽宽容,即使沙特王储涉嫌杀害记者,也要继续充当沙特的“坚定伙伴”;另一方面,又对伊朗痛下杀手,即使伊朗暂停核武器计划,也要重新启动经济制裁。

  本月初,特朗普政府给中国、印度、希腊等8个国家和地区留了面子,允许他们可以暂时购买伊朗石油,但是长时段来看,只要特朗普一天在台上,只要伊朗不做出更大的妥协,美国对伊朗的强硬外交,恐怕不会改弦易辙。

  特朗普政府为什么对伊朗如此凶狠,非要置人家于死地?他们与奥巴马时代的美国政府为何如此不同?

  在伊朗这个问题上,特朗普倒是直来直去,从没掩饰过自己的态度。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就批评伊朗核协议是一份“糟糕的协议”,并且声言当选以后,坚决要退出,理由是这份协议对伊朗的限制太宽容,根本不能阻止其发展核武器。

  但是,从全球政治角度来看,伊朗只是美国中东战略的关键一环。只有将伊朗放在美国中东战略中,才能看清双方的冲突所在,才能明白特朗普政府制裁伊朗的实质所在。

  自古以来,中东由于扼守咽喉要道,乃兵家必争之地。进入20世纪,中东发现石油以后,更是成为英、德、俄、法等国的瓜分对象。二战结束后,美国政府以伊朗和以色列为切入点,逐步在中东扩张,成为了新的主导者。直到小布什总统时代,美国都在极力维护这种主导地位。

  民主党的奥巴马总统上台后,美国对中东战略有所调整。一方面,美国经济衰退,无力负担庞大的军事开支,而且持续多年的军事干预,也没有取得理想效果;另一方面,美国页岩油、页岩气技术发展迅速,再加上加拿大、委内瑞拉和墨西哥原油供应充足,美国已经不太需要中东石油。

  在这种情况下,更注重民主、自由、人权价值的奥巴马政府顺势而下,逐步从中东事务中抽身,将更多精力和财力转到了亚太领域。

  对于四分五裂的中东,奥巴马政府采取的是“平衡战略”,即不再绝对支持一方打击一方,而是维持一种平衡局面。其中,最突出的平衡成果,就是与中国、英国、法国、俄国、德国,经过长达20个月的艰苦谈判,与伊朗达成了七国核协议。根据该协议,伊朗承诺停止发展核武器,美国则答应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

  伊朗核协议意味着美国愿意给予伊朗一定发展空间,希望在自己抽身而去之后,中东各方势力能够保持平衡。

  但是,在以特朗普及其智囊为代表的美国人看来,伊朗核协议就像一个“纸糊的风筝”,完全是自欺欺人之作。因为平衡的结果,就是同盟顾不上,敌人却坐大。

  事实上,美国解除经济制裁后,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确实急剧上升,已经隐然成为中东“影子霸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伊拉克什叶派背后有伊朗支持的影子,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哈马斯背后有伊朗支持的影子,也门胡塞武装背后,还有伊朗支持的影子。可以说,伊朗在中东已经无处不在。

  同时,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中间点上的伊朗,正在借助中国推进“一带一路”的战略机遇,与中国进行经贸对接,力争成为亚欧大陆贸易新通道。欧洲企业巨头看到商机,也纷纷到伊朗进行投资。过去几年,伊朗的经济增长速度非常明显。

  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伊朗掌控中东并非不可能。最起码,在特朗普政府看来,事实将向着这个方向发展。

  如果伊朗真的掌控中东,对它的两个“死敌”以色列和沙特,无疑是最大的威胁。

  本来,以色列的敌人主要是阿拉伯人,没伊朗的事。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三十年,两国作为美国共同的盟友,还是互帮互助的“小伙伴”。但是,近年来伊朗深度介入中东各国武装组织,对以色列国家安全形成了严重威胁。这些武装组织如哈马斯、真主党,再加上阿萨德政府,都是与以色列不同戴天的仇敌。因此,伊朗发展核武器,以色列最为心慌;奥巴马推动伊朗核协议,以色列最为气愤:万一伊朗“暗度陈仓”成功研制出核武器,随便交给一个武装组织,就够以色列吃不了兜着走。

