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日本人效仿英国对拿破仑战争的融资,发行永久债券,轻松支付利息。可现实情况是:在这个人口老龄化的高储蓄国家,私人部门资产与公共部门债务,是同一张庞大资产负债表的两面。这种微妙的平衡一但被打乱,更多的麻烦将会接踵而至 。[全文]
AA到AA-: 信用评级被下调

继信用评级下调后日本再遭警告:债务几近GDP两倍  

 庞大的社保体系及人口老龄化问题正侵蚀储蓄池,党派政治角逐又使税改进程异常缓慢,日本主权信用安全度已遭质疑 。2月9日,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在东京公开表示,随着时间推移,日本政府债的评级将变得不对称,主要呈下行趋势。这是日本主权信用展望今年再遭警告。十天之前,标准普尔(S&P)已经将日本主权信用评级由"AA"降至"AA-"。 [全文]

IMF副总裁筱原尚之:日本债务和赤字“不可持续”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筱原尚之2月9日在东京表示,日本的未偿债务和财政赤字从中长期来看"是不可持续的",日本政府必须着手解决这些问题,以免未来陷入困境。他还认为,由于日本储蓄规模庞大,日本财政"不会马上就出现严重问题",但如果日本政府对财政状况放任不理,可能给将来埋下隐患。 [全文]

日本国债创历史最高纪录 人均负债721.6万日元  

截至去年年底,日本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在内的国家债务余额达919.1511万亿日元,创历史最高纪录。以人口计,平均每个日本人负担721.6万日元。为摆脱严重依赖发债的赤字财政,日本民主党政府正在酝酿财政、税制、社会保障等一揽子改革措施,但受制于"扭曲国会"的政治现状,改革面临重重阻力。[全文]

清醒认识日本债务问题刻不容缓

标准普尔下调日本信用评级之举,引发了令人担忧的前景。这是不是全球信贷危机的第二阶段—其特征是一连串规模最大的经济体出现主权违约?日本经济财政大臣与谢野馨如此重量级的人物似乎这么认为。他说:"我们面临着一个噩梦"。[全文]

近虑日债:作茧自缚

时寒冰:
债权消化能力下降是日本致命弱点

日本国债的风险可以说是所有发达国家中风险最大的,如同一个巨大的火药桶。现在国际上一般认为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的安全临界点是60%以下。当前日本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远超过希腊的120%。尤其在欧债务危机最严峻的5月加快了购买日本国债的步伐,使得今年前5月增持日本国债总额超过1.27万亿日元。 [全文]


《第一财经》:
日本国债实是“温水煮青蛙”

曾一度脱离"失去的二十年"的迹象后,2009年金融危机把日本拉了回来,全球需求的急剧下降打击了日本的出口,为了应对危机和美国华盛顿G20会议号召,日本总公共负债和人均负债又开始上升。下调日本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的原因是日本的政府负债率已经在其所评估的国家中达到最高。 [全文]

 

《国际商报》:
经济增长持续低迷 日本为巨额债务蒙羞

日本面临的噩梦,自1998年以来,在1%左右徘徊的经济增长率让以诚信为重的日本为巨额债务蒙羞。一些分析认为,一旦日本走上希腊等国家"崩盘"的老路,全球经济或将遭受新一轮洗劫。长期通缩的“紧箍咒”令日本最新一轮加息会议依旧维持了0~1%的低水平“原判”,这更折射出日本巨债压身的困苦。 [全文]


谢国忠:
假如我是日本央行 不会告诉你这是陷阱

假如我是日本央行,我会为全球所有的货币投机者设下一个陷阱。我会假装干预外汇市场失败,来吸引更多的资金。我会跟美国财政部拉开口水战,并时不时地假装害怕,诱住投机者。我会每天悄悄出售10万亿日元——不足以抵消投机性的流入资金,使得让美元兑日元汇率随着交易量的上升而缓慢跌一点。[全文]

