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昨夜!特朗普新提名的美联储理事又被参议院“怼”了

1评论 2020-02-14 10:19:04 来源:环球外汇 游资亲授打板神技

  自从上任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一直试图改造美联储,想让这个全球最主要的央行在指定货币政策时“乖乖地”听自己的话。然而,坚守独立性底线的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却每每令其怒不可遏。

  而他试图在美联储内部安插“亲信”的努力,也多次在参议院提名投票时遇阻。这不,就在昨夜,被誉为特朗普梦寐以求鲍威尔“接班人”的朱迪·谢尔顿,在其理事提名过程中就又一次被参院银行委员会“怼”了!

  美国参议院共和党消息人士称,由于美国国会两党的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会撤回对朱迪·谢尔顿的美联储理事职位提名。

  白宫尚未作出最后决定,因为这首先需要特朗普签字批准这一逆转。一位参议院助手称,参议院共和党助手们私下表示希望谢尔顿退出。谢尔顿的最大支持者是特朗普和国家经济顾问库德洛,但除此之外,美国政府内部并无多少人支持她。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昨夜谢尔顿女士在参院银行委员会遭遇了什么……

  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Sherrod Brown在听证会的开场发言中,就率先围绕谢尔顿有争议的观点向她发难。

  “谢尔顿女士有着太多令人警惕的想法,并且在很多重要问题上失败了,因此无法确定这项工作。”Brown补充说,“投票赞成谢尔顿女士就是反对美联储的独立性。”

  对此,谢尔顿在听证会上说:“我希望强调我对尊重国会规范美国货币价值宪法权力的承诺,我相信美联储的独立性是其公信力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来自阿拉巴马州、同时也是该委员会资历最深的议员Richard Shelby则表示,“我认为美联储应该独立,我们应该让主流人士参与进来,”Shelby对记者表示。“我不认为她是主流经济学家。”

  此外,谢尔顿被问及,如果她在经济衰退时期领导美联储将会怎么做。她表示将把利率降至零,并补充说,“绝不会采取负利率,我反对这种想法。”在购买资产方面,她会“非常不情愿地”这么做,但同时指出货币政策的局限性。她还表示,如果到了最后关头,她还会呼吁财政刺激。

  不过,宾夕法尼亚州的参议院Patrick Toomey在听证室外对记者说,谢尔顿的回答并没有消除他对她的担忧,他还说他还没有决定是否支持对她的提名。在对她的提问中,他表达了对谢尔顿过去的看法的担忧,Toomey说:“我只想强调,这是一条危险的道路。”

  Shelby在听证会上也表示,虽然谢尔顿在学术上有资格担任美联储主席一职,但他对她过去的一些经历感到不安,并质疑她是否支持将金钱价值回归金本位。

  关于金本位制,谢尔顿回应,她“不会主张回到先前的历史货币安排。”并补充说,看看过去几十年的成功案例可能是有益的。

  会议结束时,来自爱达荷州的共和党人、委员会主席Mike Crapo说了几句支持谢尔顿的话,对她说:“你非常坚定地捍卫了自己的立场。”Crapo告诉记者,国会下周休会结束后可能会对提名进行投票,但他还不确定。“我要看看结果如何。”

  ☆谢尔顿何许人也?为何遭到诸多质疑?

  分析人士指出,假设在听证会上对她提出批评的民主党人团结一致反对的话,那么在该委员会中,只要有一名共和党人投了反对票,就足以阻止对谢尔顿的提名。

  相比于谢尔顿,特朗普的另一位美联储提名人、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沃勒(Christopher Waller)在听证会上没有遇到什么问题。他是经济学博士,也是圣路易斯联储的研究主管。

  那么,谢尔顿的提名过程缘何会如此困难,并遭到那么多的质疑呢?

  对此 ,彭博社解释称,曾为特朗普总统竞选团队担任经济顾问的谢尔顿始终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选,因过去她一直挑战美联储是否应规范货币价值,以及其国会授权的追求充分就业和稳定物价使命是否有意义。

  谢尔顿在货币政策上的多次“见风使舵”、态度大转变,令人感到捉摸不定:

  ★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谢尔顿抨击美联储保持低利率,声称宽松的货币会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但在2016年特朗普上任后,她的观点转变了。在过去的一年中,尽管数据显示经济走强,但她却响应特朗普让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的呼吁,并质疑美联储的独立性。

  ★她原本指责美联储试图削弱美元来促进出口。但现在,她持跟特朗普一样的观点,表示美联储应该削弱美元来增加出口。

  ★她原本说美联储应该停止“支撑股市”,但如今她说央行毕竟还是要为股市提供支持。

  除立场似乎摇摆不定之外,她的许多非正统观点也颇受争议。自去年被提名为美联储理事候选人之后,她就毫不掩饰自己在很多事情上的非正统观点。有人指出,她的言论可谓是近代史上对美联储和整个央行体系最具实质性的攻击。她不仅质疑鲍威尔和美联储官员执行货币政策的方式,还质疑他们是否能够胜任……

  谢尔顿曾说,如果提名得到确认,她的主要目标将是废除美联储目前执行货币政策决定的方式。谢尔顿还明确表示希望将美联储政治化,在2019年秋天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她指出美联储应该“寻求与白宫建立更协调的关系”。同时,谢尔顿还支持回归金本位制。

  有上述那么多的“黑历史”,也难怪参院银行委员会如今对其的提名“百般刁难”!许多人甚至担心,谢尔顿的确认可能将特朗普的忠实拥护者置于美联储的核心位置,因她公开支持总统的政策。倘若特朗普在11月再次当选总统且谢尔顿加入理事会,她可能会成为2022年接替鲍威尔担任主席的选择。

  当然,如果谢尔顿的提名被否决,很可能进一步激化特朗普与参议院民主党人的矛盾——此前,特朗普共提名了四名候选人角逐美联储的两个空缺席位,但这些提名都没有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保守派经济学家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是最新一位退出美联储理事提名的候选人,之前退出的候选人包括商人赫尔曼·凯恩(Herman Cain)、经济学家内莉·梁(Nellie Liang)和马文·古德弗兰德(Marvin Goodfriend)。

关键词阅读:特朗普

责任编辑:窦晓芸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