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换总裁或仍唱“美欧二人转” 拉加德功绩可圈可点

1评论 2019-07-18 07:53:15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袁源 接力诚迈科技的好票出现

  拉加德

  卡尼

  长期以来,IMF总裁由欧洲人担任,世界银行行长由美国人担任,已经是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尽管随着发展中国家的崛起,这一“潜规则”备受挑战,但今年,“双头垄断”局面或不会改变。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现总裁克里斯蒂娜 ·拉加德被提名为欧洲央行下任行长之后,围绕IMF新总裁的角逐和讨论已经开始。

  诞生于布雷顿森林会议的首要机构IMF在今年已经迎来第75个年头,作为多边秩序的支柱,IMF总裁是一个关键角色。

  多年来,依据约定俗成的传统,IMF总裁由欧洲人担任,世界银行行长由美国人担任,“双头垄断”局面不曾改变。恰逢今年该组织再度遴选总裁,这一“君子协定”似乎仍然奏效。

  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IMF目前面临更为艰巨的任务。无论选谁,所有人期待的,都是“我们应该选个能干的”。

  拉加德功绩可圈可点

  拉加德作为IMF总裁的第二个五年任期,本应于2021年7月结束。去年9月,英国《金融时报》询问她是否对欧洲央行的工作感兴趣时,她的回答是:“不,不,不,不,不。”

  今年7月初,距离拉加德连说5个“不”还不到一年时间,这位全世界衣品最好、最有权势的“金融女王”被欧洲理事会提名为欧洲央行行长,意外导致IMF需要提前遴选一位新领导人。

  拉加德在IMF官网上发布的一份简短公告中表示,她“非常荣幸被提名担任欧洲央行行长”,她还决定在提名期间暂时卸任IMF总裁一职。

  据悉,拉加德的任命需要得到欧洲议会的批准。如果获得通过,她将于10月31日接替德拉吉担任欧洲央行行长。

  出生于1956年的拉加德于2011年首次成为IMF总裁,也是第一个担任这一职位的女性,并于2016年开始了在IMF的第二个任期。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熊爱宗持续关注IMF治理多年,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拉加德在担任IMF总裁期间,有几项突出的成绩值得说道。

  “首先,她推进了IMF治理结构改革,提高该组织的合法性。在拉加德的积极推动下,IMF 2010年份额与治理改革方案在2016年生效,给予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更大的发言权。”

  “第二,拉加德提升IMF的有效性,维持IMF在全球经济和金融合作中的关键作用。例如在监督方面,积极推动对已有监督框架进行修改与完善,不断充实基金组织监督力量,扩展监督内容等。在危机救援方面,确保IMF拥有充分的资源和充足的工具,具备解决系统性冲击的能力。例如上任之初,持续推动对欧洲国家的救助等。”

  “双头垄断”传统延续

  拉加德被提名为欧洲央行行长后,IMF执行董事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接受拉加德暂时让位的决定,并任命IMF第一副总裁利普顿为代理总裁,表示对这位美国经济学家“充满信心”。

  执行董事会的声明并未提供有关物色总裁接任者的细节。

  IMF新闻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应称,下一任IMF总裁的正式遴选将在现任总裁拉加德辞职后进行。IMF总裁的选择是执行董事会的决定,代表IMF的全体成员,这一遴选过程具有竞争性,并以能力作为评判标准。

  长期以来,IMF总裁由欧洲人担任,世界银行行长由美国人担任,已经是一项众所周知的“潜规则”。

  对于这种“双头垄断”的局面,熊爱宗告诉记者,美欧主导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建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美欧在布雷顿森林机构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因此,这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美国和欧洲对布雷顿森林机构的“垄断”。

  不过,随着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它们在IMF总裁遴选过程中也发挥着越来越突出的作用。1973年,由印度尼西亚和伊朗领导等一些发展中国家阻止了前OECD秘书长、荷兰人Emile van Lennep的提名。

  《外交政策》杂志曾经报道称,IMF在2008年进行的一次内部审查中承认,这种传统“明显减少了选择”,并曾经讨论过终止这项“潜规则”。

  “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转变,发展中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在布雷顿森林机构中的地位不断上升,这在一定程度上侵蚀了美欧垄断地位的权力结构基础。更为重要的是,无论是IMF还是世界银行,领导人的选择应该是基于候选人的能力,而不是国籍。如果只是单独依据国籍来选择领导人,将不利于这两个机构的发展,同时也与当前世界经济格局的转变不相符合。”熊爱宗说。