远忧日元:危机四伏

一:通货紧缩形势逆转之时


从1998年开始,日本每年新发行的国债(包括偿债国债)就已经超了税收。如果未来10到20年的日本的经济增长率为1%,则利息费的增加要远高于税收的增加,以目前的税收税率计算,将是税收的三至四倍,经济景气程度越高,财政收支矛盾也将加大。以目前100万亿日元的偿债国债计算,利率上升1%,就会增加约1.5万亿日元的利息支出,如果出现大幅度的利率上升情况,而同时日本政府不能改善收支状况,即不能出台增加税收的举措或者是有效削减支出,则债务危机就会来临。

二:居民个人金融资产无法支撑国债余额之时


日本目前有近1500万亿的居民个人金融资产,但这些金融资产已经以各种不同的形式运用于整个经济的各个部分,因此,若想发行新的国债,必须有新增的居民个人金融资产或者改变原有的资产的用途,譬如挤出民间投资等。当日本国内居民个人金融资产无法进一步支撑国债余额时,可供日本政府选择的方法一是通过央行发行纸币购买国债,这会不可避免是会引发通货膨胀,进而引发利率上升,从而进一步恶化债务状况,引发危机;二是将国债发行的目光投向国外,这会使日本国债更易受国际金融市场动荡的影响,恶意炒作日本国债的危机会加大,同时会影响日元汇率,引发市场动荡。

三:财政改革长时期没有进展之时


由于频繁的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日本的财政支出规模呈明显上升趋势:1990年,日本财政支出为63.9万亿日元,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支出规模急剧上升,2009年达到102.6万亿日元。日本财政目前除了已积累的收支矛盾与债务负担,还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挑战。日本战后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口在2012年将进入老年阶段,日本财政又将进一步面对医疗支出压力,如果财政改革不尽快实施,日本财政将面临更加困难的局面,债务危机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突然爆发。

四:国际资本炒作成功之时


在全球金融自由化飞速发展的今天,国际资本巨大的获利动力推动其四处寻找机会,希腊危机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某些机构炒作的结果。日本长期以来较低的国债利率一方面是低迷经济下通货紧缩的结果,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日本民众对日本国债的高度信任。的确日本民众早已对日本的高负债率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现实的危机。就像某些流行的比喻,说日本的债务危机感就如同温水煮着的青蛙,由于在水温还不是很高时青蛙就在锅里,并没有应激的反跳反映,而是在慢慢的适应中失去了起跳的能力。最后,在危机真正到来时束手无策。如果国际资本的炒作让日本民众真的大量抽离资金投资国外,那么,日本的债务危机也会来临。

春天在哪里:外部风险难御

编者按:欧债危机至今全球投资者心有余悸,面对日本日益严重的债务问题,我们更应该理性思变……[进入《这场债务危机保卫战》]

人民币何去何从?

维稳外储 中国理性抛售日债创五年新高 

日本经济财政大臣与谢野馨断言的日本政府的债务“噩梦”或许已近在眼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月9日发出警告称,日本债务和财政赤字“不可持续”性问题在加剧。 日本的财务不可持续性,正在引发投资者恐慌。数据显示,去年12月中国净抛售1773亿日元的日本国债,令中国去年全年净抛售日元资产达到4677亿日元,成为2005年以来净卖出量最多的一年。 [全文]

全球经济联动性增强 日本恐受欧债危机拖累 

据《世界报》9日报道,IMF日前提醒日本警惕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波及日本经济。IMF副总裁原尚之(Naoyuki Shinohara)表示,欧洲债务危机的影响不仅局限在欧洲境内,对世界经济增长、美国经济复苏都有一定的消极作用。此外,中国在两周内先后两次加息,抑制房地产过热,这些都将是日本经济面临的不利因素。 [全文]

切莫忽视:日本债务“老大难” 

人口迅速老龄化、多年通缩以及政坛动荡都让日本信贷市场充斥着不稳定信号。经济难有起色,只能依靠历届政府的直接注资,这是日本庞大政府债务形成的根源。标普警告称,日本将近1/3的政府开支都被社保体系所吞噬,随着日本继续老龄化进程,如果不进行改革,这一比例还将继续上升。 [全文]

金融界网站出品 制作:孙晓媛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电话:010-58325388-1513 邮箱:xiaoyuan.sun@jrj.com.cn