  以色列已经多次扬言,如果美国迟迟不制裁伊朗,他们将单方面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上半年,以色列特工冒着巨大风险,调查并偷出伊朗核武器资料,就是为了向美国施压。

  特朗普对以色列的担心“感同身受”。他本人与美国犹太人精英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女婿库什纳出身犹太望族,女儿伊万卡为了夫婿还改信犹太教。有文章分析说,库什纳及其背后的犹太人大金主,在特朗普竞选过程中发挥了至为关键的作用。

  不管特朗普是否依靠犹太金主上台,他明显偏袒以色列则是不争的事实。在他眼中,以色列才是美国的坚定同盟,巴勒斯坦、伊朗等就是敌人;美国必须改变模棱两可的态度,坚决站到同盟一方,才能最大限度保障美国利益。而且,他说到做到,上半年已经不顾巴勒斯坦的抗议,命令美国使馆将馆址迁到了耶路撒冷。

  在以色列和伊朗势同水火的情况下,要想支持以色列,就必须退出伊朗核协议,重启制裁行动。

  在中东地区,对伊朗崛起非常担心的另一个国家是沙特。伊朗是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大本营,沙特则是逊尼派的集结地。同时,两个国家背后,还隐含着波斯人与阿拉伯人上千年的对抗。因此,对于伊朗支持伊拉克什叶派、叙利亚什叶派阿萨德政府,沙特担忧不已,生怕中东变成什叶派的天下。

  沙特为了对抗伊朗,不惜与“阿拉伯公敌”以色列结盟并参与黎巴嫩、也门内战。它当然也希望利用同盟关系,推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抑制伊朗在中东的扩张。

  美国与沙特的同盟关系,源自共同“惩治”伊拉克萨达姆,以及沙特独一无二的原油生产国地位。现在,美国能源走向自主,沙特原油已经失去原先的重要性。但是,沙特高额的军事采购,对美国军工企业仍然意义重大。

  而且,美国仅仅想依靠以色列对抗伊朗,显然不现实。将以色列和沙特捆绑在一起,作为抑制伊朗的“双子星座”,就成了他们的不二之选。而要推动沙特和以色列对抗伊朗,就必须改变中立立场,甚至容忍其犯下的类似残杀记者之类的“非文明举动”。

  退一步看,即使不为了以色列和沙特,特朗普政府也不会放过伊朗。现在的伊朗,已经不是“纯粹的伊朗”;美国与伊朗的冲突,也不是纯粹两国之间的冲突。

  近年来,伊朗为了对抗美国及以色列、沙特,抛弃历史积怨援引俄罗斯做后盾,已经成为“同病相怜”的盟友(皆受美国经济制裁)。同时,伊朗以原油换取中国工业品,双方相互补充、各取所需,也成了难以割舍的经济伙伴。

  在这种情况下,伊朗问题不仅隐含着中东冲突、美伊矛盾,也牵涉美、中、俄三个大国之间的暗中角力,从而成为全球政治博弈的一个关键节点。特朗普政府显然不能掉以轻心。

  特朗普政府如果集中火力,将伊朗经济推至崩溃边缘,不仅能够削弱俄罗斯在中东的同盟军,还可以有效抑制中国“一带一路”计划,增加中美经贸谈判的砝码。

  制裁伊朗对全世界都不是好事,唯独有利于美国利益。特朗普确实在践行他所秉持的“美国优先”原则。

  客观地说,特朗普政府不能完全代表美国。他发表继续支持沙特的声明以后,美国媒体一片哗然,包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在内的主力媒体,纷纷指责特朗普背叛了美国价值观。民主党人对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也是一片惋惜和批判之声。但是,在美国政治体制下,民众一旦将某人推上总统宝座,除了因为“叛国、受贿、重罪或轻罪”而对其进行弹劾外,并没有太多的手段影响其外交决策。

  换言之,无论媒体和民主党人怎样痛骂特朗普,他都可以“稳坐钓鱼台”,直到下一届大选到来。

关键词阅读:特朗普 伊朗核 伊万卡 伊朗石油 政府制裁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