  《日本时报》提出,在此次IMF总裁的遴选上,传统的“君子协定”是否仍会延续。今年4月,63岁的美国财政部高级官员马尔帕斯当选世界银行行长,证实了“君子协定”仍旧有效。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大多数国际规则的漠视以及他对欧洲人的蔑视都可能超过预期,而新兴经济体可以联合起来并向其中一位候选人施压。

  这一来自日本的观点认为,现在也许是新兴经济体放弃沉默的时候了。“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且确定IMF和世界银行领导层的非正式协议已经过时。国籍不应成为甄选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评判标准,更应该看中能力。”

  英国《金融时报》也提出,IMF总裁的角逐要真正开放,并择优选定候选人——不管其是不是欧洲人。新任总裁将需要处理来自现有及新兴经济大国时常发生矛盾的压力,同时维护IMF的核心原则,即合作、理性决策与经济开放。

  不过IMF的前美国执行理事、曾在美国财政部任职多年的Mark Sobel认为,这次也不会有例外,尤其是自特朗普提名的世行行长马尔帕斯在4月没有遇到挑战就获得批准的情况下。Sobel称,“欧洲人不想否决马尔帕斯,因为他们想掌控IMF总裁这个职位。欧洲推举的任何人,美国都不会否决。”

  美国在IMF中拥有最大投票权,为16.52%,是唯一一个握有否决权的国家。

  卡尼最被看好

  根据IMF官网对于总裁遴选程序的说明,IMF执董会的24名成员负责总裁遴选。过去的做法一直是由执董会提交候选人提名。自2011年遴选以来,IMF理事也可以提交候选人提名。

  提名期结束时,IMF秘书长向执董会宣布那些表示愿意成为候选人的被提名者姓名。从这些候选人中,执董会进行甄别、遴选(没有任何地区偏好),确定3个入围人选。随后,IMF对外宣布入围人选名单。

  目前,出现在欧洲候选人名单中的有欧元集团前主席、荷兰人杰伦·戴赛尔布卢姆,芬兰前总理亚历山大·斯图布,世界银行现任首席执行官、保加利亚人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以及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前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等。

  来自墨西哥的现任国际清算银行(BIS)总干事卡斯滕斯、印度央行行长拉詹、IMF国际货币金融委员会主席尚达曼等也在热门候选人的名列。

  这些热门人物,都存在可被挑剔之处。卡尼是加拿大公民(虽然他也有爱尔兰护照),他在为一个即将离开欧盟的国家服务,因而欧盟是否能够支持他存在疑问;奥斯本面临着同样问题;尚达曼、拉詹和卡斯滕斯都不是欧洲人;格奥尔基耶娃虽经历丰富,但她来自东欧,目前尚不清楚欧洲是否会力挺她。

  目前,根据国际博彩市场的反应,卡尼最被看好,紧随其后的是拉詹。

  继任者的挑战

  无论是谁获得这一职位,都将面临一场真正的挑战。

  随着全球流动性的增加,保护主义风头正劲,一些国家面临危机,全球经济正在放缓,压力越来越大。

  今年6月,拉加德在一篇名为《更新布雷顿森林体系(Updating Bretton Woods)》的文章中,呼吁重新致力于全球经济合作。

  拉加德在文中提出,IMF需要做出的一些努力。她指出,政策制定者必须在国内为人们提供成功的条件,并解决过度不平等问题。对于这些问题,财政措施都能够发挥关键性的作用;在国际层面,IMF需要跨越国界提供更公平的竞争环境,贸易体系存在扭曲,需要进行改革;国际税收是另一项挑战,必须确保国际公司支付其公平的税收份额;此外,更好地治理气候变化和腐败问题,也有利于创造更公平而强大的全球经济。

  熊爱宗认为,拉加德的接任者需要首先解决两个问题。

  一是治理改革。要推动尽快完成第15轮份额总检查,预定的时间是在今年IMF秋季年会前完成。同时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整体份额,使得IMF份额结构与世界格局更相符。

  份额认缴是IMF资金的核心。成员国的份额决定了其向IMF出资的最高限额和投票权,并关系到其可从IMF获得贷款的限额。2010年,IMF曾达成2010年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该方案在2016年初生效。在该方案下,新兴和发展中国家整体份额有所提高。

  而新任总裁不得不考虑的第二个问题,是如何确保IMF拥有充足的资源。熊爱宗表示,“当前,IMF资源面临下降的危险,例如IMF的一系列双边借款安排可能会在2019年底或2020年底到期,新借款安排如果没有IMF执董会新的批准,也可能会在2022年底到期。”

关键词阅读:IMF 拉加德

责任编辑:葛文静 RF1104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