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中国企业对欧直接投资123亿美元 降至四年来最低点

1评论 2019-07-16 16:17:39 来源:金融界网站 易尚展示大赚16%方法免费分享

  2019年7月15日,根据贝克•麦坚时的一份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对欧洲和北美发达经济体的投资仅为123亿美元,同比下降18%,为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中国企业宣布的全球对外并购交易额,百万美元

  两宗自2018年就开始筹备的大型交易(山东如意-莱卡和安塔-亚玛芬)的完成使得2019年开局投资势头强劲,而之后这两大地区的投资活动迅速趋于平缓。中国在这两大地区共完成了123亿美元的直接投资交易,其中北美为33亿美元,欧洲为90亿美元。中国对欧洲的投资峰值为2017上半年的539亿美元,而对北美的投资峰值出现在2016下半年,为284亿美元。

  中国的投资额下滑并不只出现在北美和欧洲这两大地区。今年上半年,中国的全球境外投资进一步下行,中国企业最新宣布的全球并购交易额下降60%,至200亿美元,这是由于宏观经济压力大、海外政治形势和监管审查形势严峻,并且中国国内的资本管制依然严格。

  中国对欧洲的投资仍然是北美的三倍。尽管下降的趋势相似,中国在欧洲更高的投资水平反映出欧洲的标的资产与中国的对外政策更为契合,其政治和监管审查也相对宽松。不过,中国对北美的投资确实从去年的极低谷增长了19%。而由于中国对加拿大的投资与去年持平,这19%的增长全部来自美国。

  贝克•麦坚时香港/中国并购业务部负责合伙人屈爱青律师表示:“在地缘政治动荡不安的背景下,中国企业高管在进行交易和海外投资方面的选择时也更加谨慎。我们已经注意到企业正在落实多种新战略,包括更加注重多边投资、与私募股权投资者合作,以及越来越关注邻近本土的市场投资机会,许多企业则是在打持久战。目前仍有大量中国资本在全球寻找栖身之所,但中国投资者并不打算在外部环境不确定的形势下为政治和监管风险买单。”

  中国投资者类型和交易规模正在发生变化

  国有投资者完全聚焦国内:他们在欧洲和北美地区的投资活动大幅下滑,私营企业在这两大地区的投资总规模中占94%。尽管在过去的5年里,国有投资者在欧洲的投资一度占中国总投资的一半以上,这一比例现已跌至6%。而在北美,国有投资占比在2019上半年已降至8%。

  贝克•麦坚时华盛顿办事处国际贸易部合伙人Rod Hunter律师表示:“虽然中国对外投资活跃度降低主要归因于中国国内政策和经济形势,但发达市场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就在中国和其他市场参与者正努力剔除外部杂音,以辨别政策的实际变化时,中美贸易摩擦对市场施加了不小的压力。事实上,美国的投资政策保持相对稳定,主要变化在于美国政府在技术投资方面的监管更加明确。欧洲监管机构的审查也在加强。也就是说,我们都应该意识到,中国企业境外直接投资的水平对于一个规模如此庞大的经济体来说是较低的。同时,我们应该期待,随着时间的推移,投资量会回升至更高水平。”

  2015至2016年,中国企业境外直接投资交易的规模均值快速增长,但在过去两年却以同样速度急剧下滑。而中国在北美的平均交易规模还远低于2015至2016年繁荣期前的水平。2019年,北美地区的平均交易规模为3500万美元,2018年为2900万美元,仅为2015年9000万美元的1/3。2019上半年,中国在欧洲的平均交易规模为1.43亿美元, 与2015年(2016至2017年繁荣期前)的1.49亿美元相近。

  已完成交易及交易开展的地域

  北美地区最大的一宗交易是山东如意集团(行情002193,诊股)以约16亿美元收购英威达的服装和高级面料业务。

  2019上半年,欧洲最大的几宗投资交易分别为安踏收购芬兰体育用品公司亚玛芬体育(交易额52亿美元 – 该交易是今年在芬兰和中国迄今最大的中国企业投资),恒大收购瑞典电动汽车制造商NEVS 51%的股份(交易额9.3亿美元),蚂蚁金融收购英国支付公司万里汇(交易额7亿美元)以及海尔收购意大利家电公司Candy(交易额5.47亿美元)。这意味着北欧国家是唯一投资活动较为活跃的区域,其中芬兰和瑞典均有大型交易开展。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对法国和德国的投资明显下滑,其交易额分别下降了97%和75%。

  贝克•麦坚时欧洲、中东及非洲-中国业务部负责人Thomas Gilles律师表示,“投资者显然专注于监管最为宽松的行业交易,不过数据显示,如果做足功课,投资者也能够在电子支付或电动汽车等具有潜在风险的行业完成交易。”

  向隐患较小的行业转移

  2019上半年,消费品和服务以及汽车行业占中国对欧洲和北美投资总交易额的3/4,这凸显出监管审查正迫使企业退出那些受国内(房地产领域)和海外(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科技领域)监管机构关注的行业。

  汽车是2019上半年中国在这两大地区的第二大投资行业,这主要归功于两宗大型交易:在欧洲,恒大集团以9.3亿美元收购电动汽车制造商NEVS 51%的股份;在北美,远景能源收购了日产在田纳西州的电池业务。

  2019上半年,吸引中国资本进入欧洲的其他主要行业包括金融与商业服务、交通运输及基础设施行业。在北美,美国的健康与生物技术行业持续吸引投资,而基础材料则是中国投资加拿大的首选领域。

  贝克•麦坚时全球并购业务部负责合伙人Michael DeFranco律师表示:“中国投资者目前正关注一些监管和政治审查力度较低的行业。2019年迄今,消费品和汽车行业的一些交易即将完成,这些交易占中国对这两大地区投资额的75%以上,表明中国投资者正在远离国内外监管审查较为严格的行业。”

  前景不明朗

  展望未来, 2019下半年的交易前景并不十分乐观。中国在欧洲和北美的投资可能仍保持在目前的较低水平,预计2019下半年不会出现明显好转。截至2019年6月,我们在北美地区仅有46亿美元的未完成并购交易的记录,而欧洲仅有20亿美元的未完成交易。

  由于整体交易活动水平较低以及投资者为避免敏感交易变得愈加谨慎,中国在欧洲和北美中止的交易数量和交易额持续下滑。近期,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迫使两家中国企业剥离已收购资产(社交APP Grindr和健康诊断初创公司PatientsLikeMe)的行为凸显了美国监管机构对个人信息安全的重视与日俱增。

  从根本上讲,与经济趋势相比,政策和政治形势对于中国在欧洲和北美的投资前景同等重要。中国资本管制政策在未来六个月的走向将产生重大影响。任何对现状的进一步强化,都将影响中国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潜在投资水平。

  关于美国,Rod Hunter律师阐述道:“未来一年将出现影响资本市场的重大监管变化。美国将把预申报审查制度扩展至所有从事‘敏感’个人数据处理的美国企业,并要求企业在向中国转让某些新兴技术前取得许可。同时,美国可能会禁止在当地经营的企业使用来自中国的某些设备及部件。此外,贸易摩擦和更广泛的中美关系不确定性也可能进一步升级。”

  对于欧洲的情况,Thomas Gilles律师总结道:“随着欧洲继续实施新的外商直接投资筛选准则,中国投资者可能会面临更为严格的审查。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欧盟新框架中提出的许多标准可能尤为具有挑战性,包括对国家支持的投资者进行特别审查。即将在今年秋季上任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所采取的更为全面的对华策略可能是影响未来投资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来源为金融界外汇频道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关键词阅读:中国企业 投资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